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輪迴戀》 一、執子之手 -6

 
 
穆亞領隊歸來,遠遠的便瞧見那抹熟悉的銀在駐地門口。「洛特?」金燦的瞳仁寫滿了訝異,旋即策動哥里亞向前。
與之相比,一旁今早才吃足洛特苦頭的圖姆可就沒法同穆亞那般自然,只見他一臉老鼠見到貓的表情,騎在狼背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生生僵在大門前。知曉內情的第一大隊員們齊齊向他投以同情的眼神,然後一個個跟圖姆拉開距離,以策安全。這實在不能怪他們無情無義,而是對上洛特,他們也愛莫能助啊!幸好他們的大隊長穆亞體貼,一句「大家辛苦了,各自解散回去休息」適時解救了圖姆脫離窘境,而穆亞自己則跳下哥里亞,朝洛特走去。
「有事在辦公室等我就行了,怎麼跑來門口了?」他以為洛特還在跟他賭氣呢,怎麼這會兒就跑到門口來等他了?
洛特看著穆亞走近,沒像往常站沒站樣,一反常態的挺直著腰桿,臉上的表情甚是正經。如此迥異,哪怕穆亞再怎麼遲鈍也看的出來,「洛特?」洛特該不會是吃錯藥了吧?還是又像上回那樣被什麼事情困擾著呢?穆亞忍不住擔心了起來。
不是沒看出穆亞明白寫在臉上的擔憂,洛特卻沒多加解釋他的反常,因為此時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第一大隊全體聽令!由圖姆帶隊,到校場去,一個都不、准、跑。」趕跑的就給老子皮繃緊一點!礙於穆亞在場,洛特沒讓最後一句話脫口,但在場的眾騎士們敢肯定,他們絕對在洛某人的眼神中看見了這句話!
這擺明了就是欺善怕惡嘛!(穆亞:原來我也可以算是惡嗎?囧)
可洛特大人的淫威何等深固人心?眾人是敢怒不敢言,縱使巡邏一天回來有多麼想直接回房間和一床棉被相親相愛,也只能將坐騎遣返,垂著腦袋,拖著腳步乖乖跟著自家副大隊長前往校場。
「洛特,這是在做什麼啊?」看了看自己麾下的第一大隊,穆亞困惑的看著洛特。
「呵,先別問,一會就知道了。」撫了撫戀人栗色的長髮,洛特拉著穆亞尾隨著第一大隊來到寬廣的校場。校場上聚集了大群人,雖未按各大隊編號列隊排好,但放眼看看,差不多是整個皇家騎士團的騎士都到齊了,穆亞甚至還看見騎士團高層的諸位大隊長和團長卡洛姆,以及無事鮮少踏出醫館的醫官馮勒等人站在校場另一端的台子上向這邊張望。
這般大的陣仗看得穆亞不明所以,內心深處似是隱隱有種事情要發生的預感,傳音詢問了前頭拉著自己的那人,可洛特只管兀自拉著他走上司令台,既沒回頭也沒給半點解釋。
至司令台中央止步,洛特轉身面對穆亞,正當穆亞以為洛特要同他說些什麼,熟料他卻忽地屈膝,單膝下跪。這等變故讓穆亞瞪大了眼睛,對戀人的舉動有感到不知所措。「洛、洛特,你在做什麼啊?快點起來……」
「穆亞。」洛特握住穆亞要將他拉起的手,仰起臉專注的凝視著他,冷銀裡倒映著滿滿的都是他的身影。「穆亞,你願意嫁給我嗎?」此語一出,不說身為當事人的穆亞愣著了,底下被各大隊長集合起來一同看熱鬧的騎士們紛紛靜了下來,無不屏息留意著台上的動靜。
「洛特……你、你在說什麼啊?我們都是男人,什麼嫁不嫁的……」回過神,穆亞溫亞的臉龐染上了比夕陽更醉人的薄紅,「都已經在一起這麼久了,現在還提這個做什麼……」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要實行最後步驟。」勾起一彎淺笑,薄唇印上穆亞白皙的手背,輕吻。「放心吧,穆亞,我會讓你幸福的。」
「不是這個問題啦……」
見穆亞遲疑,洛特貓一般的瞇起眼睛,傳音:「吶,穆亞,我可是想名正言順的喊你老婆很久了,我不介意用點方法讓你答應哦!」擺明了就是威脅,穆亞聽真有些哭笑不得。「穆亞,你的答案呢?」洛特笑瞇瞇的看著他。
環顧台下,穆亞大概也猜到了箇中原因。「你啊,真不是普通的愛吃醋!明明都是個大人了,還跟個孩子一樣。」同樣傳音回道,穆亞抑不住唇邊的笑意。
「你說呢?」
「真是的……」苦笑著搖了搖頭,倒也覺得洛特意外的可愛。回握住洛特手,穆亞輕輕頷首,啟唇吐出了那三個字:「我願意。」穆亞話音方落,台下便響起一片如雷震耳的歡呼聲。
洛特彈起身,飛快的將穆亞擁入懷中,托起他的下顎,在無數雙眼睛注視下,唇葉交疊。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離不棄,永世不渝……」
 
