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生日禮物(洛穆) 上(微H)

『洛特、洛特,起床了!洛特!』能使人安心的熟悉嗓音在耳畔響起,喚著他的名。英挺的眉蹙了蹙,洛特伸手環上了那人的腰,指尖傳來細緻溫潤的觸感,他牽起唇角,厚實的手掌貼著他的肌膚上下滑動,這舉動果然引起了懷中的他一陣輕顫。『洛特!』
『嗯?』冷銀的眸子稍稍睜開,宛若慵懶的貓咪。『什麼事?我親愛的穆亞。』輕輕撫著那曲線優美的身體,洛特湊近穆亞耳邊,伸出紅舌舔弄著已然通紅的耳廓,接著更進一步的將穆亞的耳垂含入口中,反覆輕囓舔吻,放肆游移的雙手摸遍了每一寸柔滑的肌膚,帶著情色的意味不停挑逗著。
『唔……洛、洛特,別這樣……啊、嗯……』推拒的話語給壓抑不住的細碎申銀所打斷,『洛特,住手!等等還有工作要……嗚!』唇被封住,洛特強勢且霸道的侵入,穩的穆亞幾乎喘不過氣來。
按在洛特肩上的手似乎是想拒絕,但瞬間又彷彿想到了什麼而轉為主動勾住洛特的脖子回吻。對於穆亞不反抗反而回應的舉動洛特顯然又些意外,但既然對方都自己送上門了他又怎麼會拒絕?有問題也等秋後再說,下一步棋再怎麼重要也沒眼前這步重要。如此想著,洛特輕輕按揉著穆亞白皙的大腿內側,就著還躺臥在床上的姿勢一個翻身將穆亞壓在身下,唇舌激烈的交纏,彷彿連口腔都要侵犯似的,舔弄著腔室內的每個角落。
『唔…唔……洛特、洛特……嗯啊……』也許是因為昨夜激情未退,穆亞金燦的眸子迷濛的瞇起,透明的唾液因為激烈的吻而滑落,沾濕了下顎,被吻得稍腫的紅唇微張,俊朗的面孔佈滿了情慾的潮紅,這模樣看在洛特眼裡無疑是極大的誘惑,昨夜才發洩過的欲望再度被狠狠的挑起。
『穆亞,你這樣子……好可口!』也不管穆亞叫他起床是為了工作而不是在滾一回床單的,洛特毫不客氣的將穆亞當成餐前甜點,毫無心理負擔的享用。
完事之後免不了被碎碎念了一頓,但反常的是,穆亞居然在臨出門前主動吻了洛特!
唇上柔軟的觸感讓洛特瞪大的眼睛,一時楞著而失去了最佳的吃豆腐的機會,也免去了穆亞在被拖上床去的命運。結束了這短暫的一吻,穆亞拋下一句『我先去晨訓了。』就匆匆出了房門,至於洛特在回神之後,第一件做的事當然不是像穆亞那樣趕去晨訓,而是躲在樹叢中觀察著穆亞,好釐清今早的事。
當然穆亞主動他是很高興啦,但是事出突然必有原因,他總得先了解一下前因後果,然後再把人拖上床吃抹乾淨……
 
洛特坐在枝葉扶疏的大樹上,冷銀的眸子瞇起,一手支著下顎,貌似認真的在思考些什麼。
晨訓、辦公、操練……思緒飛快的在腦子裡轉了一回,洛特回憶著穆亞今日的作息與平常對照,總覺得有哪些地方不太一樣。倏地,他一個擊掌,雙目瞠然。
──穆亞一向不太吃甜食,今天卻去了沙利亞的糕餅店!
