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闇!!騎士》同人──《遲來的聖誕節》(洛穆) -6

洛特接過「水澤」,開口:「穆亞還要多久才會醒來?」
老祭司輕輕的搖搖頭,「這我不能向您肯定。那樣重的傷勢即使以神力治癒,仍很難保證不會留下後遺症,會昏睡多久我也無法預料,但請相信,這位騎士大人體內的神族的力量會幫助他撐過去的。」
「那麼……」冷銀轉向祭司與女子,隱約帶著一抹陰影。「你們應該心裡有底,是誰告知魔族有關這珠子的事情吧?」
與神族不同,魔族為了商業利益,表面上明著與他界劃清界線,私底下仍有著交易用的管道,只要有途徑,要找到魔族並非難事。相較於這小小的貿易通道,魔王需要的是足以打通三界、能通過魔界大軍的通道,因此才會遣人前來搶奪「水澤」。
而要獲得「水澤」的相關情報,自然得是同樣知道神珠存在的人。「水澤」的秘密由歷任祭司傳承,除非是自己人,否則怎可能有外人知曉進而通報魔族?
洛特話一出口,房內的氣氛立刻沉默下來。老祭司嘆了口氣,正要開口,一把年輕的嗓音卻唐突的響起:「是我。」
一名少年出現在房門口,「是我在偶然之間遇上了正在與人類進行交易的魔族,我聽見他們抱怨著通往人界的通道難行,所以就告訴了他們。」他大步踏進房裡,彷彿在談論天氣般輕鬆的說。
「弟弟,你為什麼這麼做?」一直沉默不語的女子忽然開口,秀麗的臉蛋滿是不解。
「為什麼?」少年大笑,「妳問我為什麼?!妳還有臉問我為什麼!」他怒視著女子,「是妳搶走了我的位子!本來該是由我成為繼承人的!是妳!」
「就因為這樣無聊的理由?」洛特寒冰似的嗓音介入,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怒氣。
少年轉向他,「無聊?哼,在你們外人眼裡當然不是一回事!我被選為繼承人時,家人雖不能外揚,可對我百般的好,誰想得到,姊姊不知道跟祭司說了什麼,繼承人的位置居然變成是她的!那本是我應有的東西!我失去了繼承人的身分,家裡的人根本看也不看我一眼,這到底算什麼?」
洛特悶不吭聲,瞇起眼睛,倏地出手掐住少年的脖子,「因為你無聊的嫉妒心,就要別人替你承擔可能發生的後果?」冷銀的盈滿怒意,他將少年纖細的身子狠狠的往牆上摔去。
少年單薄的身體根本經不起這樣的粗暴,無力的倚著牆,他狼狽的咳著。「咳咳……你懂什麼……」還想回嘴,女子大喊著打斷了他。
「夠了!」她閉了閉眼,深呼吸一口氣:「你可知道,身為祭司,就必須揹負起保護神珠的責任與傳承的義務,萬一神珠因為任何外力因素的干擾而影響到整個城鎮,祭司就必須付出任何代價,以穩住城鎮的運作,嚴重的時候,甚至必須獻上自己的生命!」
「你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子,祭司終身不婚,要是你當上了祭司,我們家就等於斷絕的血脈,這麼做是為了你好。」女子苦笑,「我和母親討論過,既然我的身體被病魔侵蝕而無法生育,那不如由我來承接祭司的位置,反正對於一個被病痛折磨的隨時都有可能會死的人,即使犧牲掉自己的性命也無所謂。」
少年呆住了,洛特卻沒什麼反應。第一眼看見這女子,他就知道她的身體並不如外表那般健康,多半是以神術輔助支撐,才能像現在這樣正常的行走做事。
洛特不打算在這瞎攪和,抱起穆亞向外走去。反正穆亞的傷已經治好了,現在只等他醒過來,那麼在哪裡休息都是一樣的。
老祭司看了看那對姊弟,輕嘆一口氣,跟在洛特身後出了房間,並順手將門帶上。嫉妒,是人心醜惡的一面,即使是血濃於水的手足,在某些時候也無可避免。如果是神族或魔族,不曉得是否也有這樣的困擾?
「我們拿走了神珠,對你們不會有影響嗎?」走在前頭的洛特突然問道。
老祭司明白這是替穆亞問的。魔族向來只關心自己所注重的,若不是因為穆亞,洛特絕對不可能會想到這層問題。「神珠認主,不屬於外來變故。」老祭司瞇起了眼睛,眺望著漸露曙光的天空。「古神的力量並沒有離我們遠去,依然庇護著這裡。」他頓了頓,「然而就算沒有神珠,我們也會想辦法撐下去,畢竟,這是我們的家園呵。」
洛特的腳步稍稍一遲,旋又恢復原來的步調。這就是人類啊,看似脆弱的不堪一擊,卻擁有比任何種族都還要堅強的心,總是能夠在絕望中找到希望。看了看懷裡昏睡的人兒,洛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如果一個人再也沒有追求,他應該怎麼辦?』記得當自己正迷茫時,他曾這樣問過,而穆亞給了他答案。
『找不到追求,那就自己創造。』那雙淡金色的眸子溫和的注視著他,讓他紊亂的思緒漸漸平穩下來。
洛特一直都很喜歡穆亞的眼睛,堅定而不屈,永遠都是那樣的溫柔,平靜的包容著他的一切的雙眸。魔,是個殘酷的種族,想要在其中生存,只問力量不問品行,甚至不容許擁有真心;在人界,他感受到來自他人的關懷,或許是出於義務,亦或是關係到自身權益,但卻都包含著真心。
也許是總是拿假面具武裝自己的他其實太過脆弱,也許是因為穆亞是第一個對他釋出關懷的人類,也許是那雙金色的眼眸叫他沉溺──洛特發現,其實自己早已不太在意魔族與人類的分隔,其實自己早已接受了這個不屬於他的世界,也早已陷入在他以前看來無聊的情感的泥淖中。
輕輕吻了吻穆亞的額,洛特柔聲道:「謝謝你一直都陪在我身邊,穆亞。」所以,請你盡快睜開眼睛,那雙能讓我平靜的眼睛。
踏出旅店,哥里亞和索米已經在外頭等著。「你們的傷……」
「不礙事的。主人,你快上來吧,我們快點帶穆亞大人回去吧,主人你的傷也要治療。」索米答道,同時馬蹄不斷踏著地面,催促著洛特。
點了點頭,洛特抱著穆亞跨上馬背,調整了一下姿勢,讓穆亞安穩的靠在懷裡,索米仰起頭嘶鳴一聲,載著洛特和穆亞偕同哥里亞往來時的方向奔去。
老祭司站在門口目送著他們,「一路好走,騎士大人。古神的庇護與您同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