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園‧夜宴》─蓮燄紗舞(索米X哥里亞) -7

 
 
「哥里亞是笨蛋──」與童稚嗓音截然不同的低沉音線震動著空氣,配上俊美無籌的臉蛋,無疑是個極具魅力的男人,但是外表這樣成熟的男人,嘴裡說出來的卻是哥里亞再熟悉不過的童稚言語……
「索米,這句話我已經聽你罵上五遍了。」坐在床上的哥里亞頭疼的按著太陽穴,雪白的眉擰在一塊。對化成人形的魔獸,要知道人家的種族,要嘛你跟他交情夠好,要嘛就是自己實力夠看的出來,探問種族是種不禮貌的行為,哥里亞只道索米是獨角獸,也就沒再多想,誰想得到他竟然是極其稀有的黑暗獨角獸?除了獨角獸的狀態,還能夠變化成夢魘,而現在哥里亞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正是索米夢魘形態的人形。
「所以我早就告訴過你了不是?」耳邊傳來一把涼涼的嗓音,哥里亞瞪了過去,那個現在這裡沒外人又一副痞子模樣的洛特元帥靠在他石府內房間的牆上,幸災樂禍的看著他。
見哥里亞瞪著洛特看,索米開口:「洛特元帥,我有點話要跟哥里亞說,可以請您迴避一下嗎?」赤紅的眸子緊緊盯著哥里亞看,似乎隨時會燃起火星。
「兩位慢慢聊,我先回中原去了。」擺了擺手,洛特踏出房間,立刻歛去了面上所有表情,切換回原帥的冰山人格。哥里亞一直都很懷疑,這樣切換來切換去的,洛特都不會有人格錯亂的問題嗎?不過很快的他就發現他沒能有多餘的心思去擔心別人了。
洛特前腳剛出去,索米立刻將房門鎖上。「哥里亞……先告訴我你是怎麼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的?」紅色的眼睛瞪著他身上大大小小的纏著繃帶的傷口,索米壓下怒意問道。
「還能怎麼樣?就消滅那畜牲時不慎弄傷的。」哥里亞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回嘴。該死的,他開始懷念那個小小的、可愛的索米了。他哪裡會知道龍莽竟是這般狡詐,先是突襲害的他被毒霧損了一條手臂不說,還差點打折了他的腿!看那一尾巴掃過來的勁道將岩石都給擊碎了,哥里亞毫不懷疑龍莽是想直接甩他一尾死個痛快,而不是只讓飛濺的碎石岩塊打昏過去,連帶著擦出一身傷,若不是洛特即時引開牠的注意力,恐怕他現在就不是躺在這裡挨罵,而是躺棺材板去了。
「哥里亞……」索米二話不說將哥里亞緊緊擁入懷中,夢魘形態可不比獨角獸,那力道之強勁,哥里亞被抱的幾乎窒息,不禁要懷疑索米到底是出於關心還是蓄意謀殺。
「喂,鬆手啦!會痛啊!」
「抱歉。」鬆開臂膀,索米在床沿坐下,抬手梳理著哥里亞此時披散著的髮絲,「哥里亞,別再離開我了……」
「我說了會回去找你,誰讓你自己跑來。」不過現在可不可以反悔啊?
「不,我指的是另一件事。」貼近哥里亞的臉,索米認真的注視著他。「你還記得五前年,你在南邊的幻夢林海發生的是嗎?」
五前年?幻夢林海?哥里亞一愣,旋即回想起來。五年前,他有事南下一趟,途中經過了有兇險之地一名的幻夢林海,林海固然美麗,但居住其中的獨角獸一族可不是好惹的,身為與聖獸不斷盤的魔獸,哥里亞本打算快速通過,怎料卻好巧不巧誤闖了獨角獸一族的居地。那時他才剛學會人化之術,但樹林間使用狼身戰鬥諸多不便,迫不得已以人形迎戰,尚未掌握以人身行動的技巧,結果自是落敗,當獨角獸族長站在他面前準備下裁決時,一隻黑暗獨角獸卻忽地挺身擋在他面前,這隻聽說是獨角獸族長兒子的黑暗獨角獸不僅助他免過了可能的裁決,甚至還領他出了林海……
慢!黑暗獨角獸?
「你、你該不會就是……」哥里亞瞪大了眼睛。不會這麼巧吧……?
索米眨了眨眼,微笑。「那時候你也承諾過會回來找我,結果卻放了我鴿子,這一等花我了五年呢。」他俯下身,將哥里亞推倒在柔軟的床榻上,「這五年來,為了你,我可是拚了命的修練人化呢……你說,我該不該拿點獎勵?」
「你這五年就修練完人化的傢伙要什麼獎勵啊!」自己花費了十年才完成的人化,被人用一半的時間跨越,心情已經夠鬱悶了,哪還有心思給什麼獎勵啊?
輕輕一笑,索米爬上床,動手開始褪去哥里亞身上的衣物。「那可不行,讓我擔心這麼久,就算沒有獎勵也要有點懲罰呦!」語落,不待哥里亞回答,他很快的覆上了他的唇,熱切的親吻著,像是野獸迫不及待的想要吞噬獵物一般。烙在唇上的吻很快的下移,在那白皙的胸板和腰身上留下的點點紅斑,一手壓制著哥里亞,另一手忽快忽慢的捋動著哥里亞下身脆弱的敏感。
「唔……住、住手,索米……啊啊……」仰頭呻吟著,伴隨著最後一聲略高的尖叫,濁白的液體沾滿了索米的手掌。
不顧哥里亞瞪著眼睛阻攔,索米吐出舌頭嚐了口,細長的眼睛微微瞇起,低醇的聲嗓染上了笑意。「味道很濃呢……看樣子哥里亞都沒有自己來過?」
「呼、呼……」哥里亞喘著氣,狠狠瞪了索米一眼,「忙著修練和處理族務,哪、哪有那種時間啊!」
「哥里亞還有心力想著其他事啊……」拉開哥里亞修長的雙腿,腰身一挺,深深撞入哥里亞體內。
「啊啊……你、你這個渾蛋……」哥里亞咒罵著,青藍的電光在眼底躍動,索米瞧見了,俯身又是一吻。「唔、唔……嗯……啊啊啊……啊、呀啊……」
「哥里亞……」沉浸在這醉人的律動中,索米輕輕的說:「我終於得到你了,別再離開我……」
 
