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園‧夜宴》─蓮燄紗舞(索米X哥里亞) -3

 ***

 

 
「曇香樓……」那不正是他要去的地方嗎?哥里亞目送著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中,薄唇牽起了若有深意的微笑。「看樣子,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索米……」抖了抖跟少年談話時一直捏在手裡的巾布,按著少年的話將之披上,結結實實的掩住那令女子傾倒的俊美臉孔。甫完成這些動作,便見兩名男子神色匆促的跑出巷道。
這回哥里亞學聰明了,只見他稍一屈膝,足尖一踏,在兩人撞上他之前適時移向一旁,靈巧的避過了撞擊,免去了重蹈覆轍的下場。而跑在前頭、身形較為高大壯碩男子顯然也注意到了哥里亞,生生止住了腳步,但此舉卻讓跟在他身後的夥伴煞車不急,硬是撞上了他寬厚的背部才停下。
「痛、痛死了!諾奈提,你幹麻突然停下來啊?」個兒較小的男子捂著鼻子,模糊不清的報怨。
「對、對不起,你沒事吧,葛瑞安?」喚作諾奈提的男子聽見抱怨,慌張的轉過身查看同伴的狀況,一手指了指站在一旁、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的哥里亞,「這位先生站在巷口,若是不停下來便要撞上了啊!」
「喔?」葛瑞安揉了揉撞疼的鼻子,放下手順著諾奈提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瞧見矇住大半臉容的哥里亞,細看那露在外邊的眉目間的神韻和不自覺散發出來的氣質,憑著多年豐富的閲人經驗,葛瑞安一秒斷定此人必定不俗,不由得認真的打量起他來。葛瑞安在打量哥里亞,相對的,哥里亞也在打量他們。
葛瑞安,紅髮灰眸,乍看之下是個靜謐沉穩、謀定而後動之人,可從方纔的對話來看……只能說,外表是會騙人的。哥里亞在心底暗暗的搖了搖頭,目光轉向諾奈提。圓腰大膀、虎背熊腰,怎麼看都該是個狠腳色……但那張方形臉上的表情憨厚的實在叫人沒法跟「凶惡」一詞做聯想。「……是怎樣?現在天朝盡是些表裡不一的人嗎?」皺起眉頭,他喃喃的低語著,這段話自然是含在唇間沒給出口。
可以的話,他不太想引來無謂的麻煩,雖然解決眼前這兩個人對他來說不算太難,就是費事了些,他還想快些把手上的事情辦好好去找索米──那名叫他無法忘懷少年、那雙令他迷醉的紅色眼瞳,才沒時間在這陪他們耗。
──哥里亞沒注意到的是,打從遇上了索米,他便將要回北方的事給望得一乾二淨了。
打定主意,哥里亞收回視線,足尖一旋便欲離開,葛瑞安卻開口,阻住了他的動作。「喂,你,你不是天朝人吧?說,你來咱們中原幹麻?」吐出的話語毫不客氣,可以說是帶上了挑釁,哥里亞回首看去,臉上的表情立刻從不悅轉成了唇角抽搐的怪異笑容。葛瑞安或許是想試著做出同語氣相襯表情,但不太成功,看在哥里亞眼裡,當真有種說不出的滑稽。除此之外,哥里亞也飛快的意識到了葛瑞安的用意。
這態度……可是在試探他?他挑高了一邊的眉,雙唇依舊緊閉,沒為葛瑞安的提問回答隻字半句。沉默是金,即使是他這個被天朝子民暗諷為蠻族的塞外人也曉得這層道理,因此他選擇靜觀其變──先看看對手如何出牌,再來安排自己的下一步棋,如此,才是最安全的作法。這無論到哪都適用,更遑論他此刻身在異地,小心為上策──即使在他看來,這兩個人類無法對他構成什麼威脅也一樣。
