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賞月(狄耀X沙利亞)(中秋節賀文)

 
 

*                                                             *                                                       *
 
來自遙遠東方的古老國家,流傳著一個與月相關的神話──有個神仙因為殺死了天帝的兒子而被貶為凡人,他與他的妻子於是在人間定居,百姓們感念他們除去了大害便擁戴他為 國 君,然而他當上 國 君後卻日漸殘暴、甚至起了要追求長生不老的念頭,歷盡了千辛萬苦,他求得了長生不死藥,他的妻子卻為了拯救天下的老百姓脫離苦難,在預訂服下藥物的那天將藥全數吞下,或許是藥量過多,他的妻子飛上了月亮,而他則因為暴虐無道最終死於百姓刀斧之下。
他的妻服下藥的那日,即是 八月十五日 ,百姓們感念她,將這日訂為「中秋節」,提醒自己曾受的恩惠,每到這個節日,四散各地的遊子們也會趕回家中團聚,舉頭共賞月。
 
「中秋節啊……」翻閱著手上的資料,沙利亞那不比女子遜色的姿容沉澱,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蔥白的手指劃過紙面,停頓在一行文字的末端。
 
在那個國家,中秋節有吃一種食物的傳統,那食物,叫做月餅。傳說,在那個國家的元朝,統治者為外來民族,為了怕當地的百姓起兵反抗,便下令不准民間私藏武器,而當時有位領軍的軍師散佈了消息,說是那年會有冬瘟,家家戶戶都須於中秋節當日購買月餅來吃才能免去疾病侵擾,人民信以為真,回到家後咬開月餅發現裡面藏著預定起兵的日期,時日一到,眾人紛紛起義反抗,推翻了那個外來的政權,之後為了紀念原生民族奪回了政權,於是在每年的中秋節都要吃月餅來紀念,而此習俗就這樣的流傳下來。
另有一說,那國家的明朝時候,首都裡出現一種以果為餡的餅,而人們會在中秋節自製月餅,用以分送親友或是自食,以表達團圓和祝賀之意。
 
翻開了下一頁,上頭詳載著月餅的製作流程與材料,旁邊附有手繪的插圖。沙利亞明亮的眸子微微虛起,熱愛烹飪的他貌似對這項糕點有的興趣。舒了口氣,他將資料攤放在桌子上,視線投向窗外高懸在墨色中已然接近圓滿的銀月。
在過幾日就是十五日,也就是中秋節了,沙利亞開始思考著某些事情。關於他與他身為騎士大隊長的好友──狄耀‧特里亞的事情。
哦,當然了,只是單純的禮尚往來方面的事宜。沙利亞曉得狄耀喜歡他,但他單純的以為在知道自己是男兒身之後狄耀會純粹的只把他當朋友來看,哪裡會明白狄耀每每想到他女裝打扮時仍會臉紅心跳呢?
除了狄耀本人,全天下大概也只有身為魔族、對情感特別敏感的洛特知道而已,前者只打算將這段感情默默的藏在心底,而後者利益至上、金錢萬能的個性,自然也不會主動去爆料這層八卦──有弊無利的吃虧買賣,哪是錢鬼會願意做的呢?於是乎,沙利亞與狄耀依舊維持著單純的友誼,看來要釐清這段感情還有得等了。
咳,扯遠了。總之,熱衷於廚藝且重情重義的沙利亞此時正轉著腦袋思考關於中秋節送禮的相關問題,並考慮要將「月餅」這失傳已久的食物加入糕點屋的點心中,算是趁著過節熱潮藉機獲利,生意人的思考模式讓沙利亞當下即有了主意。
 
