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等待(沈耀威)

夕暮的天空被殘陽染上了血色,由深到淺,由淺到深,渲染了整片穹幕。
今天咖啡店提早打烊,鐵捲門被拉了下來,隔絕的裡面與外面的空間,劃分成了兩個世界。
青年坐在地板上,背靠著冰冷的牆面,那樣低的溫度透過衣料滲入皮膚,一如他心底的寒,無論氣溫再高,都趨不散那縈繞不去的寒霧。那是,一個對他相當重要的人所給予的……記號。
抬眼看著被他放出籠子外、此時毫無拘束的展翅翩飛的蝴蝶,黑曜石般的雙眸安靜的睜著,猶如一池死水,若沒有刻意去攪動或是投入異物,便是波瀾不興,青年眼中的池水,即使是異物也無法使之泛起漣漪,而唯一能夠擾動它的人,此刻卻不在他身邊。
蝴蝶美麗的藍色翅膀,恍若那人幻美的銀藍色眼瞳。青年彎了彎略顯蒼白的唇葉,眼裡卻沒有笑意。
 
──藍色的蝴蝶和紅色的蜘蛛,這是蜘蛛與蝴蝶的糾纏。
 
記憶中的那個男人這樣說著,那雙只有在看著自己時才會有溫度的藍眸暈染著溫柔。青年確信自己沒有看錯,因為二十幾年來,那個人始終陪在自己身邊,始終用著那樣的眼神看著自己,二十幾年來,他不曾錯認。
那個男人,亦師亦友,是他的長輩,更像他的兄弟,甚至是朋友,溫柔的牽著他的手,引領著他前行。
但是這樣的男人,卻將利刃送入了他的胸口,偏離了心臟的位置。
 
──痛……很痛、很痛……是身體在痛,也是心在痛。
 
男人沒有殺了他,只是幾乎要了他的命。
青年垂下眼簾,環著膝蓋的手摸上了原本只到肩膀、現在卻幾乎及腰的黑色長髮。
他知道,這個世界在男人眼裡是多麼醜陋;他知道,男人有多麼厭惡這個充滿怪物的世界;他知道,男人恨不得整個世界的人都死去,只剩下他和他……他也知道,男人為了他,辛苦的忍受著這一切。
所以,男人沒有殺了他。
 
──只要他沒有死,那麼,蜘蛛與蝴蝶就會繼續糾纏下去……
 
近乎自虐的不斷回憶著那天的狀況,不斷的倒帶,不斷的重複播放,不斷的回想,想著男人當時的表情,想著男人當時的眼神,想著那叫他幾乎窒息的悲傷。
在男人幻藍的瞳仁中,他還看見了,絕望的愛。
 
──他是他為一愛的人,但是他卻親手打碎了這份愛,是他……
 
是他,將他推入了絕望的谷底;是他,讓他總是犀利的藍眸染上了悲傷的色彩;是他,是他的心慈意軟,將他們的愛,狠狠破碎……
所以在男人離開後,他收起了所有憐憫,他不再是他,不再是從前的他。
 
──那樣絕望的愛,絕望的讓人心碎……
 
聽著外頭傳來的聲響,青年將臉埋入掌心,透明而溫熱的液體載著苦澀在著絕望載著心碎,滿溢出手掌,沾濕了青年的臉頰和深色的衣袖。
 
──我在等你,你什麼時候會回來,會再出現在我眼前……裕新?
 
即使明白在這樣的戒備下,男人已無可能在接近他,但青年還是等著,等待著他出現的那一日。
顫抖著手緊抓著的,是男人寄來的信,信上的字句絕望,絕望的一如他倆的愛。
 
──我等著你,這樣絕望的愛,由我們共同來完成……我等你回來,裕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