「喂,你!」見哥里亞不答,葛瑞安豎起火紅的俊眉,貌似有些惱怒的瞪著他,「我可是在問你話,問話要答的呀你懂不?莫道是啞了還是聾了不成?亦或是外族人都這般無禮?」
「葛瑞安!」約莫是看不下去葛瑞安有如逼供般的問法,諾奈提出聲制止。「葛瑞安,平日在樓裡也不見你這般說話,今個是怎麼回事?這一點都不像你啊!」大個兒緊張的看向一直沉默不作聲的哥里亞,忙不迭的拱手賠罪:「不好意思,這位先生,他不是有意冒犯您的,還請您別同他一般見識……噢,好痛!葛瑞安你幹麻打我?」
「啊啊,諾奈提你這個老實過了頭的大笨蛋──」葛瑞安爆跳著賞了諾奈提一記暴栗,「你這樣我是要怎麼套話?你說啊,你倒是給我說啊!啊?」不顧眼下是不是在大街上,又有那麼多人來來去去,於是現場所有人都看見了這令人發笑的一幕──小個子的紅髮男子墊著腳揪著比他高大的男子的耳朵暴怒的大吼,而那個高大的男子被吼得皺了一張臉,躬著背,沒敢劇烈反抗,似是怕他掙扎時的力道一個沒控制好,會誤傷了對方。
「我、我哪知道你要套話……」捂著生疼的耳朵,諾奈提晃了晃給葛瑞安吼到昏脹的腦袋,話說的好不委屈。「而且葛瑞安,你剛才的表情跟你的語氣完全搭不上啊……」
葛瑞安惱羞成怒,一張臉脹的通紅。「諾奈提你這個超級大笨蛋──」
「兩位,」被晾在一旁的哥里亞不耐煩的開口,「你們若有事就直說,我趕時間。」有免錢的戲可以看,他是不介意,但眼下有更要緊的事要辦,他沒那閒情逸致在這兒浪費時間。
「嘖。」葛瑞安撇了撇嘴,放棄繼續跟諾奈提鬧笑話的白痴行為,一改先前的態度,低下頭,措詞委婉的開口:「看先生氣質不凡,且就您身上的打扮和行徑的方向,想必是要到咱們曇香樓的貴客吧?方才的無禮是為了確認您的身分,還望您諒解。」一邊說著,他一邊隱諱的比了比哥里亞繫在腰間的狼牙墜飾。
哥里亞揚了揚眉,「你們是曇香樓的人?」
「是的。」葛瑞安點了點頭,「與您有約的兩位客人正在等您過去,您到的時候只消說您要去醉楓閣,就會有人爲您帶路了。」
頷首,哥里亞稍稍挪了挪手臂,藉著寬大的水袖,巧妙的遮掩住了用來作為信物的流蘇。「見兩位形色匆忙,若非前來催促,是為了什麼事嗎?」不動聲色的探問,腦海中浮現的是索米忍俊不住的笑容。方巾下的薄唇悄悄勾起。
被這一提點,諾奈提適時插入了話:「敢問先生在來時的路上,可見過一名黑髮及腰、紅色眼睛、頭上繫著絳紅寬面緞帶的少年?」
「……沒有。」假裝回想了一會,哥里亞搖搖頭,並擺出疑惑的神情。「兩位爲何這樣問?是否出了什麼事?」
傻愣愣的大個兒搔了搔腦袋,有些尷尬的回覆:「那少年是咱們樓裡的舞姬,今早不知為什麼突然鬧脾氣,就這麼給跑出來了……痛!葛瑞安你又打我!」
葛瑞安收回行兇的手,瞪了什麼話都藏不住的諾奈提一眼,轉頭賠上笑臉:「先生您快些過去吧,,兩位客人已經在等您了。請恕我們有事在身,先走了!」在哥里亞「嗯」了一聲表示有聽見後,葛瑞安便抓著諾奈提的手臂鑽入人群中,往先前索米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哥里亞站在原地望著那方向,腦海中轉著不知是什麼樣的思緒,好半晌才收回視線,踏著步子朝曇香樓而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