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華園‧夜宴》─蓮燄紗舞(索米X哥里亞) -6

 
 
「哥里亞!」
穩穩的接住撲進懷中的索米,哥里亞無奈的泛起了笑紋。「小心點,你等會就要表演了,跌倒了可怎麼辦?」
「才不會呢!」索米笑嘻嘻的說,血紅的雙眸迎上哥里亞的視線,「因為哥里亞會接住我啊!」
視線相交的剎那,哥里亞在那雙紅色的眼瞳中看見了竄動的火簇,美麗的醉人,叫他移不開視線,彷彿就連靈魂都要被吸入那迷炫的色彩之中……
「哥里亞、哥里亞?」
回過神,索米擔心的臉蛋映入眼簾,他抓著哥里亞的手問:「哥里亞不舒服嗎?」
「不,沒什麼。」搖頭笑笑,哥里亞灣下腰吻了吻索米白淨的臉頰,沒看見索米一瞬間變的深沉的眸光。「吶,等會表演我會在下面看你,快回去準備吧。」
「嗯。」瞬了瞬眼,索米墊起腳尖再哥里亞臉頰上回以一吻。「待會見,哥里亞。」揮了揮白嫩的手臂,索米回到了後台。而哥里亞也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旁邊坐著板著一張死人臉的洛特元帥。
「才幾天而已,你就跟他這麼熟了,真有一套啊!」睨了哥里亞一眼,洛特傳音道。
「和他在一起,感覺像是多了一個弟弟。」哥里亞裝做沒聽出洛特話裡的調侃,同樣傳音回道。
「弟弟?」洛特失笑,「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他是不是弟弟了。」
哥里亞蹙了蹙眉,追問:「什麼意思?」
洛特正要回答,一聲琴音平息了台下的人聲,表演開始了。洛特丟下一句「你以後就知道了。」便不再理他,哥里亞識趣的沒再說話,將目光拉回台上。
擔任琴姬的是帶哥里亞到索米房間的那位名喚奎里‧費索的少年,而歌姬是哥里亞初來時領他到醉楓閣去的穆亞‧傑洛爾,舞姬則是以五人為單位,當中包含了索米。
「居然碰上這樣的組合,今天真是來對了!」坐在兩人後方的公子哥兒們癡迷的看著台上,一邊壓低聲音說著。
「不過聽說舞姬蓮燄前幾日鬧脾氣跑了出去,後來還好是找回來了,我還以為看不到他表演了呢!」
「是啊,好像是因為樓主要蓮燄去接待一個地位頗高的外族人,一不高興才跑出去的。」
「真有這回事?」
「假不暸的,不然蓮燄一向好脾氣,怎麼會呢……」
歌姬已和著琴音開始演唱,後方的討論卻沒有停止的趨勢,洛特冷眼瞪了過去,那氣勢立刻震懾的他們閉上了嘴。哥里亞看在眼裡,暗笑在心裡,同時也慶幸還好洛特沒有因為他們討論的內容而遷怒於他。
絳紅輕紗漫漫,舞姬們踏著整齊的步伐出現在舞台上,纖細的身子隨著琴音和歌姬的歌聲擺動,雙臂上纏繞著的輕軟薄紗,因著舞姿而飄揚,倏地,五人一列的隊形變換,四人各站一方,最中間的人兒則垂首蹲著,跟著樂音的節拍,中間那人緩緩起身,四角的人兒則緩緩蹲下,僅舞動著手臂上的棉紗,留下唯一站著的人兒在中央獨舞,秀麗青絲飛旋著畫出道道弧度,殷紅的眼兒與紅紗相互呼應,墊足、旋身、抬手、揮袖。
蓮燄,是索米在樓中的名字,人如其名,一如夜裡怒放的血紅蓮花,美的讓人失魂……
 
 
墊足、旋身、抬手、揮袖,揮袖、抬手、旋身、墊足;同樣的人,舞著看似相同的舞,依然美如盛開的紅蓮。哥里亞屏息的看著,看著索米口中「只為他一人而舞」的舞。半個月的時限很快就到了,今天是他留在中原,留在曇香樓的最後一日。為此,索米特別翹掉了樓裡的表演,拉著哥里亞來到曇香樓附近的一處矮丘,為他舞上最後一舞。
矮丘的位置偏高,站在上頭可以遠遠望見關口的城門,哥里亞摟著剛舞罷、還有些喘的索米眺望著,兩人都沒有說話,耳邊呼嘯的只有風聲和彼此的心跳聲。
「哥里亞,你明天……就要走過那個城門了,對吧?」索米抬起頭,很輕很輕的問。
「嗯。」哥里亞垂下眼簾,凝視著索米的眼睛,凝視著那雙美的恍若會冒出火燄的紅瞳,叫他打第一次見面便再難忘記的眼眸……「索米……」唇間的距離不知何時被拉短,看著索米的眼睛,哥里亞受到蠱惑似的彎下腰,吻上了索米微張的唇。
「哥里亞,不要離開我……」唇分,索米拉住哥里亞的衣襟,再次覆上他的唇。哥里亞擁緊了他,加深了這個吻,在他耳邊烙下了誓言……
 
──等我,我會回來帶你走,索米。
 
 
──等我……
「該死的……」視線逐漸模糊,哥里亞吐出口中的血沫,掐了掐大腿,企圖讓腦袋清醒一點,但成效顯然有限。愈漸模糊的視野中映入了一抹冷銀,他看著那抹銀用俐落的貫穿了龍莽的七吋,迅速抽回配劍後向著他跑來。
「哥里亞!」恍惚之中,他似乎看見洛特身後,多出了一道他無比熟悉的黑色身影……「索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