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需要你》(夏冬)

 
 
如墨的夜色讓粉白的月光打散,千冬歲擁著軟被椅在窗邊,纖細的身姿在榻榻米上映下一抹剪影。這兒是夏碎的房間,但是房間的主人卻不在,耳邊傳來細微而均勻的呼吸聲,側頭看去,那是同樣被留在宿舍的詛咒體。
伸手替蜷縮著身子睡覺的詛咒體拉好被踢掉的涼被,轉著紫金的眼眸再度瞥向窗外,唇邊淡淡的弧度又垂了下去。夏碎又出任務去了,明明身體才剛好沒多久,那位冰與炎的殿下也是,身體和靈魂融合不過幾個月,就因為公會說有什麼緊急任務,兩個人就風風火火的跑去出任務了,也不想想自己的身體狀況和身邊的人會怎麼想。
在單獨一個人的時候,人總會想東想西,千冬歲也不例外。看著窗外的銀月,千冬歲的思緒不由得飄遠,縈繞著過去,縈繞著鬼族一役之後兩人間的轉變。
那一戰改變了他們之間的氣氛,讓千冬歲得以以照顧的名義留下,就近留在夏碎身邊;那一役卻也使夏碎的身體變的虛弱,雖然在他細心的調理和醫療班的治療下已經好上不少,但相較於戰前仍是差上許多。
明明知道自己的身體好,又總是不聽他的勸跑去出任務,還老愛拿兄長的身分壓自己……千冬歲撇了撇嘴,美麗的臉蛋忍不住皺了起來。能這樣陪在自己心愛的兄長身邊,他自然是高興的,他在宿舍管理人賽塔的默許下搬進紫館與夏碎同住,但是大戰過去,夏碎的身體康復之後不再需要他照顧,現在卻是反過來由夏碎在打理他的生活起居。
這讓千冬歲不禁困惑,到底誰才是需要被照顧的人啊?雖然夏碎關心他他很高興,但也忍不住常常想:他們,到底是誰需要誰?
他們是血脈相連的兄弟,他們有著比親情更為親密的羈絆,他們……究竟是誰需要誰?究竟是誰為了誰而存在?
千冬歲不知道確切的答案,可他清楚,他是絕對需要夏碎的。
薄唇輕啟,就著蕩漾的月色哼唱,柔和的歌聲在夜裡沁涼的空氣中迴盪。

 
我怎麽了盲目的走
迷失了過去的純真
是否因爲傷太深遠離了
愛幾分保留幾分誰能讓我再相信
再深刻還記得擁抱的餘溫
是否還能擁有那快樂。」

 
這是褚冥漾教他唱的,曲名就叫做「需要你」。
知道千冬歲在煩惱,褚冥漾遂教了他這首歌,說是因為歌詞的意境和千冬歲滿符合的。
『……跟我符合?』黑框眼鏡後的眸子疑惑的瞇起,千冬歲挑眉看著黑髮的妖師友人。『什麼意思?』
『嗯,千冬歲之前不是跟我說過你總是在想你和夏碎學長的事嗎?』褚冥漾眨著乾淨的黑眸,靦腆的笑著。『但是我覺得,不管是千冬歲還是夏碎學長,你們都是需要對方的。因為需要,所以才會在一起,不是嗎?』
『那……如果哪一天,他不需要我了呢?』千冬歲問,是在問褚冥漾,同時也是在問自己。是呵,他是需要夏碎的,但如果夏碎不需要他了呢?他該何去何從?
褚冥漾偏了偏頭,『我想不會的。夏碎學長為了你都願意行替身之術,為了你甚至不惜裝出冷淡的樣子並和你保持距離,夏碎學長都為你做了這麼多,現在千冬歲也和夏碎學長在一起了,夏碎學長怎麼可能會不需要你呢?』
千冬歲頹下肩膀,『都是夏碎哥在保護我……總覺得,是我需要夏碎哥,而不是夏碎哥需要我。小時候還住在一起、還有現在,一直一直都是夏碎哥在保護我,而我什麼也不能為他做……』
『才不是呢。』褚冥漾按住千冬歲的手,溫柔卻不失堅定的說:『夏碎學長養傷的時候,不都是千冬歲在照顧的嗎?我聽月見說,夏碎學長一開始還不怎麼肯進食的,是因為千冬歲的關係所以才肯乖乖養傷,千冬歲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愛我
來感動我 我願意跟你走
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給我
一個夢 守護到最後」
 
