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闇!!騎士》同人──《遲來的聖誕節》(洛穆) -4

洗完了澡,兩人下樓簡單的吃過晚餐,便回到房裡開始準備等會的任務。在吃飯的時候他們問過老祭司為什麼現在大家都緊閉著門窗不敢外出,他回答:『近來一直有異族在城外活動,居民們原先仗著此地有結界保護還不太害怕,之後卻有奇怪的魔物闖入城中,將夜晚還在街道上活動的居民吞食或踩踏致死,接連著幾夜都是如此,因此只要一過黃昏,大家便都躲在屋內不敢出來。』
置於魔物的外形,儘管祭司描述過了,洛特依然沒弄清楚那是什麼,八成又是魔界某些太閒的傢伙弄出來的新品種。
「洛特,好了嗎?」整裝完畢的穆亞望向洛特。
「嗯。」洛特抄起夜痕,穆亞帶著流燄,為了不打擾到祭司和女子,他們倆從窗戶跳了下去。二樓的高度對這兩個訓練有素的騎士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一落地,他們各自召喚出自己的坐騎,朝著城鎮中心奔去。
『神珠具有凝聚水分的力量,這城鎮是以同心圓狀建造的,在城鎮的中心有座大湖,神珠應該就在湖底。』
他們的首要任務,自然就是阻止魔族來犯,而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勢必得搶先來犯的魔族一步將「水澤」打撈起來,轉交由祭司處理
『找到神珠之後,您打算怎麼處理呢?』
『看是要銷毀或是封印,總之決不能讓這樣神器外流。』
「水澤」在這不起眼的邊疆沙漠中,唯一的功用就是提供水源以及無形的天然壁壘,但若是用在軍事方面,只要找到使用方式,那威力恐怕足以撼動整個大陸。舉凡神器,必定有它的特殊與強大之處,更遑論是上古時遺留下來的,倘若在外界傳開,引發的絕對不只國家間的戰爭,而是波及大陸與大陸之間。
『神珠的外形,大致就如同一顆普通的水滴狀的水晶,通體呈現亮藍色,中有暗金色光芒,若是文獻上的記載無誤,神珠應該是收納在一個黑色、銀鎖的盒子裡。』
出發之前,洛特已先向祭司借來文獻仔細的研究了一番。縱然他是上千歲的魔族,依然有許多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但這一細讀,卻讓洛特驚駭的發現,也許他將事情想的太過簡單。
「水澤」原先只是持有者配掛在身上的首飾,由上古時候最純粹的水之元素凝形而成,因該神長久佩帶之故,使得首飾無形中也沾染上了神之氣,這一點點神之氣對於神本身或許算不上什麼,但遺落人間之後,首飾內所蘊含的神力結合首飾本身的屬性,開始改變那片大地的組成狀態,它大量的吸收空氣與土壤內的水之元素,並將之凝結為水,一點一滴的匯聚成水漥,然後是池塘,接著即是湖泊。
然「水澤」畢竟只帶有少量的神力,所能影響的範圍有限;這也足以解釋為什麼帝國邊境會呈沙漠地形,惟獨這方是富饒更勝綠洲。
人類生於水,生存的首要條件就是要有水。在貧脊的沙漠中,由「水澤」所聚積而成的湖泊無疑是最佳的水源;「水澤」會不斷吸收游離的水之元素,因此湖泊中的水位遠保持不變,既不會升高也不會降低。
當時大陸上正逢乾旱,一支氏族經過時恰巧發現了這塊寶地,於是便在此定居下來,小型的部落因為外來的人口移入而漸漸發展為稍具規模的城鎮,歷經歲月的輾轉之下,被劃分為威倫帝國的所屬,一個處在邊疆半自治性、自給自足的小城鎮。
神器生成日久,是有可能具有靈性,進而發展出自我意識;「水澤」正是這樣的狀況,在城鎮發展出一定規模後,便以其自身的力量凝聚出水屬性的結界,像是個看不見的半圓體,將整個城鎮覆蓋其中,如此一來即使沙漠中久旱不雨,城鎮內也能保持一定的溼度。但最讓洛特震驚的當然不是這些,而是記載在文獻最末的紀錄。
『改變神珠本身的屬性,將可以凝聚該屬性之元素,方可凝形為兵器或魁儡;而使用者若能駕馭神珠之意識,還可號令其抽取四界之元素,進而開闢出通道。』
通道!三界之間的壁壘分明,就連他當初來到人間也完全是憑運氣,沒想到這僅由首飾轉化而成的神器竟然具有這樣強大的力量,莫怪魔王說什麼也要弄到手。
曾經是魔界名威八方的戰地殺神,洛特相當清楚,魔王絕對不是那種會乖乖安於統治魔界的角色,倘若「水澤」真的落入魔王手裡,這世界的平衡勢必被打破,屆時受害最深的,依然是三界中最為脆弱的人界。
換作是從前的洛特,或許人界怎麼樣都不關他的事,可現在的情況不同了,一個被部下背叛而逃至人間的魔族元帥,怎可能再回到魔界?那無疑是自找死路。更何況他在人界有了羈絆,而人界也是他最後的歸屬,他啟能置之不理?
