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輪迴戀》 一、執子之手 -2

***


「不行,明天還有工作。洛特,停……唔!」穆亞掙扎著欲阻止,洛特匝了匝舌,騰出一手抬起穆亞的下顎吻上,牢牢的堵住他的嘴,也堵住了拒絕的話語。「唔、嗯……」舌葉靈活的舔過脣齒,滑入口腔,挑逗似的舔弄著,霸道的勾纏著穆亞的舌,與之共舞。

激烈的舌吻吻得穆亞幾乎透不過氣來,抵在洛特胸膛上的手違背了主人的意思,不由自主的虛軟,欲拒還迎。「……呼、哈……」正當穆亞幾乎要沒氣,洛特總算放開了他,分離的唇瓣牽起了曖昧的銀絲,看的穆亞因缺氧而通紅的臉孔更添艷色。

紅舌煽情的舔過薄唇,洛特揚著邪魅的笑,「你好美啊,穆亞……美得讓我有點忍不住了呢……」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兩人身周的氛圍似乎也跟著有些不同,彷彿有什麼悄悄融入了空氣中,意圖引發再次的激情。

身為奧納格的傳承者,與洛特交往也有好一段時日,穆亞當然明白故中玄虛,順了順氣,拉開仍在身上肆虐的手,他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說:「……洛特,把你的魔魅收起來!不然我要生氣了!」敢情是某人有多次的不良前科紀錄,正所謂以暴制暴,連穆亞都學會了威脅,逼的洛特不得不乖乖聽話。

「嘖。」貌似很可惜的嘖了聲,洛特又吃了穆亞一把豆腐。

「洛、特!」金色的眼瞳瞪著他。

「欸,好啦。」不太甘願的乖乖把魔魅收拾乾淨,洛特不知道第幾次怨嘆穆亞過於認真的個性,也佩服穆亞堅強的自制力。魔族對情緒的波動一向敏感,方才他可是清楚的察覺到穆亞心裡的欲望確實被撩撥起來,卻旋又被強行壓抑下去。「……穆亞,我跟工作到底誰比較重要?」調整姿勢重新環抱住穆亞的腰,洛特將臉貼在穆亞的髮上,嗅著他栗色髮絲帶著的淡淡的清氛,悶悶的問道。

聽到這問題,穆亞當真哭笑不得。「耍什麼孩子脾氣呢?兩者又不相關,怎麼能比啊。」安撫似的摸了摸洛特的頭,側過臉來,金燦的眼眸對上了冷銀。「好了,時間不早了,快睡吧,別想太多。」

洛特沒作聲,點了點頭充作答應。看著穆亞闔眼睡去後,凝視著他無比熟悉的容顏,那眼神複雜如許,毫無一絲睡意。伴隨著每次呼吸時胸膛的起伏,腦中的思緒就越發糾結,引的兩道劍眉越發皺起,薄唇勾起了弧度,是苦澀,是哀愁。

魔族本是無情,再美再豔的人他都見過,卻獨獨將心遺落在他身上,遺落在這個名為穆亞‧傑洛爾的男人身上。身為魔族,性別從不是他所在意,可他必須顧慮的事依然太多太多,叫他如何能不多想?如何能不感到哀愁?

威名天下的戰地殺神,如今位了一個人類││或許該說是一個擁有與魔族相剋力量的半神族,而煩惱焦躁,倘若傳回魔界,定會嚇傻一干魔吧?說不准連那高高在上的魔王也會因此而失態跌下王座?洛特有些自嘲的想,冷銀的曈仁畏光似的瞇起。遇到穆亞後,很多事都變得與以前不同了。但那又如何?早在來到人界時,他便同魔界劃清了界線,眼下他關心的,就只有穆亞而已。

穆亞,傑洛爾,這名字宛若心魔一般如影隨形,無時無刻不侵佔了他的思緒,可他甘之如飴。

在穆亞的眼皮上輕輕一吻,洛特用著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音量低語:「以我之名為誓,此生一愛只予你,至死不渝,終不悔。」

 

 

戶外驕陽明媚,春風和煦,天氣宜人,鳥語花香,怎麼看都是個外出散心的好日子,可騎士團的大隊長們何等忙碌,一個個都認份的待在辦公室裡處理公務││想當然耳,號稱懶字第一人的第七大隊長除外,在他辦公室內勞碌的是苦命的副大隊長和被抓來跑腿的黑暗獨角獸,以及賴在騎士團內的居留戶斯拉戈,大隊長本人則又不知道是跑哪逍遙去了。

第七大隊的大隊長不在工作崗位上大夥早已見怪不怪,只會為可憐的少年奎里偷偷哀嘆,自然就沒什麼人會在意。本來咱們風流倜儻、工作起來依舊認真的第四大隊長菲斯洛‧賽馮也是如此,上一秒他還想著快些把工作完成好出去透透氣,省得悶死在小小的辦公室裡,下一秒他的美好幻夢就被狠狠的給破碎了。

看看窗外絢爛旖旎的春景,在瞧瞧自個兒辦公桌上的公文,菲斯洛忍不住想要翻桌,卻又礙於某些原因不得不隱忍下來。好不容易處理完了大半的公文,孰料卻又給送來了另一疊足足有半顆頭高的文件,貌似還不是他隊上的……

今天氣溫適中,既不冷也不熱……那為什麼他辦公室裡還非自願的開著一台冷死人不償命的冷氣機啊?又不是瘋了!

「洛特‧西斯法,你是吃飽撐著太閒沒事幹嗎?看你要做什麼都好,拜託你別來打擾我工作!」瞪著不請自來的冷氣機源頭,菲斯洛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間幾出來的。他被關在辦公室裡批閱公文,而不能出去找美麗的小姐們聊天已經夠可憐了,幹麻還得受洛特的荼毒?人都是有脾氣的,忍耐也都是有限度的,何況他又不是中年微笑、疑似臉上掛著人皮面具的好好先生斐恩‧維德!

熟可忍孰不可忍,菲斯洛也沒打算忍,只差沒暴跳破壞他普羅民斯城少女的夢中情人的形象了。「還有,這是怎麼回事?!」指著桌面上多出來的公文,菲斯洛的嗓音有些顫抖。「你壓榨你的副大隊長、前任副手和坐騎不夠,現在連我都不放過是吧?你這人還有沒有同僚愛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