『我不知道……』一向自信的千冬歲難得的有了無助的感覺,他抿緊了唇瓣。『我只是覺得,夏碎哥在傷好了之後,好像就不太需要我了……』養傷期間,常常會藉著各種名義對他上下其手的夏碎在傷好了之後反而不太碰他,回到紫館也不見人影,聽小亭說是又出任務去了。『夏碎哥現在都跟著冰炎學長在出任務,很少回來,即使回來了也是一下子又離開……』
夏碎,真的需要他嗎?千冬歲不知道,可他知道,自己是需要夏碎的。
褚冥漾看著他,輕輕蹙起了眉。『千冬歲……』

 
「痛 會癒合 但誰能忘了這傷痕
將來的我們
不都依靠過勇敢 才透徹
說值得 不值得
誰不都是要繼續去選擇
如果真心能認定了
還怕什麽阻擋著永恆」
 
『千冬歲,不要這樣想嘛!聽學長說,夏碎學長會一直接任務是因為千冬歲你喔!』褚冥漾刻意讓語氣聽起來輕快點,臉上端著笑容,希望友人的擔憂能夠減去一些。
千冬歲愣了愣,『夏碎哥接任務跟我有什麼關係?』
褚冥漾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當然有關係啊,夏碎學長一直都很在意千冬歲喔,為了你夏碎學長很努力呢。』
『漾漾,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千冬歲瞇起眼睛。他很了解褚冥漾,那個單純到有些呆的友人很少會露出這種帶點心計的笑容。
『這個……夏碎學長說還不能告訴你,他說要給你一個驚喜。』褚冥漾甜甜的微笑。
『驚喜……?』千冬歲狐疑的重複。
 
 
「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愛我
 
來感動我 我願意跟你走
 
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給我
 
一個夢 守護到最後」

 
『什麼驚喜?』夏碎哥怎麼完全沒跟他提過?
看出了千冬歲的想法,褚冥漾輕笑出聲。『驚喜說了就不是驚喜了嘛!吶,千冬歲,你千萬不要跟夏碎學長說我有先提醒你喔!』
『喔、好……』

