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闇!!騎士》同人──《遲來的聖誕節》(洛穆) -5

夜裡沒有足夠的光照,離開水面的透光區後,愈往深處去,觸目所及皆是漆黑一片,縱使有鬥氣輔助,穆亞也不可能在水底撐的太久,正懊惱時,一抹暗金色的流光閃過視域,凝神望去,穆亞驚異的發現了一個泛著幽光的盒子靜靜的躺在湖底,游近細看,正是他所要找的東西。
探手撈起黑盒,接觸著盒子表面的手傳來一絲絲暖意,在水底待久了而有些缺氧難受的肺部感覺也舒坦不少。穆亞雖有些好奇,但想想洛特還在岸上等他,按捺住想要開啟盒子一探神珠的衝動,向上游去。
待他回到水面上時,戰鬥仍在持續,水面上浮載著惡魔與魔物的屍體,也許是神珠的淨化能力,躺流的血液只污染了湖岸邊的陸地,湖水依舊乾淨透徹。
湖畔邊的動靜很快引起他的注意,洛特正與一干惡魔和墮落天使對戰,旁邊的戈里亞和化成夢魘型態的索米合作對抗魔獸,不用細看,便可輕易發現無論是人還是兩獸,身上都添有不少傷口,他們四周橫躺著不少惡魔與魔物的屍首,不難看出適才有過一番激戰。
縱然洛特的實力遠遠高於敵手,但在以寡敵眾的情況下,想要輕易取勝同樣不可能,何況眼下洛特的狀況並非鼎盛,如此對戰不免有些吃力。饒是如此,夜痕出招變化的速度依然不減,一個迅速的回轉,劍身以斜斜斷了洛特右手邊、站的離他最近的幾個惡魔的頭顱,前方墮落天使的長劍朝著他直劈而下,洛特手腕一轉,夜痕擋下了劍擊,洛特再一抬腳,將墮落天使狠狠踹飛出去,收勢不及,左後方的死角傳來武器揮動時挾帶的風聲,心知避不過,洛特反手一甩,一柄不會反光的飛刀札入攻擊者的頸子,塗在飛刀上的毒藥立刻發揮藥效,令那惡魔當場抽蓄著倒地。
站穩腳步,洛特也沒多理會剛倒下去的敵人,抬腳往身側另一名惡魔膝蓋上狠狠採下,膝蓋骨碎裂的聲音被淹沒在爭鬥的吵雜聲中,洛特沒有因此而遲疑,趁著惡魔跪倒,夜痕一劃又是斬首,沒有持劍的左手也沒閒著,在腰間摸索須臾,立刻甩出數把抹有劇毒的暗器,不幸淪為靶子的惡魔們或是被擊中,或是僅僅擦破一塊皮,強勁的毒效立刻讓他們倒地不起。
惡魔倒下,空出的位子旋即由魔獸補上,哥里亞和索米自然不會讓魔獸干擾到洛特。先是索米縱身一躍,擋住了魔獸去路,後頭著哥里亞嘶吼著壓進,和索米一前一後的包抄住智商不太高的魔獸,不算太快卻有效率的將這群炮兵剷除。
少了魔獸礙事,洛特更專心應付剩餘的惡魔,眼角的餘光不時飄移尋找著方才讓他踹出去後就不見身影的墮落天使,分心的結果就是手臂上又多添了道傷痕,新湧出的血液再次濕濡了已被血浸染的衣袖。洛特眸光一沉,夜痕斜上撇去,登時那個膽敢弄傷他手臂的傢伙已經被從胸膛剖成兩段。
穆亞沒有叫喚洛特,同樣是騎士的他自然清楚,在這時候叫人害洛特分心的話,後果不難想像。由於水的阻力,他在水中只得慢慢朝岸邊他最初下水的地方走去,他的配劍和外衣都丟在那兒,距離混戰的場地有段距離,儼然洛特有顧慮到戰鬥未結束而穆亞已完成任務的情況。
邊走著,穆亞邊分神留意洛特那邊的狀況。只能說洛特不愧是活了兩千多年的魔族,又曾任元帥,即使現下力量不如全盛時期,要對付那些惡魔依然綽綽有餘,局勢完全是一面倒;而哥里亞和索米聯手,魔獸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夜痕穿透惡魔的胸口,橫向掃出,硬生生將胸膛給剖了個半斷,暗紫色飛賤而出,如同穆亞預料的,血在接觸到湖面之前就已先蒸發掉了。最後一個惡魔倒下,穆亞也正好踏上岸,這才出聲:「洛特!」
洛特甩了甩夜痕,轉過頭的那瞬間,冷銀猛然瞪大。「穆亞,後面!」
反應再快,終究不及聲速。饒是穆亞是光日騎士,在背後沒有長眼睛的情況下,依然躲不過自身後襲來的攻擊。透體而過的利刃染滿了鮮紅,洛特想也不想,立刻展開六翼衝上前去接住穆亞負傷的身軀。
「穆亞!穆亞!」洛特焦急的喊著,岸邊的索米和哥里亞也同樣大喊著。
「主人!」
「穆亞大人!」
「咳咳,洛、洛特……」勉強睜著眼睛,穆亞將抱在懷裡的盒子交到洛特手上。「把這個……拿給祭司……咳咳咳……」每說一句話,唇邊就喀出一朵艷紅的血花,金燦的眸子逐漸渙散。
「穆亞!」