 
一端正鬧著,另一端的菲斯洛笑得可燦爛了,瞧他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見著菲斯洛的表情,狄耀皺了皺眉,下評論:「白痴。」
對於狄耀的批評,整到洛特的菲斯洛心情正好,也不想去領教一下毒舌教主的惡言洗禮,索性裝做沒聽見,擺明了死豬不怕開水燙──就某些方面來說,這兩個名字裡都有個「洛」字的傢伙其實還滿像的。
「真不愧是菲斯洛,居然想得出來。」斐恩微笑的角度不變,但口中吐出的話語無疑是給正暗爽的菲斯洛澆了盆冷水:「不過要小心被報復喔!」
斐恩的話讓菲斯洛的笑容一凝,滿面的春風垮了下來。「斐恩,你別亂嚇唬我啊!」
「嗯,怎麼會?我只是提醒你而已。」好好先生笑依然笑的人畜無害。
沒理會旁邊正在鬧的兩位大隊長,團長卡洛姆摸了摸下巴,不無感動的說:「總算有個人能幫我管管這小子了。」他終於不用再替那惹禍精擦屁股了啊!
「可是……兩個男人可以結婚嗎?」莎卡小聲的問。
蒂莉琪拍拍好姐妹的肩,「放心啦,就算不行,洛特也會想辦法讓它行的。」如此見證了所謂「只要有愛,沒有什麼事辦不到」,何況威倫帝國的法律裡並無明文規定只有異性才能通婚。
「啊啊,洛特這根本是誤人子弟!糟蹋的穆亞啊!咱們皇家騎士的名譽都給洛特毀──」葛瑞安抱著腦袋亂叫一氣。(洛特:難道你來就不會?(挑眉)(葛瑞安:我才沒有那種癖好──)
「葛瑞安,穆亞他們高興就好了啦!你別再兜圈子了,小心從台子上摔下去啊……」諾奈提無奈的安撫著表裡不一、又有天然呆傾向的兒時玩伴。
「話說葛瑞安自己也沒資格說別人吧?」馮勒瞄了瞄葛瑞安,如是說。在他看來,騎士團的名譽之所以會差,可不完全是洛特一個人造成的,某兩位一個臉皮厚一個不用大腦行事的仁兄也推卸不了責任。「嗯……反正都已經這麼差了,再多一項也無所謂吧?」只是身為現任團長的老師需要傷腦筋了。醫官大人事不關己的下了結論,悠悠哉哉的繼去看他的戲去。
司令台上──
「哼哼哼,現在大家都聽清楚了,要是以後誰敢打穆亞的主意,我會讓他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的!」銀髮的不良騎士大剌剌的摟著栗髮的模範騎士的腰,做出了以上的恐怖宣言──然後不意外的,又給模範騎士揪著耳朵碎碎唸騎士守則。
「看樣子是妻管嚴呢。」馮勒瞇起琥珀色的眼睛,涼涼的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