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華園‧夜宴》─蓮燄紗舞(索米X哥里亞) -4

***
 
 
香榭大街,是天朝最具規模性的花街,所謂產業的群聚效應,大大小小的青樓匯聚於此,往來的人潮一點也不比正常的商店街要少。而曇香樓,正是坐落於這條街上、舉國最大的青樓,其收費高價不說,往來的對象更只限定於達官貴人,能出入此樓者非富即貴,甚至有人以此作為衡量身家的標準,便可窺見其規模。
看著身旁來來去去的風塵女子,哥里亞不自覺的蹙眉,腳下的速度又加快了許多。他一向不喜那些女子身上的胭脂酒水混雜在一塊兒的味道,甜膩的過分而嗆鼻,直叫他反胃得想吐。哥里亞一直不太明白,怎麼中原的女人都愛抹些香啊粉啊的,不僅麻煩,聞著也頂不痛快,做什麼害人害己啊?哪像他們族裡的女孩兒,各個脂粉不施,自然就是美,自個兒省事,看著也清爽。(哥里亞啊,其實這是文化差異造成的……)
穿過大片的人山人海,哥里亞總算來到了目的地──曇香樓。其實這樣氣派的樓隔並不難找,唯一的難處是怎樣穿過聚集在大門口的重重人牆。粗略估計了一下那人數,哥里亞不禁覺得天朝人真的都是一群吃飽太閒撐著沒事幹又愛湊熱鬧的傢伙,沒市堵在人家大門口妨礙交通幹麻啊?他還有正經事要辦啊!不耐煩去當沙丁魚,哥里亞足尖一踏,乾脆運起輕功越過這一堵人牆,身上屬於天朝的寬袖服飾隨著動作在空中翻飛,遠看猶如一隻羽色灰白交雜的鵬鳥,趁著他塞外族人才有的英氣,顯得高傲而美麗,穩穩的落在大門前圍觀人群所留下的空地上,身姿矯健而俐落,不意外引來陣陣驚呼。
「這位客人……」一把溫雅的嗓音傳入耳中,哥里亞站直了身子直視嗓音的主人,造成如此騷動的事主──曇香樓中遠近馳名的歌姬。若非有表演,歌姬一向鮮少出現在人群面前,而如今卻出現在曇香樓的大門前,不難理解會有如此場面。
色素偏淡的眼眸打量著歌姬,哥里亞淡淡的開口:「帶我到醉楓閣。」左手不經意的一撥腰間的流蘇,引起對方注意,並解下覆在頭上的方巾,露出了塞外人較為深邃的五官,一頭深白近淺灰的及胸長髮在腦後束起成高馬尾。
確定了哥里亞的身分,有著栗色長髮的歌姬欠了欠身,「這邊請,客人。」
跟在歌姬身後,一路上哥里亞不住打量著樓內的擺設,奢華而不失優雅,精緻而低調,足以見得樓主的品味。穿過了接待用的大廳和普通娼妓居住的怡紅館,來到位於深處、環境較清幽的醉楓閣,與前頭的怡紅館相比,醉楓閣的佔地甚至不及其三分之一,而整座青樓又有約五分之一的空間做為花園,相形之下,醉楓閣的整體建築便顯得小了許多。
歌姬領著他進入醉楓閣,來到二樓專門用來招待貴賓的廂房,扣響門扉,向著包廂內的人說:「打擾了,客人,另位外一位客人已經到了。」
「進來吧。」裡頭傳來了一把低沉而穩重的嗓音,歌姬應聲推門而入,哥里亞尾隨其後,甫進門便看見兩名坐在圓桌邊飲酒的男子,一個是黑髮如瀑、面容巧妙的融合了剛毅與邪異,深藍色的眼眸幽靜無波,眉心上方卻豎立著一隻翡翠色澤的獨目,給人神秘莫測的感覺,另一個則是冷銀長髮、冷銀雙眸,渾身透著寒氣,猶如萬年不化的玄冰。反差如此大的兩人居然會聚在一塊飲酒,哥里亞並不訝異,因為,與他有約的即是他們。
「聖上、元帥。」歌姬帶上了門,單膝一屈,就要下跪行禮,卻讓黑髮的男子一個揮手打住。
「免禮,辛苦你了。」黑髮男子淡淡微笑,如汪洋般難測的眼眸卻朝坐在一旁的銀髮男子投去一瞥。後者顯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但並沒多加理會,菱似的薄唇掀動,勾起了極淺極淺的弧。
