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所謂追求》(塔馮)上

在皇家騎士團的駐地內,有間位於靜闢位置的醫館,騎士們平時若是沒生病是不會往這邊串門子,而自從醫館的主人結束了長期任務歸來以後,除了一向我行我素的第七大隊大隊長洛特和必須來抓人的第一大隊大隊長穆亞之外,這附近已經沒什麼人敢來,更不要提逗留了。
至於原因,現在就在醫館的建築物裡頭……
「塔迪‧默里!你到底來幹麻的?沒事就出去,不要妨礙我工作!」素來給人沉穩感覺、騎士團駐地唯一一位醫官的馮勒重重的放下手上的藥瓶,很破壞形象的對著另一邊坐在病床上、一臉悠哉的禁衛騎士‧塔迪怒吼。
是怎樣、是怎樣?塔迪這小子不是很討厭文官嗎?那現在又泡在他這裡是怎麼回事?馮勒想著想著,琥珀色的眼睛憤怒的注視著眼前不斷干擾他工作的罪魁禍首。
但塔迪是誰?縱使沒有菲斯洛那樣如城牆般厚的臉皮,光只是這樣大吼和眼神,對他而言實在沒什麼殺傷力,而且駐地內有祭司,就算馮勒的死靈魔法再厲害,量這位已低調行事為原則的法師絕不會在這邊拿死靈魔法對付他。基於以上種種原因,塔迪於是很大方的窩在馮勒這兒,三不五時騷擾一下馮勒,順帶搞的其他騎士有病沒病都不敢往這裡跑。
但事實上,騎士們之所以不敢來,除了怕被塔迪整死,馮勒的怒火也是個原因──誰也不希望因為醫官心情不好而不幸淪為怒火波及下的犧牲品啊!
「嗯?你忙你的啊,馮勒。你那麼大力放東西,小心瓶子壞掉哦。」明顯不在意馮勒怒火的塔迪擺了擺手,順便「好心」的提醒。
面對塔迪這般態度,馮勒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被握著的藥瓶不見裂痕,馮勒倒是感覺自己腦中有什麼正在斷裂。「塔迪‧默里!你是吃錯藥還是得了洛特的真傳?耍什麼無賴?要玩請找別人,我工作忙的很!」俊秀的臉孔因怒火而扭曲,但這並不影響馮勒天生的麗質。
塔迪欣賞完了美人發怒的表情,這才悠哉的開口:「我哪裡在玩了?我還在等你的答覆呢!馮勒,我追你那麼久了,你還沒給我個答案啊!」
馮勒一聽不禁為之氣結。
這事要追溯到他們開始長期任務的時候,塔迪為了治療情傷跑來找馮勒,想想任務期間勢必有段不短的時間必須同相處,遂難得發發善心,當了一回的心理醫師,沒想到卻從此惹上的塔迪這個麻煩程度不亞於洛特的傢伙。
馮勒現在可是悔不當初,暗恨自己那時候一定是腦筋打結了才會答應要幫忙塔迪,還在任務頭幾天差點失去貞操!好加在的是後面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馮勒本身盡量避免跟塔迪獨處一室,塔迪也一直沒什麼動作,連馮勒都要以為塔迪已經忘記跟他求愛這件事,誰料到結束任務歸來後,塔迪不知道以什麼藉口繼續留在皇家騎士團,甚至天天泡在醫館,天曉得外面現在流言已經傳的滿天飛了。
「你有完沒完?我就跟你說我對男人沒興趣了,你是要我什麼答案?」馮勒極力刻制自己,才沒直接一招死靈魔法放塔迪去跟冥王聊天。
聽到這拒絕的答案,塔迪卻是一笑。「我可不這麼想哦,馮勒。那個時候要不是穆亞來找人,我看你差一點就要答應了不是?還有啊,在餐館你害我腰閃到的那次,那麼主動貼上來,不要跟我說你對我沒意思。」
塔迪笑的自信,馮勒卻是被堵的說不出話來。「你在鬼扯什麼……那只是剛好你在我旁邊所以抓你過來當出氣筒罷了。」
「真的只是剛好?」塔迪挑眉。
「不然呢?我總不可能去抓剛剛認識的斯拉戈吧?」馮勒回嘴,卻有些底氣不足。
