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傳同人──《補牙》(冰漾)

 
                                       *
 
牙醫,讓人又愛又恨的職業。應該這麼說,醫生收費為你療牙,而你得忍受治療時的不適,好讓醫生替你將牙齒的毛病處理好。
……說是這麼說,可是當你真的躺在椅子上時,那種恐懼感是無法比擬的。當然啦,這和平常出任務那種出生入死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但是聽著治療時工具發出的聲音,不僅讓人牙齦發酸,也讓我萌生想要跳下椅子逃跑不看診的衝動。
紅眼瞪了過來,我連忙將剛剛想要逃跑的念頭打消。
嘖,就說不想聽就不要聽嘛!這麼愛聽又嫌我吵……學長,你該不會有被虐傾向吧?
「褚!」
唉,好啦好啦,我閉腦我閉腦!躺在躺椅上,我轉著眼睛打量四周,百般無聊的等著醫生過來。
說明一下,現在的情況是:我和學長在原世界的某間牙醫診所中,身為病人的我當然是躺在躺椅上等候醫師來,陪我來的學長則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看書。起因……是因為我蛀牙了,本來放著不理他想說沒關係,沒想到久了之後開始犯疼,學長於是拎我去看牙醫。本來嘛,這點小狀況給提爾輔長處理一下就行了,但有鑿於他的變態功績,我寧願多費點功夫回來元世界也好過給火星人的醫生看,天曉得那個變態輔長會用什麼方法來處理蛀牙……
「你又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學長狠狠的瞪著我,紅色的眼睛讓他看起來像個發怒的魔王。「褚,你欠揍是吧?」他冷冷的笑,聲音也冷冷的。
……對不起,學長,我錯了,你什麼都沒聽到!
「哼。」給了我一個警告的眼神,學長低下頭看他的書,而我則繼續等醫師過來。
人在無聊的時候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想些有的沒的,我現在正好處於感到無聊的狀況,大腦放空沒幾秒又忍不住開始腦殘兼荼毒學長的耳朵。
望了望牆壁上的時鐘,十分鐘過去了, 那主治 醫師還是沒來,護士當然也還沒來,治療間李依舊只有我和學長兩個人。這是怎樣,醫師大牌就是了?掛名院長好了不起,就可以讓病人等這麼久啊?看我用妖師的能力詛咒你等等進門的時候被門檻拌到……
「啊!」就在我剛這麼想的時候,門口傳來一聲男性的慘叫和兩個女性的精呼。轉頭看去,一身白袍的男醫生彎著腰在揉他入門時跌倒撞到的膝蓋,顯然是才剛從地上爬起來而已,跟在他後面的是兩個穿著粉紅色制服、手拿資料夾的兩個小護士。
說曹操曹操到,妖師的能力在詛咒這塊還真好用啊!看著在揉膝蓋的醫生,我有些小小的幸災樂禍的。
「你還好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把帽子戴上、髮色和瞳色變成黑色的學長放下手中的磚塊書,出聲問道。
那醫生抬起頭,斯文的臉上帶著細框眼鏡,本來像是想要罵些什麼,在看到學長後立刻轉成了笑臉:「我很好、很好,這點小傷沒什麼。」如果我沒看錯,他旁邊的那兩個護士似乎臉紅了。
站直身子整了整儀容,那醫生擺出專業的笑容:「請問是你要看診嗎?」
……人這麼大一個都躺在椅子上了,你是眼瞎沒看到嗎?
「不是我,是他。」瞥了我一眼,學長坐回椅子上,疊起雙腳不再理會我們。
醫生轉過頭看向我,笑容立刻褪去,護士們的眼睛還黏在學長身上。
……,我知道我很路人甲,但有必要這樣差別待遇嗎?還有先生你是在表演四川變臉啊?我滿臉黑線。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他走過來,順便咳了一聲喚回兩位護士小姐的注意,尷尬的收回癡迷的目光,他們圍繞在我身邊開始幫我做治療。
「蛀牙啊?真是的,平常就要做好牙齒保健,這是基本常識阿,怎麼會不知道呢?現在健康教育應該都有敎吧?……」這是身為院長的通病?記得之前去另一家診所,也是給院長看診的,那位院長也是邊看邊唸了一堆健康的基本常識,唸的我耳朵都快長繭了。
一直瞪著上面的照明燈讓我眼睛有些花,轉動視線,這才發現,院長雖然嘴上對著我碎碎唸,視線卻不時飄向學長那邊,兩位護士當然也不例外,根本就沒在專心做治療嘛!我也跟著看向學長那邊,學長專心的在看自己的書,壓根兒不受這邊打擾。果然是學長阿,不動如山、八風吹不動……(成語是給你這樣用的嗎?)
醫生繼續不專心的幫我做治療,我繼續躺在椅子上努力腹誹他沒醫德外加不專業的服務態度。欸,美色當前自然誘惑難擋,但麻煩也看一下場合好嗎?!看著他手上補牙用的工具,我有點怕那醫生心不在焉會傷到我,這可能性非常高,畢竟衰人的不是叫假的。這次也許是因為有學長在,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平安的結束了診療。
因為只是補牙而已,所以沒多久就弄好了。我坐起身漱口的時候在心底抱怨:可以這麼快弄好幹麻要讓我等那麼久啊?真討厭……
醫生護士當然是聽不見我的抱怨,而唯一聽的見的那個又嫌我吵的瞪了我一眼。
「那個,謝謝。」我禮貌的對醫生說,雖然他的視線不在我身上。
「不會、不會。」他看著學長,敷衍的朝我擺了擺手。
……也許下次該考慮叫學長把臉蒙起來?這樣走在外面到處蠱惑眾生,罪孽啊!
「你沒欠揍不高興是吧?給我閉腦!」學長先是在我耳邊惡狠狠的低聲說,然後向醫生輕輕點了點頭,抱著書走出了診療室,我在後頭連忙跟上。
「啊,走了,好可惜,還沒問道電話呢……不知道下一次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
……我什麼都沒聽到,一切都是我幻聽幻聽幻聽……
 
