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園‧夜宴》─蓮燄紗舞(索米X哥里亞) -1

 
 
 
 
正逢午時,是接上隨處可聞店家小販喲喝的聲音。天朝是整個大陸上最富強的國家,有道是強國器量大,不僅國風開放,與塞外邊疆各族亦多平和,因此在往來的人潮中,不乏服飾及面容迥異的外族人。
哥里亞背著手走在街上,午間灼熱的焚風挾帶著細碎的砂石席捲,毫不留情的吹颳著,直叫人臉上生疼,引得哥里亞兩道似雪的白眉不住蹙起。想他在遙在塞外、位居大陸之北的故鄉,即使不是動人的寒原大漠,也是蔭涼無比的曠野,眼下身處的高溫叫他相當吃不消,汗濕的衣裳緊貼著黏膩的肌膚,叫他莫名的感到煩躁。
又是一陣風沙迎面襲來,蓋在頭頂用來阻擋飛舞的砂石的方巾給強風吹落,露出底下刀削四的剛毅面容,同時也讓他吃了一嘴的沙塵。吐乾淨口中異物,心情躁悶的哥里亞忍不住低聲咒罵了幾句,迥於天朝的容貌和外族的方言旋即引來了路人的側目──當中不乏年輕姑娘此起彼落的驚呼和讚嘆。
對於旁人的反應,哥里亞沒太大的興趣,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他是來辦事的,可不是來遊玩尋樂的,南方的天候酷熱如此,若真有心尋歡也給弄的興致全無,他只想盡快回去那之於天朝人而言太過寒冷的北方,於他,與其再這烤爐似的熱天裡找苦吃,還不如回蔭涼的北方繼續他的快活?
沒理會姑娘們不斷投來的愛慕眼光,彎身拾起落在地上的素白方巾,拍去上頭的沙塵,正要披上以便趕路,卻讓突然自一旁窄巷中竄出的纖細人影給撞了個滿懷。哥里亞擰起眉頭,薄唇微啟,張口欲言,低頭的那剎那,不期然撞上了一雙紅豔的瞳仁,襯著來人如墨的青絲,猶如黑夜中盛開雪蓮,叫他不禁為之失神。
紅色眼睛的主人是一名清秀的少年,精緻的瓜子臉蛋上嵌著端正深邃的挺立五官,不難想成將來的俊美模樣。哥里亞正愣著,仰著頭與他對視的少年已先一步開口:「對、對不住,先生,您沒事吧?」瞬了瞬猶如上等玫瑰石的大眼睛,少年問著,有些軟嫩的嗓音未脫稚氣,配合上那愧疚的神情,若不是那以及胸口的身長和打扮,哥里亞險些要誤以為眼前的人兒是個未及舞勺之年的男孩兒而非已十五、六歲的少年。
「先生?」見哥里亞不說話,少年以為是自己的失禮的舉止惹得他不悅,輕輕脫出哥里亞抓在他臂膀上的大手,少年退了幾步,向著尤在兀自發楞的哥里亞欠身,語帶歉意的說:「非常抱歉,先生。索米不是有意冒犯,實是事出有因,一時不察才會……」
「無妨的。」尚未回神便聽見少年二度致歉,哥里亞忙搖了搖手,伸手扶起少年,不讓他再彎身同他行禮,用著連自己都感到訝異的溫和語氣打斷他的話:「你剛剛說,你叫索米是嗎?」
「是的,先生。」沒法低頭道歉,少年索性站直了身子,仰起纖細的脖子,眨巴著乾淨的眼眸看著哥里亞,「索米是簡稱,全名是索米格納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