「穆亞。」銀髮的男子喚著,猶如玄冰消融,金屬色澤的眸子滲入了許些溫度,看著歌姬因他這一聲而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眼角更透出了一絲柔軟。「先去休息吧,我晚些再過去找你。」
歌姬眨了幾下金燦的雙眸,看了看銀髮男子,又看了看黑髮的另一位。
「快下去吧,等會兒沒我們的吩咐,別讓任何人進來。」深藍微微虛起,黑髮男子有些好笑的說。
「是的,那麼我先告退了。」再次欠身,歌姬覷了銀髮男子一眼,便轉身退出了廂房。
包廂內只餘他們三人,黑髮男子為自己又斟了一杯酒,唇畔的笑意未變,「過來坐下吧,站著說話也怪累人的,塞北狼族的族長──哥里亞。」語畢,他轉眼看向銀髮男子,平淡的嗓音裡添上了些許無奈:「洛特,你也好收斂一下表情,人都走了你還看什麼看?」十足像個花痴樣子!不想引起無謂的爭端,最後這句他並沒有說出來,但凡見著了銀髮男子此刻的表情且不會因一時失言而有性命之憂,估計十個會有十個舉雙手認同。
「哼。」銀髮男子歛了那份柔情,冷冷的丟出的一個鼻音,低頭兀自啜著杯中的美酒。
哥里亞看在眼裡,也沒多說什麼,在桌邊剩餘的空位上落座。「聖上和洛特元帥真是好興致,怎麼就挑在這種地方會面?」平平一句問,有點腦子的都聽的出來他是在抱怨。
那位黑髮藍眸的男子──對外名為卡洛姆‧菲格,實際身份是邪眼先知的當今聖上,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不緊不慢的回應:「在皇宮裡悶久了,出來透透氣……再說,洛特近日忙於軍務,好不容易抽了個空檔,說什麼也要過來這裡看看心上人,遂依了他的意思來這兒。」
「臭老頭,你話可真多。」銀髮銀眼的元帥,洛特‧西斯法翻了個白眼,仰頭將酒液一飲而盡。
「這樣品酒真是浪費……」邪眼先知對洛特的舉動下了評註。
「囉唆。」洛特回了他一句。
看著眼前這對君臣沒個君臣的樣子,哥里亞早就習慣了,直接當作沒看見。「下回還請選個正常點的地方,我受不了你們中原女人身上嗆死人的味道。」撓了撓微蜷的髮,他吊高了色素偏淡的眸子,「是說聖上今個怎麼沒用卡洛姆的模樣呢?」
邪眼先知淡淡一笑,「卡洛姆可是這個國家真正的君主,若是用那模樣跑來這兒,總不太好。」
……那洛特元帥連臉都沒遮,這樣難道就不會有事?哥里亞挑了挑眉,卻沒說什麼,接過邪眼先知遞來的酒杯,也給自己斟酒,看著透明的紅色酒液在雪白的玉杯裡蕩漾,他不自覺的又想起了那雙紅色的眼瞳。
三人各轉著思緒,誰也沒有開口,一時間,室內陷入了一片沉默。
「喂,回神了。」一把嗓音率先打破了沉默,其餘兩人定眼便對上了一對冷銀的眸子。「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還要去找穆亞,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洛特曲著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扣著桌面,一手托著腮,全沒半點元帥該有的樣子。
見色忘義的傢伙。邪眼先知暗暗搖搖頭,看向哥里亞,直接切入主題:「我天朝境內才剛太平,塞北地區卻又傳來動亂的消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