騎在馬背上奔馳,洛特側過臉,靜靜的望向穆亞。金燦的眼眸無論何時都是那樣的溫和,包容了他的一切,他是他的戀人,也是他最放不下的羈絆。但是人類的壽命有限,即使承接了神族的力量,也不可能讓穆亞擁有與他等長的年歲,一想到這裡,洛特的心就沉了下去。
種族間的差異,一直都是洛特不願意去面對的。他害怕,明知穆亞有一天會離開他,他仍是逃避著這個問題,不去想,不去面對,不願接受。
「洛特,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熟悉的嗓音響起,回神對上的是那雙叫他眷戀不已的金眸,洛特搖了搖頭。
「沒什麼,只是剛好想到一些事情。」他答。
穆亞揚起一邊的眉毛,顯然不太相信,但眼下也不容許他追問──坐騎雙雙停下,神珠所在的湖泊已在眼前。洛特粗略的估算,湖泊的面積大約佔了整個城鎮的四分之一,不算太大但也不小,湖心距離岸邊少說也有幾十公尺,再加上那湖的深度,想要取得神珠,只怕沒那麼容易。
「穆亞,你可以嗎?」
魔族的目標只是這顆神珠,居民們躲在屋內還有結界的保護,所以不必擔心急著要搶奪神珠的魔族會費心去破壞住家,但身為搶奪者之一的他們就無可避免與魔族衝突。面對與自己同族的族人,難免心裡會有些抗拒,但眼下洛特已將自己的身分定為人類,再者為了不讓穆亞與魔族正面衝突,洛特一開始就打算好,由穆亞下水去取回神珠,洛特自己則留在岸上與魔族相抗。
「加上鬥氣輔助,應該是沒問題。」穆亞脫下外衣,赤著腳踏上淺水的沿岸。「倒是洛特,你要小心點哦。」
洛特笑了笑,「放心吧,我這個前任元帥可不是當假的。」
穆亞點了點頭,慢慢的深入湖心,水漫過他的肩,他深深吸了口氣,潛入水中失去了蹤影。洛特在岸邊靜靜的看著,臉上的笑容早已斂去,就連流氓騎士那慣有的痞子氣息都收拾的乾乾淨淨,儼然又是當年媲美萬年玄冰的戰地殺神。
這夜的月貌似察覺了即將發生的戰鬥,悄悄的給雲遮去了大半,朦朦朧朧的月色灑落,平靜無波的水面映出了入侵者的影子。
冷銀注視著天空上飛翔著的魔族,嘴角勾起了冷笑:「哼,魔界沒人才了嗎?」
來者有著類似蝙蝠的寬大肉翅,數十名惡魔還未落地,湖岸邊那股冷冽的殺氣已先引起他們的注意,雖然洛特並未展開象徵他身份的血色六翼,但那在戰地裡長久淬練出來的、屬於魔族元帥的威壓,依舊令這些惡魔們裹足不前,只敢在空中盤旋,顯然是在等待真正的領頭。
不久,夜空中出現另一批影子,成群的魔獸黑壓壓的佔據的城鎮上方的天空,而其中領頭的,赫然是擁有六翼的墮落天使!只是這墮落天使的六翼是黑色而非血紅,顯然不如洛特強大,洛特又怎會將他放在眼裡?
「盡快解決吧。」抽出夜痕,洛特冷笑。應和他的,是夢魘型態的索米的嘶鳴和哥里亞的低吼。這舉動表明了挑釁,原本還猶疑著的惡魔們俯衝而下,其後伴隨著醜陋而兇猛的魔獸。
洛特眼裡閃過一絲殺意。
戰鬥,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