平常會去那邊泰半都是洛特衝著有打折優惠拖著穆亞去的,今天穆亞居然主動去了他平日鮮少踏進的糕餅店,怎麼想都有問題,且說穆亞看樣子也不像純粹去看看沙利亞,那應該是狄耀的專利,既是如此,那就是有事情要拜託沙利亞了。
是說,穆亞會拜託沙利亞什麼事?洛特撓著一頭雜亂的銀髮偏頭想著。沙利亞善於烹飪、製作糕點,穆亞去找他能有什麼事,總不可能是學做糕點吧?還是說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想想似乎後者的可能性,洛特開始在腦中過濾可能的原因。
五月,能有什麼特殊節日?勞動節?穆亞不注重這個,否決。母親節?穆亞上無父母,過什麼母親節,否決。端午節?端午節吃啥糕點,否決。
「唔……」搔了搔臉頰,洛特放棄猜測,反正晚點在問穆亞就知道了。抬頭望了望天色,夕陽餘暉染紅天邊,已近黃昏了,他居然就這樣翹掉了一整天的班,準會給穆亞唸死的。打了個呵欠,洛特伸了個懶腰,跳下樹來。
他沒去辦公室還有奎里頂著,公文不用他擔心、被唸也給唸習慣了,他也無所謂;他真正在意的,是穆亞的異常,以及因為穆亞而不在向自己的自己──原來冷酷的戰地殺神,居然也有被人類軟弱無用的情感給左右的時候?
嘲諷的彎了彎嘴角,冷銀的眸子轉著複雜的思緒。也罷,魔界的一切已是昔日,過往的榮耀之於今日像是微邈的塵土煙灰,往事成空,如今他在人界已有了羈絆,與魔王的梗芥亦未消除,要重返魔界早已無可能,又何必多想這些?甩了甩頭,他踩著穩健的步伐向餐廳走去。時間不早了,與其想那些有的沒的,還不如填飽肚子重要,當然,還要搞清楚他親愛的穆亞究竟怎麼了。
「嗯?」洛特揚了揚眉,交抱著雙臂看著眼前空無一人的餐廳。他可以感受到為數眾多的人的氣息就在附近,說正確點,是躲在這駐地內的餐廳中,卻不曉得為什麼沒有現身。「現在是在玩什麼遊戲嗎……?」平常這個時間,早就是眾騎士在位子上坐定、狼吞虎嚥以果腹中之飢,現在卻集體在玩躲貓貓,皇家騎士團什麼時候這麼閒了?
暗處的人有了動靜,洛特做好準備打算看看他們搞什麼鬼──
「生日快樂!」伴隨著禮炮,彩色的絲帶飄落。
洛特一愣,環視了四周個個臉上帶笑的騎士們,旋即轉頭瞪著剛剛領頭大喊的菲斯洛,「喂,你不會是欠我債還不出錢來所以搞這套想抵賴掉吧?」
「欸,壽星怎麼說這種話?這可是穆亞特別幫你準備的哦!」菲斯洛搖了搖手指說。
「穆亞?」洛特皺眉。
「生日快樂,洛特。」身後傳來穆亞溫潤的嗓音,洛特轉過身去,看見穆亞手捧著一個蛋糕微笑的看著他,旁邊是拿著禮炮的奎里還有沙利亞,狄耀在這樣熱鬧的場合則依舊是那張撲克牌臉。
「生日快樂,大隊長。」奎里笑道。
「生日快樂,洛特大隊長,這蛋糕是穆亞大隊長跟我一起做的,希望你會喜歡。」沙利亞笑吟吟的說。
看著穆亞手上的蛋糕,洛特一時間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五月……確實是他的生日沒錯啊,只是沒想到穆亞會想幫他慶生……
從前在魔界,每天不是為了爭權就是為了生存而戰鬥,在那個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說不准連自己爹娘都不認了,誰還有閒情逸致去慶祝什麼生日?魔族性冷,更甚者是連自己什麼時候生日都不曉得。但沒想到,他卻在人界體會到了這種溫暖,以往自己從不曾掛在心上的事,現在有了別人代他懸心,說沒有一絲感動是騙人的,尤其對象是穆亞的時候。
