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闇!!騎士》同人──《遲來的聖誕節》(洛穆) - 1


       十二月已步入冬季的中段,灰濛的天空卻遲遲不見降雪,大地上只有寒風颯颯,翻捲著枯黃的落葉吟嘯著。隔了道牆,刺骨的嚴寒顯然影響不了事內依舊賴在床上溫存的人兒。
銀髮的男子擁著厚重的棉被,緊閉的眸子說明了主人正睡的香甜,或許是天氣使然,亦可能是懶性發作,看看時間早已是騎士團晨練的時間,身為第七大隊大隊長的男子卻毫無自覺,繼續跟一床眠被枕頭相親相愛。
「叩、叩。」叩門聲響起,男子蹙了蹙眉,翻個身用被子蓋住頭,打算來個不聞不予理會,而門外那人顯然也清楚男子的性格且極具耐心,一次不成便來第二次、兩次不成再來第三次……如此反覆,男子的房門以每分鐘被敲響一次的頻率整整響了二十次,敲門的那位也站了二十分鐘,不多不少,連時間間距也抓的分毫不差。「叩──」第二十一下響起的同時,男子終於受不暸的坐起身來,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溫暖的被窩,動作遲緩四的跳下床,慢吞吞的開了門,冷銀的眸子彷彿沒睡飽一樣半張半闔,一副精神不濟的模樣。
「……我說穆亞,你敲門敲的不累嗎?」看著眼前與自己迥然相反的青年,短髮雜亂的男子感覺自己的面部肌肉正微微抽搐著。
來者身著筆挺的白底金紋騎士服、栗子色的長髮在腦後高高豎起,一絲不苟的整潔模樣,正是有模範騎士之稱、皇家騎士團第一大隊的大隊長──穆亞‧傑洛爾。「沒辦法,我是來叫你起床的,怎麼知道敲了這麼久你都沒來開門。」溫文俊雅的臉孔泛著無奈的笑容。經歷過上次開門還險遭暗器暗算的經驗,即使繼承了神族的力量,他依舊沒有洛特那百毒不侵的變態體質,現在穆亞是寧願敲門敲到手斷也不要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堂堂一個騎士團大隊長為了叫人起床遭暗器暗算意外致死」,這傳出去還能聽嗎?!
「洛特,你怎麼又賴床了?這樣奎里很辛苦啊。」即使知道唸了也沒用,但穆亞仍是改不過這個習慣。也真難為奎里有這樣的上司了。穆亞輕輕的嘆了口氣。
「那是合理的訓練。」不負責任的攤攤手,洛特避重就輕的將他的失職正當化。
這樣一個標準的無賴式答案令穆亞哭笑不得,「哪裡合理了?我看根本就是不合理的磨練吧?」
洛特不答,自顧自的將穆亞拉進房內,反手帶上門隨即迫不及待的覆上那微起欲言的柔軟唇瓣便是深深的一吻,熱情更甚熾炎的唇舌相纏使得穆亞幾乎透把持不住,險些就要淪陷在這吻中、讓某隻餓狼拖上床去吃抹乾淨。
但也只是幾乎,穆亞運起鬥氣輕輕推開了洛特,白皙的雙頰染上了醉人的酡紅。「洛特,別鬧了,快去梳洗然後去工作!身為騎士最基本的就是要守時負責任,怎麼能像你這樣懶散……欸,洛特!唔──」
不待穆亞說完,洛特伸手環住穆亞的腰,又拿唇堵住他的話,讓那位出口的長篇大論先被封死在兩人貼合的唇瓣間。冷銀的眸子瞇起,愉悅的就著這樣近的距離欣賞穆亞被吻得逐漸迷離的澄澈金眸。「我哪裡在鬧了?早安吻可是戀人間聯絡感情絕對必要的,我親愛的穆亞。」親了親穆亞的臉頰,洛特一雙手開始不安分的探向懷中人兒的衣襟內。
「洛特!」眼見自家戀人的舉動越發放肆,穆亞板起臉面孔厲聲制止,然而滿面緋紅再加上揪著自個兒衣襟的動作大大削弱了氣勢,更別說要達到嚇阻洛特的行為了。「洛特,快去換衣服……唔!」
廝磨著穆亞的紅唇,洛特深深沉溺在那令他迷戀的溫軟。「穆亞,我愛你。」他在他耳邊低語,將吐息埋入他栗色的髮絲間,冷銀的眸子盈著罕有的溫柔,那是獨屬於穆亞‧傑洛爾的溫柔。洛特敏感的察覺到懷中的他因著自己的話輕輕顫抖。
「快去梳洗啦,一大早說什麼情話……」看見臉皮薄的戀人別過羞紅的臉,洛特好心情的笑了,順手又偷吃了穆亞幾把豆腐後才肯乖乖的去梳洗做準備。
雖然穆亞臉紅的樣子很可愛、可愛的讓他恨不得拋開那些惱人的工作立刻把人撲倒在床上進行他所謂的身與心的愛的交流,但戀人的意願總是要顧的,否則到時被碎碎念是小事,穆亞真的生氣了才是大事啊!洛特可不想因為穆亞生氣而被迫禁慾一個月,也因此在某些方面也是得有所妥協的。
等洛特拖拖拉拉的完成了所有的準備工作後,晨訓也早已結束,這使模範騎士穆亞又留下了一次晨訓時間身為大隊長卻未到位的紀錄。打從洛特和穆亞公開交往後,第一大對就很少能在晨訓時間準時看見他們的大隊長,第七大隊就更不用說了,好在第一大隊素來紀律良好不用穆亞擔心、而第七大隊則有個稱職的副大隊長奎里,各大隊長連同團長卡洛姆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高層都如此了,底下的騎士們更不會多說什麼,於是便促成了洛特天天拖著穆亞一起遲道的情況。
「真是的,洛特,老是遲道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你怎麼就是講不聽……」
「啊啊,我肚子好餓!穆亞我們去吃早餐!」
「洛特!」
「啊啊,我聽不到我聽不到!」