 
「把我交托在你溫暖懷中
真摯的情讓希望再復活
這一次我們彼此緊握
說好走到盡頭 絕不放手
這個夢 守護到最後」

 
這一次,不管你會再如何拒絕我,我都不會再放手了。一曲歇,千冬歲看著自己白淨的掌心,如此想著。「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要跟你一起走下去,夏碎哥……」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牽著你的手不會放開,我的歲。」溫柔而熟悉的嗓音傳入耳中,千冬歲猛然回頭,那叫他朝思暮想的紫撞入眼底。
「夏碎哥!」扔開軟被,千冬歲想也不想的撲進他懷裡。
夏碎笑笑的伸手擁住他,「小聲些,歲,別把小亭給吵醒了。」話是如此,語氣裡卻全無責怪之意,有的是滿滿的笑與寵溺。
千冬歲撇了撇嘴,「回來都不關心我,就只關心小亭……」環在夏碎腰上的手收緊。
「我哪有?」夏碎低下頭親吻著千冬歲白嫩的臉頰,「我很想歲呢,一直一直喔。」說著,他吻上了柔軟的粉色,挑逗般的廝磨舔吮。
「唔、唔……等、等等啦,夏碎哥!」紅著臉推開一回來就向他索吻的兄長,千冬歲抬眼直視著夏碎。「哥,你明明知道我會擔心,為什麼還要這樣拚命接任務?」沒了眼鏡阻擋的瞳眸,墨色中流轉著紫金。「是不是只要冰炎學長說要接,哥就一定會接?」
賭氣似的嘟起唇,看在夏碎眼裡直覺的這樣孩子氣的千冬歲可愛的緊。低頭又偷得一記香,夏碎微笑著解釋:「跟冰炎沒關係,我會接這麼多任務,是為了歲喔。」
「為了我?」雖然已經從褚冥漾那裡得知了大概的原因,但千冬歲仍是裝出訝異的樣子。「為什麼?夏碎哥,我不需要你這樣子……」
「不,需要的。」夏碎溫和的打斷他,「多累積些經驗和積分,我才能趕快考上黑袍,如此一來才能到雪野家去跟歲提親啊!」
「什麼……提親?」千冬歲先是一愣,接著羞紅了臉孔。「你在說什麼啊,夏歲哥,我是男生耶!」
「男生又如何?」夏碎輕輕抬起千冬歲的下巴,清澈的紫眸深深看進千冬歲眼底。「對我來說,歲就是歲,是我心愛的弟弟,更是我想要相守一輩子的戀人。」
「夏碎哥……」
「不好意思總是讓你擔心我,歲。」心疼的看著他眼眶下的黑眼圈,夏碎修長而偏涼手指輕輕撫著千冬歲的臉。「若是我太晚回來,你可以先睡,不用等我。」
「不要。」千冬歲鼓起腮幫子,倔強的看著夏碎。「我一定會等哥回來。」
「好好好,我現在回來了,歲先睡吧。」有些無奈的看著強勢的弟弟,夏碎褪去了身上的紫袍,轉身要走入浴室,孰料千冬歲卻拉住了他的袖子。「歲?」
「……哥,我幫你洗澡吧。」千冬歲低著頭,小聲的說。
夏碎訝異的看著寶貝弟弟,「這麼晚了,歲還是先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
「不要。」千冬歲仍是低著頭,向前抱住了夏碎。
「歲?」察覺千冬歲有些不對勁,夏碎將唇壓上他的髮,柔聲問:「怎麼了,歲?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哥……」
「嗯?」
「我需要哥,我需要你,我好怕、好怕哪一天哥突然不要我……又像以前那樣把我推的遠遠的,我好怕……」把臉埋在夏碎的胸膛,千冬歲的聲音模糊而清晰。
夏碎斂下睫羽,輕輕嘆了口氣。為了他好,所以選擇用自己的方式來守護他,沒想到卻反而傷害了最重要的人……世間上,果然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無論做出何種選擇,總是有一方必須承受和付出的。
「歲,你多想了,我怎麼可能不要你?」展臂將千冬歲纖細的身軀擁入懷中,夏碎靠在他耳邊低語:「我怎麼可能不要你?你是我用盡心思、耗費生命也要保護的人,我怎麼可能、怎麼能不要你?我的歲……」
「哥……」眨了眨眼睛,千冬歲覺得眼眶有些濕潤。
「乖,別哭。」夏碎吻了吻他濕潤的眼角,「對了,剛回來的時候聽見歲在唱歌,很難得聽見歲唱歌呢,是在唱什麼呢?」
「啊、那個是漾漾敎我的,是原世界的流行樂。」沒想到會被夏碎聽見,千冬歲有些尷尬。「歌名……就叫做《需要你》。」
「呵呵。」笑瞇了美麗的紫色眼瞳,夏碎拍了拍千冬歲的頭,「等我洗澡出來,歲唱給我聽吧。現在先去床上躺好,暖一暖身子。」
「嗯。」點了點頭,千冬歲躺回被窩,看著夏碎走進浴室裡,嬌嫩的唇悄悄彎起了幸福的弧度。
吶,夏碎哥,我很需要、很需要你,所以說好了,這一次我們要手牽手走到盡頭,絕不放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