「洛特,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見洛特沒有說話,穆亞連忙放下手上的蛋糕,關心的湊上前問道。
瞬了瞬眼,洛特揚起笑容,非常自然的將穆亞摟進懷裡。「沒啊,只是有點意外穆亞你會幫我慶生呢。」他痞笑著,「嘛,既然是慶生,那我有沒有禮物?」
穆亞不太自在的輕輕推開了洛特環在腰上的手,好氣又好笑的看著他。「當然有,晚點回房間了我再給你,現在快點來切蛋糕吧,大家等你很久了。」
看著穆亞遞過來的蛋糕刀,又望望其他環繞在身邊盪漾著笑意的臉孔,洛特接過刀子,在偌大的蛋糕上切下了第一刀。
「欸,等等,洛特你還沒許願吹蠟燭啊!」菲斯洛嚷嚷。
斐恩微笑,「都切下第一刀了,要不,就直接許願吧,吹蠟燭的功夫就省去了,大家等很久肚子也餓了。」
「既然這樣,那三個願望都要說出來給大家聽!」蒂莉琪接了斐恩的話,拉著莎卡高喊。
看向穆亞,他朝他無奈的苦笑,洛特聳聳肩,伸手一勾,又將穆亞給拉進懷中。「那麼聽好囉,我的願望是:穆亞永遠都是我的!肖想他的通通給我去死吧!」
「這算哪們子的願望啊?根本就是愛的真情告白嘛!」葛瑞安撓著頭嘟嚷。
「呵呵,只要壽星高興就好啦。」諾奈堤憨厚的笑道。
「洛特!」穆亞雙頰緋紅,彆扭的扭著身子,卻反而給洛特抱的更緊了。
「這確實是我的願望啊,我親愛的穆亞。」洛特笑嘻嘻的說。
「喂喂喂,考慮一下旁邊的人好不好?不要在那邊放閃光啦!」菲斯洛怪叫起來,「洛特,你還有兩個願望沒說啊!」
「嗯,第二個願望:希望我的副手奎里夠強壯,不會因為過勞死,繼續幫我處理公務。」
奎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其他眾騎士則不約而同的在心底道:原來你還有自知之明啊!
「至於第三個,」洛特搖了搖食指,「想聽的話就要收費了,起價一枚金幣。」
一眾騎士差點沒昏倒。果然錢鬼就是錢鬼,無論何時都不忘趁機敲詐一筆啊!
「洛特……」穆亞張了張嘴,洛特飛快的湊上去在他唇角邊親了一下。
「穆亞的話可以不用付錢,但是要主動親我一下。」洛特無賴的說。想當然爾,臉皮薄又保守如穆亞,自是沒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種舉動,即使他們的關係已是人盡皆知。
「好了好了,大家肚子也都餓了,趕快把蛋糕切一切,吃完後趕快解散吧。」卡洛姆咳了聲,大嗓門適時的打斷了他們的兩人世界。
「嘖,團長老頭就愛壞我的好事。」洛特咂嘴。
「得了,洛特,我們就趕緊吃一吃回房間去吧,你不是還要看你的生日禮物?」穆亞安撫道。
洛特點了點頭,執起刀繼續將蛋糕分塊,然後經奎里指揮,由第七大隊的成員們分送到眾人手裡。
「祝洛特大隊長,生日快樂!乾杯!」
歡騰的氣氛在騎士團駐地的餐廳內蔓延,人聲笑語喧嘩,直至這場慶生宴結束。簡單的交待了一下,第一大隊和第七大隊非常自覺的動手清理場地,而身為第一和第七大隊的主辦人及同宴會主角則先一步離開了。
貌似洛特和穆亞在一起後,第一大隊和第七大隊就常常得自動自發的作苦力了啊。圖姆和奎里相覷苦笑,仍是指揮著隊員進行善後工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