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輪迴戀》 一、執子之手 -1

 
皓月皎潔,為時已是夜深,床榻上相擁的身影,卻有一人仍未入眠。
「穆亞……」金屬色澤的眼眸眷戀的凝視著枕邊熟睡的容顏,眸中式滿溢的溫柔和愛戀,像是要將戀人的姿容深深烙印在腦海中,冷銀瞬也不瞬。動作輕柔的挪了挪身子,懷中的人兒披散的栗色長髮自他光裸的胸膛華裸,引起了許些搔癢。他無聲的笑,笑裡是那樣的滿足。
睡夢中的臉龐帶了點酣甜,化去了平素剛毅的線條,反倒多了幾分可愛,露在被單外的裸露的肌膚在月光下,給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銀白,更添得一絲朦朧的美。他出神的看著眼前的美景,忍不住伸手捧起一簇柔順送至唇邊輕吻,「穆亞……我的穆亞……」
「唔……」許是給一連串的動作擾醒,被抱在懷裡的人兒長長的羽睫輕輕顫動,隨後掙開的眼眸視同冷銀完全對比的金燦。「……洛特?」睡眼惺忪的看像大半夜不睡覺的戀人,穆亞細聲輕喚。
「吵醒你了?」替穆亞拉好因他仰頭而滑落的棉被,洛特淺笑著問。
「嗯……」含糊的應了聲,尚未清醒而顯得迷濛的金眸眨了幾下,「洛特,你怎嚜還沒睡?已經很晚了,這樣明天會起不來……唔!」
洛特以吻封口,不讓穆亞碎碎念下去。片刻後,唇分。「我睡不著。」譙著穆亞臉上醉人的酡紅,洛特如是答。本是為了不讓穆亞唸他而找的理由,但很顯然他那體貼又容易緊張的戀人誤會了他的意思。
原先半瞇著的金眸在洛特話音落下後倏地睜大,「作惡夢了?還是身體不舒服?」他撐起身子想要察看洛特的狀況,腰部卻傳來一陣痠疼,令他不得不停下。「嗚……腰好痠……」
見狀,洛特連忙將穆亞按回懷裡,溫柔的幫他按摩。「我沒事啦,穆亞你別擔心。」細吻落在穆亞光潔的額上,洛特痞笑道:「因為睡著的穆亞實在太可愛了,要是睡著了就看不到了,啟不可惜?」
洛特的情話說的臉不紅氣不喘,臉皮薄的穆亞倒是臉紅的彷彿能滴出血來,「盡會說這些有的沒的……」
「冤枉啊,親愛的穆亞,我可是很認真的欸!」洛特眨著眼以是自己的無辜。
穆亞斜睨了他一眼,「怎麼工作就不見你這麼認真?」
「那是兩回事。」洛特很快的否認。
「你啊……」穆亞無奈的嘆了口氣,感覺許久不復的偏頭痛又開始發作了。「洛特,你怎麼老是講不聽?你好歹也是個大隊長,不要老把工作丟給奎里,他很辛苦啊……」
一聽見穆亞的碎碎唸教育,洛特的投就犯暈。「穆亞,算我拜託你,別唸了好不好?」如果穆亞唸一唸就會聽話的話,洛特就不是洛特了,他翻了個白眼,回道:「奎里那小子還有絲拉戈幫著,不用擔心啦!」
「不是這個問題好不好……」洛特把工作丟給奎里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穆亞現在也只有偶爾想到才會唸唸,基本上已經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打從多了一個斯拉戈這個幫手後,洛特扔給奎里的工作份量似乎有複數成長的趨勢,泡茶、跑腿的工作少不了,堆疊的公文更是有增無減……穆亞深深覺得,洛特根本是把自家的打雜副大隊長和能幹的前任副手當成免費的萬用勞工了。「……你最少給他們放個假吧。」不然我看他們遲早會過勞死……
「欸,這你就不懂了。」和穆亞在一起這麼久了,洛特哪裡會不曉得戀人在想什麼,只見他頗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斯拉戈那小子就算是在工作也有他的辦法偷閒,更何況還有奎里陪他,偷笑都來不及了,哪還用擔心什麼過勞不過勞的問題。」
「奎里?」穆亞狐疑的蹙起眉,「這跟奎里有什麼關係?」一個前任一個現任副手,不說先前之間有些隔閡,現在走的進了免強算是朋友,但這跟工作放鬆有什麼關聯?困惑的金眸眨呀眨的看著洛特,不像個穩重的青年,到像個好奇的孩子。
正要回答的洛特看見這表情先是一愣,心臟狠狠的漏跳了一拍。「吶,穆亞……你這可是在誘惑我?」瞇起翻湧著暗流的冷銀,洛特壓低了嗓音貼近穆亞耳畔輕囓,溫熱的吐息搔過耳後敏感的肌膚,埋進栗色的髮絲間,大手不安分的由穆亞腰際摸索著撫上同樣赤裸的大腿。
「啊……洛、洛特……」隔著一幢被單嘗試著抓住身上遊走的手,豈料手的主人卻先一步滑入他雙腿間的私密地帶,毫無遲疑的握住了脆弱的欲望。「啊嗯……洛特……」儘管已同洛特有過多回的肌膚之親,穆亞仍很不習慣被人掌握在手中的感覺,下身傳來的異樣而熟悉的觸感讓他忍不住驚呼:「住手……」
洛特像沒聽見他的話似的,非但沒停手,反而變本加厲的將修長的五指纏繞上柱身,並用掌心緩緩摩擦、捋動著。「火可是穆亞你自己點的呢,而魔族又是欲望之最……你想,我有可能停嗎?嗯,親愛的穆亞?」刻意的在他耳邊吹氣,不意外的感覺到懷中緊擁的身軀輕顫。「要是我現在停下來的話,你也會很難受的哦,穆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