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闇!!騎士》同人──《遲來的聖誕節》(洛穆) -7

兩人回到駐地,穆亞負傷昏迷一事立刻驚動了整個皇家騎士團,上至高層下至最初階的見習騎士,無不在談論這件事。他們一致以為,只要是跟洛特搭檔,穆亞就絕對不會受到半點傷才是,沒想到這回不僅重傷,甚至還昏迷不醒,這怎能叫人不驚訝?
相較於外頭的吵雜,駐地內唯一的醫館裡卻是安靜的可怕,彷彿連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的一清二楚。洛特身上的傷最多都是皮肉傷,抹個藥包紮一下就沒事了,相較於前者,穆亞的情況可就不大樂觀。
聽洛特簡單的報告了任務過程,眾大隊長連同團長卡洛姆圍繞在病床邊,各個表情凝重的看著醫官馮勒謹慎的檢查著穆亞的身體狀況。
洛特那流氓似的痞子模樣此時也不復見,待馮勒一檢查完,就立刻焦急的問:「穆亞現在的狀況怎麼樣了,馮勒?」
「如同你說的,他身上的傷都已經治癒,不要說外傷,就是內傷也沒有,但是……」馮勒遲疑了一下,斟酌的字句:「傷口雖然治好了,但是體力上卻不堪負荷。催動傷口癒合的上古神力只能算是催化劑,真正消耗的則是穆亞大隊長本身的體力……」和體內的神力。馮勒聰明的沒將後半段話說出口。
「所以,導致穆亞一直不醒的原因是因為體力消耗太過劇烈?」斐恩很快的抓住馮勒話中的重點。
「這是其中一部分的原因,這樣大的傷口,失血過多也是有一定的影響,另外則是後遺症,真要說的話,也可以算是動用古神力所需付出的代價。」馮勒說著,雙手一攤:「跟神器扯上關係,我沒辦法保證穆亞大隊長會昏迷多久,但我想古神力應該會幫助他撐過昏迷這段時間身體機能的運轉。」
「既然這樣,那我帶穆亞回他房間去了。」彎腰抱起穆亞,洛特頭也不回的拋下一句話:「團長老頭,我和穆亞的公務,在穆亞醒來之前,都先由你安排找人代勞了。」
卡洛姆沒有作聲,洛特也當作他默認,逕自帶著穆亞離開了醫館,大步流星的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洛特,你自己也有傷在身,注意一點。」馮勒在洛特背後喊。洛特腳步不停,連頭也沒回,但馮勒確信他已經聽見了。
「團長……」其他幾位大隊長看向卡洛姆,後者擺了擺手。
「都先各自做自己的事去吧,他們的公務我會另外安排。」卡洛姆背著手,站在窗邊靜靜的望著隊長宿舍的方向。
閒雜人等都散去,醫館內只剩下馮勒和卡洛姆兩人。馮勒一邊收拾著醫療藥材,一邊開口:「老師,對於這件事,您怎麼看?」
卡洛姆轉過身,粗獷的的臉上表情複雜。「神器消失,魔界定會再另尋方法,而洛特的作法,也算是給魔界一個警告……」魔王可不是省油的燈,派出去的人一去不回,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幹的,卡洛姆擔心的正是這個。「洛特這麼做或許是最好的方法,就怕日後魔王來找麻煩。」洛特將搶奪者殘殺殆盡,這行為極可能被視為挑釁,一界之君除非是腦子壞了,否則怎可能忍下這口氣。
「我跟老師的看法不同,我想應魔王該還不至於這麼做。」將桌面收拾乾淨,馮勒取來布巾將手擦淨。「畢竟魔界那方算是入侵者,入侵失敗還把帳算在人家頭上,這舉動太不明智。」
「也是。」卡洛姆想想,同意了馮勒的觀點。「這樣倒也好,因為這件事,洛特大概會更偏向人類這邊了。」雖然他前身也曾是魔族的邪眼先知,可自從遭魔王下殺手而失去肉體、接收了好友的身體並代替著撐住整個帝國的支柱,他的心早已偏向人類。「但願穆亞也別昏迷太久……」身為人家的上司,他對自己的下屬多少還是有點感情的。
明白這點的馮勒笑笑,沒有說破。
窗外,降下了入冬後的第一場初雪。
 
 
十二月隆冬,模範騎士房裡迴盪著均勻的呼吸聲,房間的主人躺在床上,為了讓他睡的舒服些,總是高高束在腦後的馬尾被放了下來,栗子色的長髮散落在潔白的枕頭與床單上,整個畫面看上去有如一幅畫。
銀髮的男子坐在床邊,冷色調的眸子瞬也不瞬的凝視著那張熟睡的臉孔。「穆亞,你什麼時候會醒來呢?」輕輕握著穆亞收在被單下的手,他繼續對著不會回答他的人兒說話:「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呢,你應該沒忘記我們約定好要一起過節吧?」
「穆亞……」一遍又一遍的喚著戀人的名字,洛特多麼希望此客躺在床上的是自己,而不是他的穆亞,魔族的身體比人類要強壯許多,絕對撐的過這個階段,但穆亞畢竟只是人類,他好怕穆亞從此一睡不醒。
在看見穆亞被劍刺傷的那一瞬間,洛特覺得自己的呼吸幾乎都要跟著停止,看著大量的血色不斷自傷口湧出,他第一次後悔自己為什麼不是光系騎士,第一次恨自己為什麼是魔族而無法使用治癒術……第一次感覺自己的無能為力。
