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華園‧夜宴》─蓮燄紗舞(索米X哥里亞) -5

 
 
哥里亞不是笨蛋,話都說到這份上,他不會不明白。「咱們狼族居住的曠野來了個討厭的鄰居,不斷侵擾我族居地,甚至傷及我族子族女,食物的來源被斷,我已經盡力壓製了,但是效果有限。」塞北狼族,簡單來說就是能化成人形的高階魔獸,相較於以人類為主的天朝,塞外各族自然是盡量避免生事,但眼下哥里亞也是無奈,雖然還不到秋末冬初的狩獵季,曠野的生物卻讓這位新來的惡鄰給掠奪得幾乎殆盡,哪還輪得到他們狼族?飢寒起盜心,食物不足,會引起動亂自是不難理解。這也是為什麼哥里亞此刻會在這裡的原因,可以的話,雙方都不希望戰爭,既勞民又傷財。
邪眼先知聞言看向一旁的洛特,後者會意過來,匝了匝嘴,千百個不願意的開口:「你們那個惡鄰,是什麼樣的大傢伙?」他才剛爭戰回來,實在是不怎麼想再出兵,但誰讓他是天朝元帥,不想也得去,大不了就是速戰速決,解決了立刻打到回府。
哥里亞來之前顯然也先做過功課,只見他不帶半分遲疑的答道:「一條雙頭龍莽,兩顆頭一放毒一使冰,以毒霧和冰錐為主要攻擊模式,兩顆頭會輪流警戒,戒心相當重。」
「唔,冰毒雙屬性……」洛特摸了摸下巴,冷銀的眸子瞇起,「出沒地點?」
「曠野的南山。」
「嘖嘖嘖,南山吶,那可不好應付……」狼族所居住的曠野,實際上是個四面環山的盆地,西山平緩易走,而南山崎嶇難行。這龍莽倒也聰明,憑藉著地利之便和自身實力,想必哥里亞他們沒少吃過苦頭。不過,這可難不倒我們名震八方的洛特元帥。「要出兵幫忙是可以,但得讓我的士兵休息一陣。」洛特歪著腦袋,斜著眼睛看著邪眼先知,就等他下最後命令。
「半個月後,洛特你領兵去幫忙平亂,在此之前,我們會負責運送糧食過去。」邪眼先知如是說,深藍色的眸子看向哥里亞,好似在徵求他的同意。
皇帝老子都開金口了,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哥里亞點了點頭,算是明白。
協議達成,就沒必要繼續窩在這兒,個人該幹什麼的幹什麼去。洛特第一個起身出了廂房,路上遇見過來查看情況的歌姬穆亞,非常順手的把人一撈,打橫抱起就往穆亞房間去了;貴為一國之君,日理萬機,邪眼先知同哥里亞點了點頭也跟著離開了。哥里亞獨自坐在包廂裡,飲盡杯中酒,正要再飲上一杯時,身後傳來了一把年輕的嗓音。
「不好意思,請問是哥里亞先生嗎?」
端著杯子的手頓了頓,哥里亞回過半個身子,打量著來人。「我就是,有事嗎?」站在廂房門口的是一名米白色短髮、鵝黃色眼睛、約莫十八、九歲的少年。
「是這樣的,樓主聽說您遠自塞北來到此地,該會有段時間要留在中原,因此為您準備了房間,另外會再派人為您打理其他問題。」少年回答。
想也知道是跟樓主有交情的邪眼先知安排的,但是……要住在這裡?哥里亞的面孔有些扭曲,「樓主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
像是知道哥里亞在擔心什麼,少年眨了眨乾淨明亮的眼眸,微笑著說道:「樓主安排您住在咱們醉楓閣這兒,客人您大可放心。」見哥里亞頷首,少年接著又說:「那麼請隨我來,我這就帶您去您的房間。」
放下酒杯,哥里亞跟著少年上了三樓,停在一間裝飾風格與中原大相迥異的房間前。「這兒就是您的房間,請您先稍待一會,您的接待人很快就會到了。」替哥里亞開了房間門,少年欠了欠身,便下樓去了。
