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蝴蝶》(洛穆)

落雨的夜,你的心情總是有些惆悵,有些哀傷。晃了晃酒杯,看著透明的褐色液體在杯中晃動,你拉起一抹苦澀的笑。
那個人離開,少說也有十年了吧?冷銀的眸子黯然,掩飾不住一股名為「懷念」的情緒。同樣是在這樣下雨的夜晚,那個人在他懷裡停止了呼吸,去了他到不了的地方,而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死亡將那個人帶離你身邊。
仰頭飲盡杯裡的酒液,接著再倒了一杯,然後飲盡,如此反覆。借酒澆愁愁更愁,欲醉不能。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輕輕劃過杯緣,窗外滴答的雨聲亂了你的思緒。
──什麼時候,冷情如魔族,也會為情所苦?
或許,是在你為那雙金眸沉溺的瞬間,就注定了你勢必面臨這一切。
種族上的差異沒有影響你們之間的愛戀,但壽命的長度卻始終是你們所恐懼。你是長壽的魔族,而他雖然傳承了神族的力量轉化為半神族,可本質上終究是個人類,相較於其他普通人或許長壽許多,但和魔族相比,就如同蜉蝣,僅是曇花一現。
你不是不知道,卻仍無法克制自己,克制情感。愛,不是說愛就能愛,亦不是說不愛就能不愛的。你不由自主的愛上了他,放任自己陷入那漩渦,萬劫不復。
拋開了酒杯,你直接以瓶就口,酒精刺鼻的味道嗆入鼻腔,酒水流入喉嚨,微澀而嗆辣的口感在舌尖散開,瀰漫整個口腔,稍一個分神,你給不斷灌入的酒水嗆著了,咳著,暫時中斷了灌酒的動作,流出的酒水沾濕了衣襟和鎖骨,你僅僅用手背抹了抹嘴,顯然不甚在意。此時此刻,你的心思完全給那個人佔滿,那個你愛之入骨的人。
「穆亞……」扔開已見底的空瓶,你向後靠坐在床的一側,冷銀的雙眸望著天花板,就只是望著,沒有焦距。「穆亞、穆亞……」喃喃的喚著他的名,以為已經不再跳動的心微微抽痛著。
 

──穆亞‧傑洛爾,威倫帝國皇家騎士團的第一大隊長,於任務時遭逢變故,因公殉職。
 
 
因公……殉職……
短短四個字,狠狠的敲在你心頭。
為什麼?當時自己明明就在旁邊,卻什麼都不能做,感覺指尖他的溫度逐漸冰冷,你頭一次發現,原來你洛特‧西斯法,曾經的魔族元帥,即使被稱作戰地殺神,依舊不是無所不能。
從前的你並不害怕死亡。他是軍人,死亡有何懼?曾經,你是這樣想的,可在認識穆亞之後,完全變了調。
你害怕面對死亡,害怕看見你人在你前死去。第一次,你到無能為力,戀人就在眼前而命在旦夕,你只能看著他在你中死去。
濺在身上的是他的血,鐵銹味在鼻尖縈繞不散,並不是第一次聞道,卻是第一次為此感到噁心;並不是第一次看見面對死亡,卻是第一次感到恐懼。
「為什麼……為什麼你當初要替我擋下那一刀呢?穆亞……?」拿手掌蓋住臉,字句透過指縫傳出,模糊而清晰。「我是魔族啊!為什麼你要用自己的身體來幫我擋下那一刀?你明知道那對我來說不會是多嚴重的傷勢,為什麼……?」
 
 
『穆亞!穆亞!』看見刀穿透了他的胸口,你幾乎停止了呼吸。『穆亞!睜開眼睛,看著我!穆亞!』抱著重傷的他,你眼中只有他的身影,幾秒鐘前還震耳的吵雜聲已傳不入你耳中。
他吃力的睜開眼,那令你深陷的淡金色。『洛特……』他笑,血溢出雙唇,沿著唇角滑落。『別哭,洛特……』費力的抬手撫上你的臉,你才發現你不知何時流下了淚。
『穆亞,為什麼……?』聲線不穩的顫抖著,淚水模糊了你的視線。
他輕輕的笑了,『這樣也好……洛特你總是擔心著我會比你早一步離開,現在這樣你就不必再心煩壽命的問題了……』逆流的血哽住了喉頭,他咳,艷紅的花朵在他唇邊綻放。『……好好活下去,洛特……』總是溫和的金眸渙散,緩緩閉闔。
『穆亞!』裂肺撕心的叫喊,喚不回已然離去的他。
戰鬥不知在何時結束,場上瀰漫著沉重的氛圍,奎里和圖姆走至你身旁。『大隊長,任務結束了。』你的副大隊長輕輕的對你說。
任務結束了,你卻永遠失去了他。
『……我們回去吧。』沉默了許久,你抱著他站起身,如此說道。淚在你臉上乾固,畫下悲傷的痕跡。
 