 
「打擾了。」 八月十三日 ,沙利亞笑容可掬的跟在狄耀身後現身於皇家騎士團駐地內,踏進了諸位大隊長們所在的會議室。
「咦?沙利亞,你怎麼來了?這時間不是應該還在工作嗎?」正好奇狄耀做什麼要突然集合他們的菲斯洛在看到沙利亞後變曉得了狄耀是因為他而集合他們的,但沙利亞是糕點屋的老闆,現在這時間應該還沒打烊吧?
「我記得糕點屋的營業時間是早上十點到下午六點,現在不過才四點半,沙利亞你來應該是有事找我們吧?」斐恩依舊是那制式的微笑,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推出了原因,讓人不得不佩服那隱在微笑面具下的敏銳洞悉力。不過其實這也沒什麼難,沙利亞的作息時間一向正常,如果會像這樣打亂時間表來找他們,就代表了他有重要的事需要他們幫忙,而且多半是關於他所做的糕點之類的。
斐恩話一出口,在場除了狄耀之外的八雙眼睛通通看向沙利亞,而受矚目的主角笑笑的揚了揚手上的提籃,開門見山的說:「嗯,最近試做了一些糕點,想請你們嚐嚐看味道。」
一聽有免費的食物,某錢鬼的眼睛登時亮了起來,餓羊撲虎似的捲走了沙利亞手上的籃子,正準備來個蝗蟲過境式的掃蕩完糕點,卻被一旁的模範騎士給阻止了。
「洛特!沙利亞是拿來請我們幫他試味道的,你全部吃完了別人要吃什麼?且說跟你講過幾次了,吃東西要細嚼慢嚥,你這樣吃會吃出胃病的……」穆亞拉住洛特以免他再度撲上去吞掉那一籃子的糕點,一邊苦口婆心的展開碎碎念教育。
「啊啊,停!穆亞,我保證我不會獨吞,拜託你別唸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穆亞碎碎念的洛特在聽見穆亞有開始發作的傾向時立刻舉雙手投降,其效果簡直比團長卡洛姆說要扣洛特薪水還來的有用。
其餘眾大隊長十分有默契的一律選擇無視,反正這對閃光夫妻檔這樣的相處模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大夥早就習以為常,比起沙利亞帶來的糕點,他們對於後者的興趣顯然高過於前者,而來過騎士團不少次的沙利亞也學會了視而不見以及習慣,眨了眨咖啡色的眸子,同樣當做沒看見。蒂莉琪伸手將竹籃提到眾人面前,掀開了蓋在上頭的布巾,頓時一股淡淡的甜味竄入鼻中,映入眼簾的則是一顆顆立體半圓、表面酥黃的糕餅。
「這個是沙利亞的新作品嗎?」觀察著這初次見到的糕餅,莎卡好奇的開口問道。
「不算吧,這是從某些資料上學來的,就像上次我們端午節做粽子一樣,只是照著做而已。」沙利亞回答,「再過幾天就是十五號了,資料上說,這在某個遠古國家似乎是個很重要的節日,叫做中秋節,在那個節日他們有吃月餅和賞月的習俗。」
「這個就是月餅?」葛瑞安拿起一塊餅,端詳著這異國來的食物。
「是的,能麻煩你們幫我試試味道嗎?」
「你打算在後天應節日販售?」精明如斐恩,他立刻就知道了沙利亞的打算。
「嗯。」沒隱瞞的打算,沙利亞乾脆的點頭承認。
聞言,狄耀無半分遲疑的拿起餅咬了一口。
「怎麼樣?」有些緊張的看著狄耀的表情,沙利亞脫口問道。
細細的咀嚼了幾下,狄耀朝他點點頭。「不錯,還滿好吃的。」嚥下最後一口,狄耀拍了拍手上的餅屑,銳利的金眸掃視過其餘幾位大隊長,現場眾人頓時感到一股無以言喻的壓力。吃!那眼神像是在表達著這樣的訊息,眾大隊長宛如被蛇盯上的青蛙,齊齊打了個顫,連斐恩面具般的微笑都有些扭曲,於是紛紛伸手取了一塊放入口中。
「呃,狄耀……」沙利亞汗顏。不過就是請他們幫忙試吃一下味道,有必要這樣強勢像是要殺人嗎?
狄耀轉頭看向沙利亞,方才還殺氣騰騰的眼神瞬間柔化,像是剛剛無言的威脅與他全無瓜葛,金色的眼睛平靜的有如止水。他不說話,等待著沙利亞發言。
「嘖,喜歡就說嘛,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幹麻玩這種差別待遇……」身為對情感向來敏感的魔族,洛特咬著月餅,一邊口齒不清的細聲抱怨。
穆亞無奈苦笑,其他幾位大隊長聽著,則有志一同的低下頭吃自己的東西順便忍笑,免得到時洛特捻著了虎鬚他們還得跟著遭殃。
於幸,狄耀沒有任何反應。應該說,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沙利亞身上,根本無暇分心去理會洛特的胡說八道與他人的反應,就算有,他也不打算與以理會。但這可苦了沙利亞,被狄耀這樣盯著,即使是身為好友,也難免感到不自在。「那個……你們有什麼建議嗎?像是哪裡需要改進的?」為了擺脫那份尷尬,沙利亞出聲詢問,問的對象自然包括了狄耀在內。
但話一出口,沙利亞立刻發現他又錯了。狄耀利刃般的目光再度掃向眾人,大有「你敢不說就宰了你」的意味在。
「好吃!」蒂莉琪由衷讚美,手上已然拿著第二塊。旁邊的莎卡點頭同意了好姐妹的話,倒是沒有再吃的意思。
「很不錯。」斐恩微笑,諾奈堤和葛瑞安舉雙手附和。
洛特忙著消化食物,只對沙利亞豎起姆指;穆亞笑著向他點了點頭。
最後,沙利亞看向狄耀。
狄耀看著他,簡短的說:「生意興隆。」
沙利亞笑著道謝,狄耀看著不禁一愣,接著很快的別開臉,燙紅的耳根卻出賣了他,會議室內響起了此起彼落的笑聲,沙利亞眨眨眼,也跟著笑了,惟獨狄耀繃著一張微微泛紅的臉,卻也悄悄勾起了嘴角。
 
