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楔子、夢寓

夢境中先是一片不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接著是一陣一陣的血色紅霧,紅霧夾雜著刺鼻的氣味,而在那紅霧之中,她看見了一雙銀白色的眼睛,平靜的像是沒有情緒,不一會兒便轉成了紅色,然後逐漸與四周的霧氣同化,消失在視野中……
那個夢不知怎麼的,令王后很是在意。素手輕撩紗幕,夜裡清冷的空氣消散了許些燥悶。王后歛下羽睫,一手撫著圓鼓的腹部,翦水般的美眸流露著喜與憂──喜的是,她的孩子即將出世;憂則因那個夢給了她不安的預感。
「王后娘娘,您怎麼了嗎?天色未亮呢,您再多睡一會兒吧。」手捧著布巾入室的貼身恃女在茶几上將絹布放下,踏著碎步子走至王后身旁。「啊,莫道是小殿下又頑皮,吵醒您了嗎?」視線落在王后置於腹上的手,她笑道。
「沒的事,小殿下可乖著呢,怎會將我弄醒呢?」王后溫婉的笑笑,卻也透著一絲絲憂慮。「是我又做了那夢了……」
聞言,年輕的侍女也歛去了笑容,清秀而稚氣未脫的面龐滿是擔憂。「王后娘娘,您真的不打算告訴王上嗎?不然找個解夢的師父來也好,這攸關到您與小殿下、甚至是王上啊……」
「不了。」王后擺了擺手,擋去了恃女的後半段話。「王上已經夠忙了,更何況天下無不透封的牆,找了人來還不傳進王上耳裡?沒必要再給王上添增煩惱了。」她淡淡的說。
見王后不欲在這話題上打轉,恃女也不好再多言,只得道:「那您好好歇息吧,時辰到了我會再叫您的。」伸手正欲為王后放下床幃,卻驚見自家主子忽地抱住肚子、黛眉緊蹙、額與鼻尖佈滿了細密的汗珠。「王后,您、您怎麼了?」慌忙扶住王后纖細的身子,恃女緊張的朝外高喊:「來人!快來人吶!」
「快……去找產婆過來,孩子……」腹痛如絞,冷汗涔涔而下,王后蒼白著美麗的臉孔,忍著劇痛艱難的開口。
「產婆!產婆!快啊,王后要生了!」
入夜後被點上的油燈未曾熄滅,此時照亮了人們急促的步伐以及人們臉上欣喜的表情──他們殷切企盼的小殿下終於出世了!
現任君王賢明理治,深受百姓愛戴,且與王后感情和睦,後宮嬪妃不僅不滿數十人,其所誕下的王子亦從無列入儲君人選,太子一位始終空缺,保留予正宮王后所生的殿下,先前王顧慮著王后身子孱弱而遲遲未有消息,如今好不容易王位繼任之事無憂,怎能不令人歡欣?
以王后寢殿為首忙亂了一陣,天色濛濛曙光漸露,猶如與地面上的人們同歡慶。外頭歡騰喧鬧,王后與王所在的寢房內卻人人禁聲,靜得彷彿連根針落在地上都聽得見。
睡在層層絹白被巾、軟榻、羽枕中的雙生姐弟,安安靜靜的不哭不鬧,兩張小小的、細緻而相似的面孔相偎著,兩位留著尊貴血統的小殿下睡得香甜,他們的父親卻是緊蹙著兩道濃黑英挺的劍眉,刀刻似的剛毅面孔沉著,找不著新子出生為人父該有的笑容。注視著熟睡的嬰孩,王輕輕的嘆了口氣,犀利的目光轉向裡邊以著軟枕、臉色依舊沒什麼血色的王后,深邃的黑眸放柔了些許。
「辛苦妳了,后。」骨節分明的大手帶著粗繭,溫柔的拂上王后素淨的容顏,低沉的嗓音隱隱透著王者的威嚴。
王后漾起一抹淺笑,「這是臣妾應該的,王。」視線落在那對雙生的幼子身上,王后不安的輕聲問:「王……您打算怎麼處理?」她抬起頭,燦若晨星的美麗眼眸流轉著懇求與堅決。她清楚知道,就算他們是她與他的孩子,他們的生死依舊操握在他們身為君王的父親手上,而她既為他們的母親,就算可能因此觸怒龍顏、失了后之位,她也打算拚上自己的命來保護她懷上十個月的親生骨肉。
對上了王后的目光,王淡淡的笑了。「放心吧,后,我不會對我們的孩子動手的。」
「多謝王上!」王后欣喜,拖著猶虛的身子欲起身行禮,卻給王單手按回了床榻上。
「道謝就免了,畢竟是朕的孩子,這麼做也是應該了,妳剛生產完,好好調養身子要緊。」王寵溺的攏了攏王后如絲緞般的烏黑秀髮,柔聲說道。
「是的,王上。」輕輕替那姐弟拉好薄被,王后接著又問:「王,那殿下們的名……」
王沉吟了半晌,「太子……就喚作禔禕吧。至於公主……」再度看向那有著與王后極為神似的小巧臉蛋,王歎息的低語:「且隨緣吧。」
王后點了點頭,也跟著低聲嘆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