 
回到守世界的黑館的房間,學長將偽裝的帽子隨手丟到衣櫃裡,一手將厚的可以拿來當兇器的磚塊書放到矮桌上,轉過身來面對著我。
「呃……學長……」看著一步步朝我逼近的學長,我下意識的往後靠去,這樣一進一退的,直到我撞上了床舖。「那個,學長,有話好好說嘛!我又不像你有讀心術,你這樣瞪我我也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啊……」
學長瞪著我,有些咬牙切齒。「褚,為什麼你連補個牙都可以腦殘?」
我汗。「因為那醫生太久了嘛……」
「這一陣子都不准給我吃甜食!」紅眼魔王下了通牒。
「學長,不要啊!」甜食是我的生命欸!學長你不准我吃是要我怎麼活啊?!
「哼,不過就是不吃甜食而已,死不了。」學長狠狠巴了我的頭一下「誰讓你連補個牙都這麼吵,你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可以腦殘成這副德性?」
我抱著被打腫的腦袋蹲在床角邊,「我怎麼會知道啊……」學長,你這是家暴!一天到晚打頭會變笨啊!
「負負得正,看這樣你會不會聰明一點。」
最好是啦!我抗議。
「哼。」學長冷笑一聲,我感覺背脊發寒。每次學長這樣笑就絕對沒好事……
「既然你有時間腦殘,不如我們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拎起我的領子將我扔上床,學長欺了上來。
「這、這算哪門的有意義的事啊!」我紅著臉掙扎,「等、等一下啦,學長!啊啊,學、學長!你在摸哪裡?不要亂摸!欸,不要把手伸進去!學……唔!」
「吵死了。」霸道的吻住我的唇,學長如此說道。
嗚,為什麼去看個牙醫而已回來會變成這樣啦!我欲哭無淚的想,卻也只能任著學長把我翻來覆去的又吃抹了好幾次。
 
 
*                                                                         *                                                                              *
 
這是某月去看牙醫時躺在椅子上的胡思亂想之作。XD
話說某月有虎牙,而月母非常堅持要我去整,所以最近常常會往診所跑......
整牙真的好麻煩。明明就不會影響,卻得花時間花錢去整牙,好囉唆。= =
 
是說,其實幫我整牙的哪個醫生人很好,雖然他的確是院長,但絕對沒有囉唆。XDD
幫漾漾看診的那個純粹只是因為我想看漾漾吃醋的樣子。(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