 
八月十五日,中秋節。
沙利亞的糕餅店果真如狄耀所言,生意興隆。在斐恩的建議下,沙利亞將有關月餅的傳說故事印製成海報貼在店門口,也因沙利亞的手藝絕佳,新客人加上老顧客,店裡的人潮絡繹不絕,使沙利亞幾乎忙不過來。
「呼。」抹了抹額上的汗,沙利亞長長的吐了口氣。下午六點整,正是沙利亞打烊的時間,眼見東西也賣的不多了,沙利亞動作迅速的收拾了一下店面,便帶著預留的禮盒,再度造訪皇家騎士團的駐地。
好歹大隊長們也幫了他很多忙,至於團長則為騎士團最高曾、是他好友的長官,要送禮的話自然不可能漏掉,於此,沙利亞一個人拎著十人份的禮盒,也還好禮盒不會太重,否則對於他顯然纖細的身軀可能會有些吃力。
叩響狄耀房門時,沙利亞看見狄耀眼底一閃而逝的驚訝,然後是蹙眉。「要搬這麼重的東西,來找我。」他接過沙利亞手上的禮盒,不冷不熱的說。
狄耀說的簡厄,甚至平淡,但是沙利亞聽得出他話中的關心。「嗯,謝謝。」
「不會。」
在狄耀的幫助下,沙利亞很順利的送完了禮盒。不過在要前往洛特房間送禮時,狄耀卻拉著他來到穆亞的房間。
「狄耀,這邊不是穆亞的房間嗎?我們是要給洛特的吧?」沙利亞疑惑。不過想想,先拿給穆亞也沒什麼不好,反正兩人是朋友,而他相信狄耀會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洛特房間危險。」狄耀說,「拿來穆亞這邊就好,去洛特房間也不會有人在。」說著,敲了敲門。
「啊?」沙利亞尚未反應過來,就給門被打開的聲音打斷了。
房門開了,自裡頭探出一顆銀亮卻雜亂的腦袋,瞇起的銀色眼眸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們。
「拿去。」在對方還來不及開口說些什麼之前,狄耀已經先一步將兩盒禮盒塞進他手中。
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東西,洛特瞥了依舊是面無表情的狄耀一眼,嘴角勾起了怪異的弧度。「謝啦!」擺擺手道過謝,洛特飛快的關上了門扉。
「呃……」對於洛特風也似的迅速動作,沙利亞有些反應不過來。瞬了瞬咖啡色的雙眸,他有些呆滯的自動回憶起適才透過洛特探頭的間隙看見的畫面……
堂堂的模範騎士穆亞居然會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這是他眼花了吧?一定是的……唔,他在想什麼?衣衫不整也有可能是在換衣服吧?沙利亞甩了甩頭,止住動作後卻發現狄耀正一言不發的看著他。
「狄耀?」
金色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平靜,讓人看不透他的思緒。
「狄耀?」得不到回應,沙利亞困惑的又喚了一聲。
「你剛看到什麼?」狄耀問。
「啊?」沒料到他會這麼問,沙利亞不由得一愣。
狄耀抿了抿唇,「沒什麼。」撇過頭,他淡淡的說。
「噢……」氣氛就此沉默下來,沙利亞張了張嘴,正欲找些話題,眼尾的餘光恰巧瞥見了窗外明亮的月色。「那個,狄耀,我們來賞月吧。」
狄耀看向他,挑了挑眉。
沙利亞知道他的意思,於是說:「在那個國家,中秋節還有一個賞月的習俗哦!剛好今晚月色很美,我們到你房間去慢慢欣賞吧。」他拉了拉狄耀的衣袖。
狄耀低下頭看著那拉著自己袖子的手,眼眸微闇。「走。」他說,率先邁開步子,走在沙利亞前頭。
沙利亞笑笑,帶著要給狄耀的那份餅追上了前方那高出自己不少的修長人影。
回到房間,不用狄耀開口,沙利亞便自動的將盒子放到桌子上,並順手拉了桌子和兩張椅子到窗邊,調整到能看見月亮的角度。已不是第一次來狄耀房間過夜,他也跟同住的母親報備過了,因此不用擔心時間太晚的問題。
默默看著沙利亞一連串的動作,狄耀沒有多說什麼,很自然的就著他為他擺好的位子坐下。「喝酒?」望著銀亮的圓月,狄耀開口。
「嗯?好啊。」沙利亞笑答。
皎月當空,兩人舉杯對飲,吃著應景的月餅,閒暇而愜意。
大約是因為月色太美、酒太香醇,沙利亞竟在不知不覺中醉了,等狄耀發現不對勁時,沙利亞已經醉的東西不分、南北不辨了。