他這才知道,原來自己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想像的那樣堅強。所有生命都是脆弱的,都是需要陪伴的,無關種族與力量,以冷酷無情著稱的魔族亦不例外;世界由許多生命交錯構成,走在道上,來來往往的,或許是擦肩而過,或者並肩而行,也許沒有所謂的永恆,但生命就是由這些交及組成。
而他,洛特‧西斯法,擁有千年壽命的魔族,卻愛上的只有短短百年的人類:穆亞‧傑洛爾。早已億不清是何時愛上,只知發現時已然無可自拔。種族與性別沒有變成他們的阻礙,但是時間卻是他們最大的敵人。
洛特一向自認不是貪生怕死之輩,現在卻開始畏懼起死亡的到來;他害怕死亡將他所愛的人帶離他的身邊。
為什麼會愛上穆亞,這問題他不是沒有想過。「也許是因為,你的眼睛讓我忍不住沉溺……也許是因為,你總是包容著我的一切……也許是因為,你是我初到人間,第一個接納我的人……」但也許,這些都不是理由。輕輕撥弄著穆亞的頭髮,洛特自言自語著。
明明是男子,手感卻是異樣的滑順柔軟。看著從指縫間滑落的髮絲,不由得讓人聯想到流沙也似的光陰,洛特心裡百感交雜。
「穆亞,我什麼都不求,只求你趕快醒來,哪怕你要碎碎念我也好,就算是聽穆亞版騎士守則聽到耳朵長繭也罷,我只希望你睜開眼睛……」拜託你睜開眼睛,再用那雙能讓我平靜的淡金色眼眸看著我。緊握在掌心的溫度依舊,床上的人兒仍是一點反應也無。
「大隊長,您休息一下吧。」副大隊長奎里不僅一次這樣勸過。
「洛特,穆亞遲早會醒的,你再這樣下去,撐不住的反而會是你啊!」
「洛特,你自己也有傷在身,不休息會影響傷口恢復啊!」
其他幾位大隊長也輪番勸說,依然不見效果。
洛特現在窩在穆亞房裡,哪兒也不去,三餐由奎里遞送,成天寸步不離的守著穆亞,其他大隊長來探望他也不如往常那樣嘻皮笑臉,冷銀的眸子裡只容得下穆亞的身影,看見其他人像是當空氣,連最基本的打招呼都沒有。對此,身為團長的卡洛姆除了無奈的請人繼續代理他們的工作外,也無計可施。
少了個流氓騎士來亂,普羅民斯城的富貴人家暫時鬆了口氣,不必提心吊膽以防散財之災;菲斯洛不用擔心洛特來找他討債;皇家騎士團的後門也沒人來光顧找碴,可大夥就是感覺不對勁,整個騎士團內瀰漫著低迷的氣氛。這比之前洛特的鬧鬼事件影響還要來的大上許多。
現在騎士團內所有人一致的心聲,不外乎就是希望穆亞趕快醒來,好讓某人從癡呆狀態中脫離出來,恢復正常,以解除騎士團內的古怪氛圍。
『洛特,聖誕節要到了呢。』穆亞看著窗外的雪景,說到。
『哦,那到時沙利亞又會做免費的點心來了。』洛特從後環住他的腰,將臉靠在穆亞肩膀上。
『真是的,你就只關心這個。』穆亞苦笑,淡金色的眼眸是那樣的柔和。
『哪有,我最關心的是穆亞哦。』瞇起眼笑著,洛特湊上去吻了下穆亞的臉頰,不意外的看見他俊秀的臉又泛起潮紅。
『吶,洛特,我們一起過聖誕節吧。』
『怎麼突然這麼說?之前不也都一起過的?』洛特挑眉。
『不是啦,我聽人說,在下雪的聖誕夜,情侶手牽著手許下願望,那個願望就會成真。』
『你相信這個?』洛特不以為然。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嘛。』穆亞笑笑的說,『你不是老是擔心我先你一步離開?趁這次的機會,就許個約定啊。』
『約定?』
『嗯,即使我轉生之後,依然是你的戀人。你是魔族,我相信你絕對找得到我的。』
『你就對我那麼有自信?』洛特輕笑,笑容卻有些苦澀。『轉生之後,有關於前世的記憶都會被洗去,我找到你,你也不會記得我了;更何況,轉生之後,你就不是你,而是另外一個人。』
『所以我說,是許願嘛。』
『什麼意思?』
『希望我,穆亞‧傑洛爾,無論經歷多少輪迴,依舊不忘你,洛特‧西斯法,我的戀人。』回身投入洛特懷裡,穆亞回抱住他。『這是我的誓言,我的願望。這樣你就不會總是那麼不安了吧?』
收緊了環在穆亞腰上的手,洛特垂下眼睫。『……或許吧。』人類的誓言都是不可信的,但如果是穆亞,他願意試著相信,如同穆亞相信他一樣。
『那麼,說好了哦。』穆亞笑著,『啊,還有,在那天晚上,對著自己的戀人說出「我愛你」三個字,可以和自己所愛的人相守一輩子。』
『那三個字有必要等到那天才說嗎?穆亞你要聽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說給你聽了。』
『所以我說是聽人家說的啊,而且……』穆亞別開視線,紅著臉道:『因為我很少對你說那三個字,所以我想留到那天跟你說。』
『這麼麻煩做什麼?我現在就有辦法讓你跟我說了哦。』貼近的唇瓣只有鼻尖點的鼻尖的距離,洛特深深的看進穆亞眼底。『嗯?』
『那天說比較有意義嘛……』難得主動的吻上洛特,穆亞說道。
『穆亞啊,只要有愛,什麼時候說都一樣的。』他笑,回應了穆亞的吻。
那個時候,他們是這樣約定的。窗外的雪不停,紛落的雪花像是墜落的流星。
轉眼間,他們約定的日子已經過去了,穆亞依然沒有醒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