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闇!!騎士》同人──《遲來的聖誕節》(洛穆) -8 完

「穆亞,你失約了……真稀奇呢,我們的模範騎士也會失約……」看著那雙依舊緊閉的雙眼,洛特低下頭,側耳貼上穆亞的胸膛,靜靜的感受穆亞的心跳和隨著呼吸的起伏。穆亞昏迷將近半個月了,馮勒也按時檢查過幾次,確認身體機能一切正常,就是一直不見醒來的跡象。
唯有聽著穆亞穩定的心跳,洛特才能確定穆亞確實還活著。有時候洛特忍不住會想:難不成是因為上次齊亞戈城一戰後他睡了一個月,所以現在就要反過來讓穆亞也睡上一陣,好讓他嚐嚐擔心是什麼滋味?他知道這樣的想法很可笑,但如果不這樣想,他怕自己會撐不住。
穆亞遲遲不醒,洛特也越來越擔心。雖然馮勒說沒有問題,但穆亞畢竟不如他魔族的體質,普通說起來一個禮拜就已經是極限了,人類的身體怎可能這樣不吃不喝近半個月還能沒事?每回替穆亞擦拭身體,視線落在胸口,洛特心底的壓力就更沉了些。
若是當時他有注意到那個該死的墮落天使,穆亞就不必受這些苦了。洛特的自責隨著時間推移而穆亞未醒逐漸加深,向來自信的冷銀不知不覺間已蒙上一層陰影。
轉了轉眼,穆亞胸前的水色落入眼底。那是已然失去效用的神珠「水澤」,洛特在回到駐地後便給那珠子串上了條鍊子,掛在穆亞胸前。
「如果你真的認穆亞為主,那是否也能讓他快些醒來……」洛特覺得自己大概真的有點神智不清了,居然對著沒有生命的鍊墜說話,即使那墜子曾經是個引來魔族的上古神器。「穆亞……」成天守候在床邊照顧著沉睡的人兒,饒是洛特是個魔族,也會感覺到疲憊,睡意蒙上了冷色的銀灰,洛特伏在床沿枕著自己的手臂睡去,另一手還緊緊扣著穆亞的手。
也因此,他錯過了「水澤」在他闔眼後,一閃而逝的光芒。而窗外,正降下冬季裡最後一場雪。
 
 
「洛特,你休息一下吧,萬一穆亞醒來換你倒下去的話,穆亞一定會擔心的。」蒂莉琪這會正憂心忡忡的勸著洛特。
「洛特,我們會照顧穆亞的。」旁邊的莎卡也幫著勸說,奈何洛特就是沒反應。
菲斯洛也忍不住了,「洛特,你有完沒完?這樣坐著一直當雕像有什麼用?再繼續下去,穆亞還沒醒來,你反而要先得肌肉僵化症了啦!」
洛某人還是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眼也不抬,彷彿除了穆亞之外,其他人通通都是空氣。
「洛特,你是耳聾啊!」屢次被這樣視而不見,葛瑞安不爽了。「我們講話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少在那邊裝死!」
「葛瑞安,別這樣,洛特也是擔心穆亞……」諾耐提連忙攔住葛瑞安,以免他衝上前去抓著洛特的領子繼續罵。
狄耀板著臉,冷冷的說:「要吵吵鬧鬧的就出去,少在這邊佔空間。」
「洛特,馮勒都保證穆亞一定會醒,你就別再這樣撐著,去休息一下吧。」斐恩依然微笑著,但這笑容顯然也沒發揮安撫的作用,而那雙淺藍的眸子同樣盈滿擔憂。斐恩這樣說,馮勒在旁邊拚命點頭,卡洛姆則是嘆著氣搖頭。
「洛特啊,你們第七大隊的副隊長要幫你代理公務就算了,現在還要多擔心你的身體,你好歹有點身為隊長的自覺,別再讓人家繼續擔心下去了。」
穆亞的房間裡擠滿了人,嘰嘰喳喳的各講各的,內容不外乎就是要洛特別擔心穆亞,乖乖去休息,可惜洛特他老人家鐵了心就是不領情,任憑大家說的口乾舌燥,他還是一點回應也沒有。洛特不是不知道同僚關心他,可現下他只在意穆亞。已經一個半月了,除了淺淺的呼吸,穆亞像是陷入了永眠,沒半點動靜。
「洛特……」
大夥完全沒有這裡有傷患休養該安靜的自覺正在吵鬧時,一個微弱的叫喚聲頓時讓房裡的所有人靜了下來。如果他們沒聽錯也沒集體幻聽,那應該是穆亞的聲音。在場十個人二十雙眼睛齊齊往躺在床上的穆亞望去。
「穆亞?」一個半月下來幾乎沒在其他人面前開口的洛特出聲,冷銀的眸子瞬也不瞬。「穆亞……你醒了?」
長長的羽睫顫了顫,緊閉著的眼簾掀起,淡金的色澤顯得有些迷濛。「洛特,是你嗎……?」穆亞尚未對焦的視野映入一抹銀色的身影。
「是我,穆亞。」扣著穆亞的那隻手猛然收緊,將穆亞的手緊緊握住。「太好了,穆亞,你終於醒了。」傾身向前,洛特不顧還有外人在場,一把抱住正撐起上身坐起來的穆亞。「你終於醒了,我快擔心死了……」
「洛特……」穆亞眨了眨眼睛,剛想說些什麼,此起彼落的驚呼聲打斷了他未出口的話。