「呵呵呵……背叛了魔界的元帥啊,沒想到您也被人類無聊的情感所污染了……」抬頭,偷襲者正是給洛特踹出去後就不見蹤影的墮落天使,他冷笑著,背後的六翼已給洛特斬去了四翼,剩餘的、不對稱的兩翼佈滿了傷痕,身浴紫紅魔血,在粉白月色的下有種說不出的妖異。
「住口!」比起之前更為強烈的殺氣猛然爆發,洛特暴怒的斬斷墮落天使僅餘的翅膀,接著直劈而下,將那方才還冷笑著的軀體從中斷成兩半。正想繼續將墮落天使的屍體破壞的屍骨無存,手上溫熱的濕濡提醒了他當急之務乃是為穆亞療傷。
讓索米用魔火將屍體全數焚燒殆盡後,洛特抱著穆亞,也不收斂羽翼,就這麼用飛的回到了寄宿的旅店。粗魯的踹開大門,不管現在夜深人靜,洛特扯著嗓子大吼:「祭司!」
那祭司像是早就料到他們會在天明前回來,洛特大吼不出片刻,蒼老的身影就由女子攙扶著出現在洛特眼前。
「快幫穆亞療傷!」自己的戀人危在旦夕,洛特顯得格外暴燥,扶著穆亞肩膀的手用力的指關節泛白。而祭司只是鎮靜的點了點頭,並沒有被洛特的態度給嚇到。
「這位大人,請先把傷患安置到床上吧,這樣我也比較好做檢查及治療。」歷盡滄桑而充滿智慧的雙眼平靜的凝視著眼前的人,「您且先冷靜,把翅膀收起來吧。」
聞言,洛特這才意識到他剛才急著帶穆亞回來,卻忘了要隱藏魔族的身分。但眼下也顧不暸這麼多,他依言收起了羽翼,後頭的哥里亞和索米也恰巧踏進了旅店的庭院。
祭司看了看兩隻坐騎,沒有多說什麼,示意女子扶著他上樓,洛特抱著穆亞跟了上去,無法入屋的哥里亞和索米只好乖乖的留在庭院裡。
輕輕的將懷裡的人兒放到柔軟的床榻上,眩目的殷紅迅速的沾染上潔白的被單,洛特和穆亞身上也滿滿的都是鮮血。女子貌似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秀麗的柳眉微微蹙起,但沒有多說什麼,安靜的退到一旁;老祭司輕緩的拉開穆亞的衣衫,細細的審視著傷口。
胸膛被貫穿,動脈與胸腔破裂而大量出血,也許是穆亞在聽到洛特警告的當下憑著本能有稍微閃躲,並沒有傷及心臟和冠狀動脈,祭司也驚訝的發現,除了最初受創時的大量出血,此時血流的速度已經緩了下來,而阻止血夜流失的力量是他所熟悉的神族的力量。
老祭司悄悄勾起了一抹笑容。聽說人老了就容易遇上稀奇的事,同時遇上魔族與具有神族力量的人類,可夠他回味了。
「騎士大人,請問神珠在您那嗎?」老祭司確認血不再大量流失後,抬起頭向洛特問到。「這樣的傷勢,以我的能力恐怕不足以完全治癒。」
洛特二話不說,立刻將盒子交給老祭司。「這東西可以救穆亞?」他記得文獻上並無這樣的記載,要治療傷口,需要的是光屬性而非水屬性,但只要能救穆亞,他什麼都願意嘗試。
「這位騎士大人身上帶有神族的力量,能與古神了力量呼應,加上本身所修練的鬥氣屬性又恰與神珠相同,使用神珠淨化的力量,不僅能淨化傷口,也能加快愈合的速度。」老祭司微笑著解釋。
洛特點點頭,環著雙臂,站在一旁看著老祭司的動作。
手指輕觸銀鎖,老祭司低聲唸了段咒文,只聽「喀」的一聲,密封住盒子的鎖輕巧的彈開,掀開盒蓋,「水澤」立時呈現在眼前。果真如同文獻所描述,通體水藍透明,像是件極致的藝術品,美麗的讓人失神,而流轉於其中的上古神力,猶如呼應著穆亞體內神族的力量,散發著耀眼的暗金色光芒。
老祭司輕輕捧起「水澤」,將之捧至穆亞胸膛上方,吟唱起古老的咒歌,伴隨著歌聲,暗金色的光芒充斥了整個房間,然後像是霧化的分子,一點一點的慢慢滲入穆亞體內,當光芒完全滲入後,那道驚心的刀傷已然癒合,緊接著是淡淡如螢光的水藍覆上穆亞的身軀,洗去了一身的血漬與被魔族所傷殘留下的污穢。
「穆亞……」洛特站到床邊,伸手溫柔的撫著穆亞的臉頰,眼見胸膛的起伏已轉為規律,這才放下心來。
「騎士大人,是否需要提您先將傷口處理一下?」老祭司問。他知道魔族厭惡光明的力量,但他是祭司而不是醫官,自是只能稍稍處理傷口,不讓傷勢惡化。
「不了,這點傷我回去再處理就行了。」洛特拒絕。比起自己,他更擔心穆亞。
老祭司點了點頭,算是明白。「這神珠就由兩位帶走吧。」看著掌心的水藍珠子,蒼老的面孔湧起了笑容。「神珠顯然認定了這位騎士大人為主人,如今晶體裡頭所蘊含的神力也已消耗完,留在這兒沒什麼用處,算是給兩位大人的謝禮。」
「水澤」靜靜的躺在老祭司的掌心,神之力已然消失,現下不過是顆普通的水晶珠,剔透如水的眼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