哥里亞踏進房裡,四處打量著房內的擺設,他莫名的聯想到了索米,那個和他同樣都是外族人的舞姬……
「抱歉,讓您久等了,客人。」熟悉的嗓音夾雜著喘息,哥里亞迅速的旋身,映入眼簾的正是他念著的索米?此時的他身上穿著明顯迥於中原的外族服飾,窄袖的長度只及手軸,下身穿著貼身的短褲和裝飾用的緞面下襬,上身的衣裳則是在依領處開了個深深的口子,露出了白皙的鎖骨,長度不夠的衣襬沒能藏住那纖細白嫩的腰身,而早先繫在頭上的寬面緞帶此時也被取下,一眼便可看見其額頭上長著一根螺旋狀、銀色透紫光的美麗獨角。
原來索米是獨角獸一族啊……
「索米。」哥里亞喚了聲,還倚著門喘氣的少年猛然抬起頭,殷紅的眸子在看見他的瞬間瞠然。「我們又見面了。」帶著愉快的淺笑,哥里亞走到他面前。
「原來是您……」
「不然你以為會是誰?」眼前纖細美麗的少年讓哥里亞的眸子不自覺的透出一絲溫柔,探手環上那細腰抱起索米,另一手將門扉拉上,旋即轉身走向房間深處的床位,在床沿坐下,將索米安置在大腿上。「我遇到了在追你的人……你今早之所以生氣,不會是因為要接待我這個外族族長吧?」
「呃,這、這個……」沒料到一下子就給說中了,索米尷尬的笑了笑,「都怪守衛的哥哥亂說,我才會誤會啊……」
「喔?他說我什麼?」哥里亞頗感興趣的問。
「他說您是狼族的族長,定是生的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還嚇唬索米說像您這樣的外族,都會有些奇怪的嗜好。」索米皺了皺鼻子,「但是在索米看來,您還比他正常多了。」
指的應該是葛瑞安吧?也真虧他們想的出來。哥里亞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索米烏黑滑順的髮絲。「你直接叫我哥里亞吧。」
「嗯,哥里亞。」索米乖乖的叫了一遍,隨後又眨著眼睛問道:「哥里亞你用過午膳了嗎?還沒的話我帶你出去外頭晃晃,試試看中原的味道。」
想想反正自己也還沒吃飯,順遂了索米的好意。「也好。」得到了哥里亞的首肯,索米跳下哥里亞的腿,很開心的拉著他的手出了房間,出了醉楓閣,索米還不忘回頭對守在門邊的葛瑞安扮了個鬼臉,諾奈提則是笑著提醒他們不要太晚回來。
香榭大街上依然充斥著酒家女子帶有的氣息,但對哥里亞來說,好像不再那麼叫他討厭了……
跟著索米在街上逛了一個下午,連宵夜也一併在外頭解決了才回到醉楓閣。看著索米打呵欠的模樣,哥里亞輕輕一笑,笑裡是那樣的寵溺。
「你先去洗澡吧,明天還有表演不是?」摸了摸索米的頭,哥里亞邊說邊變回了狼形的模樣,一身亮銀的毛皮偶有電弧閃爍,前肢與胸肩有著酷似鎧甲的硬甲,並由肩處延伸出兩根骨質利刺。
索米看著忘了睡意,脫口輕呼:「疾電奔狼……」好漂亮的……索米忍不住伸手撫上哥里亞的後背,絲綢般滑順的手感讓他愛不釋手,想再多摸幾下,卻聽見哥里亞帶著笑意的嗓音。
「好了,要摸等明個早上起來再給你摸,現在已經很晚了,快去洗澡好就寢休息了。」哄孩子似的,哥里亞不自覺的放柔了嗓音。
「嗯。」戀戀不捨的收回手,索米乖乖的踏入浴室。看著索米的身影沒入門扉後頭,哥里亞跳上床,交疊著前腳趴了下來,闔上眼睛,沒一會兒便昏昏睡去。
浴室的門開了,伴隨著蒸騰的霧氣出來的,卻是一名黑髮的高大男人,成熟的臉孔與少年的索米有幾分神似,卻俊美的幾乎可以和兇器畫上等號。男人緩步來到床邊,看著床上熟睡的哥里亞,似血深沉的狹長眼眸充盈的溫柔。「……我終於找到你了,哥里亞。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