「穆亞,你醒了!」
「太好了,穆亞,你終於醒了,你昏迷的這一個半月洛特天天都坐在你床邊當雕像啊!」
「穆亞……」
「好了!」卡洛姆的大嗓門蓋過了所有關心的慰問,「既然穆亞醒了,就先檢查看看身體有沒有異狀吧。」
馮勒不用人吩咐,非常自動的走到床邊,洛特也放開穆亞,讓馮勒檢查穆亞的身體。「嗯,沒什麼問題,接下來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食物盡量吃的清淡些,還有,要避免激烈運動。」說到末句,琥珀色的眼睛還意有所指的看向洛特,後者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
「穆亞,你要好好休息哦。」蒂莉琪和莎卡笑道。
「早日康復。」狄耀簡短的說。
穆亞點了點頭,抱歉的笑了笑。「謝謝你們,不好意思讓各位擔心了。」
「欸,別謝我們,謝你旁邊那個妻奴吧,順便勸勸他,他窩在你這裡都沒離開過呢。」菲斯洛嘻皮笑臉的指著洛特。
「喂,菲斯洛,你說誰是妻奴?」洛特瞪向他,「你是太久沒被我討債,所以皮癢討揍了是吧?」
「我有說錯嗎?」菲斯洛雙手一攤,「這一個半月下來,不要說踏出穆亞房間了,每次來都看你坐在床邊當雕像,不是妻奴是什麼?」
這句話引得其他人紛紛笑了起來。洛特正要發作,穆亞卻先一步按住他的手,對他搖了搖頭。「洛特。」
轉頭對上那雙淡金色的眼睛,洛特乖乖的安份下來,對菲斯洛撇了撇嘴。「哼,看在穆亞醒來的份上,這次就先放過你。」
卡洛姆拍了拍手,「大家先出去吧,讓穆亞好好休息。至於洛特,既然穆亞醒了,你也不准再給我偷懶!明天開始回到你的工作崗位上去!」
自知如果不去絕對會換來穆亞的碎碎念,洛特敷衍的回答:「知道了啦!」還一邊趕蒼蠅似的揮著手。
大家怎麼可能不明瞭洛特急著和穆亞來點情人間的交流,識相的沒留下來當電燈泡,說了幾句祝福和慰問的話後,便魚貫的走出房間。
待其他人都離開,房內剩下洛特與穆亞兩人。洛特坐上床沿,伸手輕輕順著穆亞的頭髮,「穆亞,你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就要這樣離開我了……」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洛特。」回握住被洛特緊握著的手,穆亞順勢將頭椅在洛特肩上,「不過,你在齊亞戈城睡了一個月還不是讓我擔心的要命?」
「那怎麼同?我可是魔族,穆亞你現在就算是半個神族,身體也還是很脆弱的,看你這樣睡,我都怕死了。」梳著髮絲的手攬住穆亞肩頭,將他按進懷裡擁著。「幸好你沒事,看到你被劍刺傷,我的心跳都快跟著停了……你真的嚇到我了……」他在他耳畔低語。
金色的瞳仁眼角透著溫柔,鼻腔裡充斥著熟悉的氣息,穆亞闔上眼睛,將自己完全交給眼前的這個男人。「對了,洛特……菲斯洛說我睡了一個半月,那……」像是想到些什麼,穆亞陡然睜眼,抬頭對上洛特的視線。
「嗯,聖誕節早就過了。穆亞,你失約了哦。」
「啊,對不起……」
洛特笑笑的抬起穆亞的下顎,蜻蜓點水似的一吻。「等你好一點我在跟你要求補償吧。現在,你先說那三個字給我聽吧,嗯?」
猶如被蠱惑一般,穆亞下意識的張嘴,吐露出那三個動聽的字:「我愛你,洛特……」
「嗯,我也愛你,穆亞。」貼上那讓他迷醉的柔軟,洛特將穆亞擁在懷裡,熱切的親吻著。穆亞勾住他的脖子回應,像是要傾訴這段日子以來的所有思念,他們忘我的吻著,直到喘不過氣,唇分時勾起了曖昧的銀絲。
舔去了那絲線,洛特親了親穆亞的唇,「穆亞,你先躺一下,我去幫你拿點吃的過來。」
穆亞順從的點了點頭,視線下移時,水藍的色澤落入眼底。「等等,洛特,這不是……」他拉起掛在胸前的鍊墜,抬眼詢問。
「啊,那個老祭司說送給我們。他說神珠認你為主,裡頭的神力也用來治療你的傷口,留在那邊也沒什麼用,我就把它帶回來給你弄成項鍊了。」
「這樣不會有影響嗎……?」看著「水澤」,穆亞蹙起眉頭。
「放心吧,我問過了,老祭司說沒問題,我才把它帶回來的。」將穆亞輕輕按回床榻上躺好,洛特吻了吻他的額。「休息一下,我一會就回來。」
「嗯。」
看著洛特的身影消失在門後,金色的眸子微微瞇起,帶著淡淡的笑意。洛特‧西斯法,是他穆亞‧傑洛爾,願意永遠交付出自己的戀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