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雨季的故事




       雨季來時,石頭上面長了些綠绒似的苔類,雨季一過,苔已乾枯了,在一片未乾枯苔上正開著小小藍花白花,有細腳蜘蛛在旁邊爬。河水從石罅間漱流,不時激起水花朵朵,好似灑落盤上的珠粒,透明晶瑩。
你佇立在礫石滿佈的河岸邊上,任由那四處飛濺的水珠濕濡了你的鞋。雨季後的天氣薄涼,你卻沒有動作,遙望著遠處的眼眸不若平時的迥然有神,有些渙散而失焦的模樣顯示你此刻心不在此,更不在你所望著的彼方,恍然的放任思緒飄蕩。
每逢雨季,那滴答的雨聲總是會勾起你濃濃的哀愁,懷念著已無可能再見到的他──你同父異母的弟弟。
在雨季誕生的他,一生也與雨季有所牽扯;在他出生時,即有位占卜師預言:「誕生於雨季的孩子,將在走過十八個雨季後承蒙女神寵召,前往落霞之地!」
你與他,皆是雪國之遺族,侍奉著冰雪的女神,「落霞」即是女神之居所,亦是雪國臣民於死後將前往的彼處。占卜師的話不過是較委婉的說法,你那身為族長的父親在得知這項消息後明顯蒼老了許多,然固守於老一輩傳統的以神為尊的思想,只言要你好好照護他。
你依言,事事必親躬為之而絕不假他人之手,醒時伴他遊戲學習、睡時攬他入懷輕哄;你呵護他無微不至,像是捧在掌心著珍寶,深恐稍一疏神會使他磕了疼了、擦了一塊皮。
你疼惜這晚了你整整十五年出生的孩子,每回對上他明亮澄澈的眼眸、看著他無邪天真的笑靨,你總忍不住要怨嘆:為何這樣的孩子注定只能有如此短暫的歲月?十八個年頭之於長壽的近乎永恆的雪之民,何其短促?然命既已定,你只得守著他,伴他走過一個又一個的雨季。
「哥哥,你怎麼了呢?」眼見他的年紀漸長,適逢雨季時,你臉上的情便愈漸哀愁,他終按捺不住的問出口:「每次我生日快到的時候,你的笑容都會變得很勉強。現在也是。」他戳了戳你的臉頰,美麗的大眼睛有著擔憂。
「沒的事。」輕輕握住他素白纖細的手,你牽起嘴唇角,寵溺的揉了揉他的髮。「你多心了。你生日,哥哥怎麼會不開心?」
身高上的差距,使他必須仰頭。「別笑,哥哥。」他修長的指壓上你的唇,「既然不想笑就別笑,這樣看起來很醜。」他蹙著眉,如是說。
你一怔,歛下了眼睫,伸手擁住他瘦弱的雙肩,牽強的微笑掛不住,給濃濃的哀傷所取代,你將吐息埋在他的髮絲裡,緊緊的抱著他。他撫上你的髮,無聲的嘆息。
「下個月就是我的十八歲生日了,至少在我離開前,好好的笑著嘛!哥哥。」他閉上眼,感受著來自你擁抱的溫度。「我是雨季出生的孩子,在雨季時離去不也很好?這樣在每年雨季的時候,哥哥想到的就不會只有悲傷的部份了。」他笑著,如溫煦的冬陽,你卻覺得雨季帶來的涼意更甚以往。
那段關於雨季的預言,早在他懂事時便已知曉。你不是沒有想過:藉由殺了預言者來逃避預言,但他小小的手按著你的肩,阻止了你。「既然不要預言,那當初又何以有預言者的存在?」年尚幼的他,卻以異常成熟的語調這樣說:「預言只是讓人有所準備,而未來的事啟是現在動動手腳就能改變的?木已成舟,事既定局,我們也只能繼續往前走,不是嗎?」
關於預言,信與不信,操之在己;但是這一次,即使不信,恐怕也無可避免。在雪國,占卜師的預言也非次次皆準,然一旦與女神有關,就是殺了預言者亦無濟於事,何況此次攸關著生命。
窗外雨絲飄搖,空氣中潮濕的味道刺激著你的嗅覺,微冷的氣溫像是宣告著雨季的到來,堂而皇之。
「哥哥,陪我到河邊走走吧。」他笑笑的提出要求,「雨季時的河川有種矇矓的美,我想再去看看,當作是與你最後的回憶,好嗎?」
你凝視著他,淡淡的笑了。「嗯。」最後一個雨季,最後能與他在一起的一個月,你陪著他走遍居地附近河川的每一處。
然後,在他生日那天,目送著他踏上黃昏的橘染霞雲,在雨中漸漸的消失了身影。
現在,你站在你們一起走過的河岸,獨自回憶著你與他的曾經,非關時節、無分晝夜,你時時刻刻無不想著他,想著那在雨季出生、旋又在雨季離去的他。
灰陰的天空又飄起了細雨,霏霏濛濛,交織出屬於雨季的故事;而你被雨水打溼的面龐,分不清是雨還是淚,透著雨季獨有的哀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