「馮勒……」塔迪還想說些什麼,醫館的大門被人「碰」的一聲踹開,硬生打斷了未出口的話。整個騎士團裡會踹門的,不作第二人選。塔迪直接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開口:「洛特,你是沒手嗎?不要跟我說你在魔界也是這樣開門的。」
來人正是銀髮銀眸、一身痞子氣息的流氓騎士,對於塔迪的調侃他不痛不癢,左耳進右耳出,掏了掏耳朵,他直接當作沒聽見塔迪話中的火藥味。「我來看看進度啦!我說塔迪,你還要在我們騎士團當多久的米蟲?大家已經都被你搞的有病寧願去外面看也不敢來找馮勒了欸。」
塔迪哼了哼,「我又沒有不讓他們來,更何況我看你還不是常常往這跑?大隊長的工作應該沒有這麼輕鬆吧?」
洛特聳了聳肩,外頭傳來一把無奈的嗓音替他回答:「洛特又把工作丟給奎里了。」跟著進門的是面帶苦笑的穆亞。
「奎里是我的副大隊長,副大隊長的職責就是要幫忙分擔大隊長的工作啊!而且穆亞,都說這是磨練了,我哪有把工作丟給奎里啊!」洛特不服了,不管還有外人在場,湊上去一把抱住穆亞的腰,接著就是在臉頰上一吻。
臉皮薄的穆亞紅了臉,不太自在的推了推洛特的胸膛。「洛特,別這樣……」
「又不會怎樣,反正大家都知道了。」說著,洛特又是一吻。
「不是這個問題啦……」
馮勒咳了咳,「兩位,要親熱的話麻煩請迴避一下,我還有工作要做。」
塔迪翻了個大白眼,「洛特,你是跑來炫燿的嗎?是的話可以滾了。」
「嘖嘖,塔迪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我可是關心才過來看看的欸!」
「是哦,那還真是敬謝不敏啊!」
「好了啦,洛特,你就別鬧塔迪了。」穆亞無奈的勸著洛特。真是的,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表達關心的方式還是這麼彆扭。
「兩位,要吵鬧請出去外面,醫館是給病人休息的地方。」馮勒也說。
「但是馮勒你這邊現在沒有病人吧?」洛特挑了挑眉,非常故意的點出馮勒的痛處,果不期然看見醫官的臉色瞬間變的很臭。
「就算沒有病人,馮勒還是要工作啊!我們就別在這邊干擾馮勒,洛特,走了,我記得還有公文你沒看……」穆亞半拉半勸的把洛特帶離了醫館。
馮勒有些感動穆亞的體貼,但是……「穆亞啊,能不能拜託你也把塔迪帶走啊……」干擾他最嚴重的就是塔迪啊!可惜穆亞已經走遠了,自然不可能聽見,就算聽見了,洛特也會以「不要打擾情人培養感情」為由,不讓穆亞多帶走塔迪來當電燈泡。
「馮勒,你真的這麼討厭我?」塔迪凝視著馮勒的臉,忽地說道。
馮勒愣了愣,塔迪兀自說下去:「既然你不想看見我,那我就離開好了,這樣你也不會無法專心在工作上了。」語畢,他起身就朝外走去。
「塔迪……」他該不會是吃錯藥了吧?馮勒有些緊張的喚。
塔迪擺了擺手,「別擔心我啦!馮勒,你就安心做你的工作吧,我不會有事的啦!再怎麼說我好歹也是日級,現在還有神魔兩族的血統呢!」
「誰、誰擔心你啊!」馮勒沒由來的紅了臉,狼狽的將臉轉開。「你是死是活都不關我的事啦!」
「是嗎……」塔迪沒多做反應,腳步稍稍一頓,復又踏了出去,快步步出了醫館。
愣愣的看著塔迪離開,馮勒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塔迪這傢伙真的是吃錯藥了!不然怎麼可能他趕了這麼多天趕不走,現在只因為他說了一句話就乖乖主動走人?
但既然沒人再干擾他,他也樂的輕鬆。搖了搖頭,馮勒將思緒拉回被打斷的工作上,沒再多想塔迪的反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