 
同僚們想盡各種辦法想讓你露出笑容,哪怕是流氓才有的痞子笑容也好;下屬們笨拙的安慰你,希望你節哀;團長沒像往常那樣對你大吼大叫,留給了你安靜思考的空間。你不是感受不到大家的好意,而是已沒有地方容納他們的關心。
在他離開後,你回復到初來人界時的冷漠,臉上冰冰冷冷的沒有笑容。你的心已死,在他死去的那一瞬間跟著死去。行屍走肉一樣的活著,就為了他死前的一句話。
看不過去的馮勒勸過你:『洛特,穆亞要你好好活著,他不會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的!』
塔迪也罵過你:『洛特‧西斯法,你這樣子很難看你知不知道!你難道要穆亞連要走的時候都要擔心你嗎?!』
索米曾睜著大眼睛,擔心的看著你。『主人,您這個樣子,穆亞大人會難過的。』
你沉默,連開口說話的欲望也無。你開始將自己鎖在房裡,消極的躲避人群,獨自一人不斷灌酒,你知道人界的酒不可能讓你醉,你嚐的只是酒的澀。
「穆亞……」淚早以乾固,你才知道,原來真正哀傷到一個極致,是流不出眼淚的。「穆亞、穆亞……」聲聲呼喚,挾帶著濃的劃不開的悲傷,在房裡迴盪,敲響了悲傷的鈴,伴隨著心破碎的清音。
『洛特……』
你渾身一僵,猛然放下掩著面的手,銀眸倏地瞪大。「穆亞?是你嗎……?」
眼前朦朧的身影,正是你思念的人。『洛特……』淡金色的眼睛裡,寫滿了哀傷與愧疚。『洛特,對不起……』透明的手輕輕撫上你的臉,一如那天。
「穆亞……?」
『洛特,我希望你過的好好的,我不想看見你這個樣子……』他看著你,很是心疼。『你這樣子,我沒辦法放心。』
你一愣,想起馮勒、塔迪和索米對你說過的話。「穆亞……」
『你是魔族,壽命遠遠超過我許多,我不想看你一輩子都活在悲傷中,這會讓我後悔當初做的決定……』
你想開口,他卻按住你的唇,輕輕的搖了搖頭。『所以,好好照顧自己,好嗎?』他看著你,你也看著他,看進那雙總是溫和的注視著你的眸子。
然後,你頷首。「我答應你,穆亞……但是,你下一次轉世,我會去找你,之後的每一世都是……我不要你再離開我了!」
『嗯。』他笑了,『那麼,我們下一世再見了,洛特。』他抽回手向後退去,淡淡的身影逐漸融在空氣中。
「穆亞……!」你伸手去抓,卻什麼也抓不住。
『再見了,洛特……要好好照顧自己,千萬別逞強,知道嗎?不然我會擔心的……』他的身影消失了,留下的,是一隻翩翩飛舞的蝴蝶。
你愣了愣,然後明白這是他的靈魂所化。推開窗子,你目送著那隻蝴蝶飛出窗外,粉白的月色映入你眼簾,雨,不知什麼時候停了。
輕柔的夜風拂過你的臉頰,鑽入房中,掀動你放在桌上的書的書頁。那是你在他房裡找到的,是本古老的詩集。翻到其中一頁,風便歇了。
你想,這是他要給你看些什麼。走過去,微微泛黃的書頁上,黑色的字體躍入視線。
 
 
浩浩愁,茫茫劫。
短歌終,明月缺。
鬱鬱佳城,中有碧血。
碧亦有時盡,
血亦有時滅。
一縷香魂無斷絕,
是耶?是非?
化為蝴蝶。
 
 
「穆亞,對不起,又讓你擔心我了……」你輕聲低語,接著注意到詩句最末有一行板書,你不會認錯,那是他的筆跡。
 
 
──洛特,即使我走了,也請你記得:我永遠愛你。
 
 
你感覺眼眶有些濕潤。「我也是,穆亞……」
蝴蝶在月下舞著,承載著不滅的戀情,前往輪迴之道。天長地久有時盡,真情摯愛無絕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