「沙利亞,你……」糟糕,他居然忘了沙利亞的酒量不如他好!伸手扶住那纖細的身軀,狄耀險些碰倒了桌上的酒杯。
「好熱……」倚著狄耀有力的臂膀,沙利亞迷濛著雙眸輕聲呢喃,白皙的臉孔染上了薄紅,襯著淺褐色的髮絲,好不撩人。
熱?狄耀一愣,旋即也察覺了自己身體的異狀,體內彷彿有把無名的火在燒,弄得他渾身不自在,一邊撐著沙利亞,狄耀瞥見的置於桌面上的酒壺,瞬間明白過來。「該死的,被下藥了!」下藥者是誰,不用多想也知道是那位難得多管閒事的流氓騎士幹的好事。
「狄耀……」靠著他的沙利亞轉而倚入他懷中,貼著他精壯的胸膛。「熱、好熱,狄耀……」藥力使然,此時的沙利亞有別於女裝時的模樣,更顯嬌媚誘人,微張的唇瓣宛如在向狄耀提出無言的邀約。
「唔……」自制力再怎麼強,終究也有不敵的時候。狄耀終究是克住不住的吻上了沙利亞的唇,而這一吻,也讓他意外的發現沙利亞的嘴唇竟是如此柔軟,誘得他更進一步的奪取沙利亞的一切。
理智在沙利亞主動的回應之後蕩然無存,將那纖細的身子壓倒在床榻上,淺褐色的髮絲散落於一片潔白,令狄耀眼底翻騰著的欲望越發強烈。他俯身親吻撫弄沙利亞一身柔軟,作夢也沒想到他所不苟同的同性之愛竟能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歡愉。
矇矓之間,他依稀想起了洛特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喂,狄耀,你喜歡沙利亞吧?』洛特斜倚著粗壯的樹幹,冷銀的眸子半瞇著,神態依舊慵懶,但狄耀可沒漏看了他眼中難得的認真……亦或許是不耐?
想必是穆亞要求洛特幫忙的吧。狄耀一秒下了結論。洛特和穆亞與他是同事,他們之間要搞什麼同性之愛,只要不會影響到他、影響到工作,他沒意見、也不會說什麼,即便他不是十分認同這被視為禁忌的愛戀。
但是,他?狄耀金色的眸子微微闇了闇。他不像洛特與穆亞,受從小的身家教養影響,向來注重紀律,又怎麼能有如此不正常的傾向?於是,他沉默。
『嘖,嘴吧毒就算了,怎麼連腦筋都這麼死?』洛特咂了咂嘴,『愛情這種東西沒有是非之分,愛上了就是愛上了,你再怎麼否認也沒用;幸福是操於我們手上,就看你要不要去抓住。旁人的眼光能代表什麼?重要的是你自己怎麼想,若是你堅持要遵守你的異性相戀原則,我也不想管你,總之,一切就看你怎麼決定。』
狄耀看著他,揚了揚眉。『穆亞怎麼了?』這痞子居然會專程找他出來講這些大道理,想也知道是穆亞有什麼問題沒辦法才要洛特來的。
『哦,運動過度身體不適,正在床上休息改公文。』洛特露出略帶邪氣的笑容,眼中的不耐轉為絲絲的柔情。
『多少?』狄耀自動忽略了話中的涵義,淡淡的開口。
『穆亞幫你付過了。』洛特聳了聳肩,『穆亞就是人太好,居然連你的戀愛問題都要管,難怪外面每天都有一堆蒼蠅徘徊不去。好了,我要走了,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辦。』擺了擺手,洛特瀟灑的轉身走人。
靜靜的望著洛特走遠的背影,狄耀腳尖一旋,也跟著離開了數下。
──穆亞與他的差別,即是穆亞能為他人設想、總是真誠待人,也難怪會有模範騎士的美稱。不知怎麼的,狄耀突然有了這樣的結論。
 
「……啊,狄、狄耀……」沙利亞的聲音喚回了他有些走遠的神智,回神卻對上了他水霧迷濛的咖啡色眼眸。「給我,狄耀……」在藥效和酒精的雙重作用下,沙利亞此時顯得嬌媚誘人,輕軟的聲嗓刮搔著狄耀的聽覺神經,他低下頭,深深的吻上櫻紅的唇瓣。
先上車後補票,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狄耀不得不承認,洛特痞歸痞,有時候說的話也頗有道理。不過……
金色的眼睛瞇起,他加深了這個熱烈濃密的吻。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其他不相干的就先丟到一邊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