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楔子、初生

「喀。」一個細微的聲響引起「他」的注意,循聲望去,朦朦朧朧的身影在霧中時隱時現,經折射的光線倒映在銀藍上,「他」眨了眨眼,明明看不清那身影的主人,卻能看清那身影耳上、折射著微弱光線的耳飾。那是一個水滴形狀的水晶,安靜的在那人的耳垂上微微晃動著,通體透明,當中卻彷彿流轉著粉嫩的七彩,猶如雨後不甚鮮明的虹。
「喀。」那人在你眼前停下,迷濛的霧氣依舊遮掩著面容,惟獨那水晶的耳墜入目清晰。
「……主人。」「他」屈膝,下意識的臣服,羽睫在「他」的臉上烙下的扇形的陰影,乾淨到幾乎透明的嗓音無絲毫起伏,平靜的像是沒有情緒。
「抬起頭來,我的孩子。」那人開口,淡漠的聲嗓男女莫辨,像是風輕柔的呢喃、水綿綿的低語、地虔誠的吟詠、火躍動的熾烈,深深震撼著靈魂。
「他」依言將垂下的頭仰起,銀藍靜如止水而無一絲波瀾。「他」感覺下顎被輕輕抬起,而「他」順從著沒有反抗。
「銀藍色的眼睛……」那人喃喃的低語,握住「他」下巴的手收了回去,再度被那薄紗也似的雲霧掩去了形跡。「真是少見的顏色,象徵著『使命』的印記居然會出現在你身上,這可真讓我意外……」話雖如此,語調卻依舊平穩。
「他」面無表情,眼底卻浮上了一絲絲的困惑。「主人,所謂的使命是……」
「呵呵。」悅耳的笑聲輕敲著鼓膜,「時間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那人給了「他」這樣的答案。「那是你肩負的職責,無須任何人提點,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是的,主人。」雖然不甚明瞭,但是既然創造「他」的那個人會這樣說,必有其理由,於是「他」順從的點了點頭。
「真是個乖巧的孩子啊。」那人在霧中的模糊身影似乎做出了偏頭的動作,水晶的耳墜搖曳著,散著暈冕般的華光。「只是,不知道你在知道你的使命後,還會不會這聽我的話呢……?」
「……主人?」
「沒什麼,我自言自語罷了。」那人擺了擺手,腳尖一旋轉過身子。登時,面上波瀾不興的「他」稍稍瞪大了眼睛,看見了「他」的主人身後有著六翼泛著淺淺白光、微微上下晃動著的羽翅,即使嵐霧仍在,卻掩不去那非凡的美麗。
那人向前走了一段,頭也未回,只見那同樣沒給遮蔽的晶石擺動。「愣在那做什麼?隨我過來。」清冷的語調,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與絕對的命令。
「是,主人。」「他」回過神,邁開腳步追上了走在前方的身影。
那人影不再開口,「他」亦是沉默。在這陌生的空間中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寂靜的沒有任何聲音,只有行走時的腳步聲回盪,格外清晰。
「喀。」那人停了下來,「他」也跟著止住步伐,靜靜的站著,相隔著數步之遙。
「到我前面來。」那人說。
「他」順從的繞道至那人身前,背對著「他」的主人,站定。繚繞著的薄幕無聲無息的往兩旁消散,一面光滑如止水、泛著冷藍光澤的平面出現在「他」眼前,隨著身後的彈指聲響,冷藍的鏡面上映照出「他」的身形與容貌。
那是一張極為精緻的臉孔──挺立的五官與姣好的唇線眉形,帶著非男非女的中性美,像是宣告著創造者得意的傑作、深褐色的短髮柔順而安靜的垂落,由右往左斜分的瀏海覆蓋在光潔的額頭上,略長的長度擋去了左眉眉梢、銀藍色的瞳仁深邃望不見底,平靜的幌如一池靜水,讓人猜不透當中的思緒、濃密的羽睫如扇,長而捲翹,爲那雙美麗的雙眸掩去幾分攝人心魂的魔魅;修長的身軀纖細挺拔,膚色白晰若易碎的陶瓷,筋肉的紋理完美流順,沒有一絲一毫多餘的贅肉,從頭到腳,都像是一尊極致的藝術品,找不出任何瑕疵。
胸膛平坦,下腹卻沒有象徵著男性的器官──「他」,就如同神話中美麗聖潔的天使,沒有性別。
「看見了嗎?身負使命的偶,剛開始是不具有性別的。」那人的嗓音在「他」身後響起,「他」在鏡面上卻找不著那人的身影。「等到你明白自己的使命之後,才會真正成為一個『完整的偶』,在此之前,你必須自己去探尋。」
「他」眨了眨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是個被創造出來的偶。
偶,有著與人類無異的身形與智慧,同時也擁有自我意識、能夠依照自己的意思來行動,他們是被造物者創造出來、用以執行被賦予的職責或任務來達到造物者的要求。普通的偶只會聽從造物主的命令,完全依著造物主的意思而行動;特殊的偶就不同了,他們會落入人間,過著與人類相同的生活,爲自己的使命而活,不完全聽令於造物主,卻也無法違逆,他們存在的意義就只是位了肩負的天職,當使命達成或是被迫中斷無法進行,他們就會進入永遠的沉眠,直到下一個輪迴開始、或是在沉眠中漸漸消散,回到被創造前最初的模樣。
「他」即是特殊的偶。在無數被創造出來的偶當中,特殊的偶只有萬分之一的機率會被創造出來,甚至更小,特殊的偶的創造過程與普通的偶無異,差別只在於被創造時人間的變動──當人界出現了什麼重大的變動或是足以影響的重要人物,被創造中的偶就會產生異變,並視情況而背負著不同的使命。
特殊的偶爲使命而活,他們存在的意義就只是為了完美的達成使命。每個特殊偶的使命不同,性質也不一樣,端看人界所需而決定。
「你將到人界生活,該是給你個名字了。」那人輕輕的說,不知何時站到「他」身後貼近,伸出手越過「他」的肩,修長的手指劃過鏡面,微光一閃,鏡面上被劃過的地方浮起了繁複的圖騰,「你的名字……就叫做緹颯亞。」
緹颯亞……「他」無聲默唸著自己的名。
忽地,「他」感到一陣暈眩,在視野完全暗下之前,「他」瞥見「他」的主人臉上縈繞著的霧氣散去,露出面孔──那是一張與「他」一模一樣的臉譜!
「主人……」「他」發現「他」的嗓音變的微弱,嘴唇張闔著卻聽不清聲音。
「睡吧,安心的睡吧,我的孩子。」那人說道,輕柔的語調像是助眠的搖籃曲,引著「他」入睡。「當你醒來,你將不在此地,而是到你該去的地方。記住,不要對自己的使命有所存疑,因為那是你存在的意義,善用你的智慧與力量,勇敢的去探尋,千萬別退縮或者是放棄,緹颯亞……」
那人的眼是金銀雙色,左眼如太陽般澄燦耀眼、右眼則像月亮一樣清冷眩惑,嵌在那張與「他」神似的臉上、無風撩撥卻飄揚的長髮如雪,泛著與身後六翼類似的銀白光暈、光裸白皙的額上有著紫色如花體文般的複雜圖騰──那就是「他」的主人、創造出偶與這世界的造物主。
「……遵從自己的使命,盡你之職。我的孩子,緹颯亞──」那人如是說,綴在右耳上的水晶墜子如同晨間葉片上的朝露,閃爍著星輝般的光點。
「是的,主人……」語音未落,「他」幻惑的眸子已然闔上,陷入的無夢的黑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