「欸……」面對洛特這種擺明耍賴的幼稚行為,穆亞也只能苦笑著嘆氣,「好啦,我跟你去,麻煩你鬆手讓我自己走。」
「不要。」洛特摟著穆亞的腰,想也不想便一口回絕。「天氣冷著呢,要是穆亞你受寒生病了我會心疼的。」而且你生病了就沒人可以跟我滾床單了,我怎麼能讓你生病呢?洛特在心底加註。
「你根本只是把我當暖爐吧……」穆亞無奈的看著像個任性的孩子似的洛特,倒也沒動手推開,任由著他擁著自己走進了餐廳。
對於洛特這樣公然在外人面前摟摟抱抱的大膽行徑,礙於旁人的視線,起初穆亞還會抗拒,但在歷經多次抗議無效、掙扎無用後,穆亞也就隨著他去,反正他們是情侶的事已是人盡皆知,除了偶爾菲斯洛會抱怨他們到處亂放閃光之外,穆亞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
簡單的吃完了早餐,當他們正要前往各自的辦公室時,奎里卻前來通知團長臨時召開會議,要他們盡速前往。
雖然感到狐疑,但上級的命令不得不從,兩人於是加快了速度來到了會議室。
「叩、叩。」穆亞敲了敲門,裡頭立刻傳來卡洛姆大嗓門的回應。
「進來。」
推門而入,會議室內所有人的視線立刻集中到兩人身上,放眼看去,各各表情凝重,連一向嘻皮笑臉的菲斯洛都收起了他玩世不恭的不正經態度,洛特和穆亞對視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團長此次召開會議討論的事情必定有其嚴重性。輕輕帶上了門,穆亞轉向卡洛姆問到:「抱歉,我們來晚了,請問……」
不待穆亞問完,卡洛姆便出聲打斷他,開門見山的說:「我希望你們兩個能接下一份特殊任務。」粗獷的面容滿滿的是嚴肅。
「不就是一份任務而已,有必要開會討論嗎?」洛特皺著眉頭,頗不以為然。
「我剛剛說了,是特殊任務。」卡洛姆遙了搖頭,「而且極度危險,我們剛討論了一會,認為只有你們適合這份任務。」如虎的目光掃向洛特,像是在暗示這任務之所以危險是與他有關。
「我想你們應該都還記得前些陣子魔族襲擊齊亞戈城一事吧?」卡洛姆沉聲開口,眾大隊長聞言面色皆是一肅,洛特亦不例外。即使未親身經歷,那場戰役所造成的毀損傷亡慘烈的難以估計,更別提曾參戰的洛特與穆亞了,那場景讓他們想忘也忘不了。
「團長您的意思……莫非是這次的任務與魔族有關?」聽卡洛姆如此說,再加上開口前特意掃向洛特的視線,穆亞立刻就明白了卡洛姆話中之意。
卡洛姆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你們倆有與魔族一戰的經驗,這也是我為什麼選擇讓你們去的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某魔界元帥的關係吧!洛特瞇起眼睛瞪著卡洛姆,後者收到了他的視線仍是裝做沒事似的,繼續他的任務說明:「這次魔族現世雖不如上回那樣目的是挑起戰爭,但他們在帝國邊境活動已帶給了鄰近的人民困擾,鄰國更是來函要求陛下盡速處理,因此我希望你們動作快,盡速啟程。」
「是的,團長,時間允許的話,我們今天就出發。」穆亞認真的說。
金幣至上、沒錢懶骨頭的洛特因為事情與他有關,倒也沒多廢話什麼,跟著點了點頭。
「這件事就交給你們了,萬事小心。」卡洛姆看著他們,刀刻似的剛毅面孔有著嚴肅與憂慮。
洛特看出了卡洛姆的異態,正疑惑的想詢問時,就給穆亞抓著衣角拉出了會議室。「我們動作快點吧,洛特,盡量在今天就趕過去!」
對於戀人認真的有些過頭的個性洛特感到無奈,但對於穆亞他倒是任之聽之,除了怕被碎碎念,也是出於對戀人的包容。看著穆亞的冷銀永遠都是那樣溫柔,那是連薇薇安都不曾見過、也不可能擁有的眼神。
卡洛姆看在眼裡,暗笑在心底。真沒想到,當年如萬年玄冰並以冷酷馳名的堂堂魔界元帥,居然也會露出這種眼神,要是魔王知道了這件事,只怕會從王座上摔下來。
 
 
因為是必須秘密進行的特殊任務,洛特和穆亞只交代了一下各自的副隊長,便帶著行李、跨上坐騎向任務的地點疾馳而去。
「洛特,你想這次魔族現世人間有何意圖?」為了避免因疾速而狂的風蓋過自己的聲音,穆亞傳音問。他是洛特的戀人,本身又是神族的傳人,自然是知道洛特曾是魔族的身分。同族比起外人,絕對更加了解自己族的思考模式,再加上洛特曾高居元帥之位,穆亞以為洛特會清楚此次事件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孰料,洛特卻這樣回答。「魔王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從來沒人知道,現下我離開魔界也有段時間了,自然更不可能曉得了。」如果他知道,他早就一個人直接去解決了,哪還用得著讓穆亞跟著他去涉險。
聽洛特這樣說,穆亞也沒再追問,卻低下頭掩飾唇邊的笑意。也許是真的在人間待的太久,有時候洛特總會不經意的將心事寫在臉上,不自覺露出的表情使洛特看上去有些孩子氣,總讓穆亞覺得好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