 
「怎麼,還在生氣?」黑髮紅眼的男人神情愉快的看著趴在床上動彈不得的哥里亞,伸手將他撈進懷裡抱著,貌似把哥里亞給當成了大型抱枕。
哥里亞任由他抱著,沒打算也沒力氣反抗。「我比較喜歡蓮燄。」他悶悶的說。
男人輕輕的笑了,「獨角獸形態跟夢魘形態都是我啊,哥里亞你真偏心呢!」
「哼。」撇了撇嘴,哥里亞任著男人將下顎靠在他肩上,「對了,你就這樣跑出來,那兩個守衛沒又追著你跑嗎?」
「我跟樓主說過了,所以沒關係。」男人瞇起了眼睛,吻了吻哥里亞頸部的肌膚,「會到曇香樓去當舞姬,只是為了找你,現在人找到了,繼續留在那也沒什麼用。」
「……你就這樣一走了之?那贖身的費用誰付啊?」
「我並不是因為欠債進去的,哪來的贖身費?」男人好笑的看著哥里亞,血紅的瞳孔依然美麗的讓人迷醉。
哥里亞連忙轉開視線,深怕又再度迷失在那片殷紅之中。「你要留在北方陪我?可是獨角獸不是生於南方嗎……」
「有何不可?」收緊圈在哥里亞腰上的手,男人無所謂的說。「你在哪,我就在哪。更何況我的母族──獨角獸也不怎麼歡迎我,別太小看我夢魘的血統,哥里亞。」
「那麼,我會永遠把你綁在我身邊,做好心理準備吧你!」哥里亞挑高色素篇淡的眸子,挑釁的說。
「求之不得。」男人微笑著,再次吻上哥里亞的唇。
 
 
『從這邊沿著河岸走,就可以回去北方了。』小小的黑髮紅眼的男孩眨著乾淨的眼眸,他額上有著一根銀色透紫光的獨角。如此的美麗,卻被母族視為污點……
『你……很痛苦吧?』看著那澄澈的眼眸,哥里亞忍不住脫口說道,伸手撫上了男孩柔密的黑髮。『不要太在意旁人的眼光,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別人怎麼想那是他們的事,不必因為他們的一己之見而去厭惡甚至憎恨自己。』色素偏淡的眼眸虛起,帶著一種自信的驕傲,『你就是你,別人沒有權利決定你的人生,更無法決定你要走的路。』
看著男孩瞪大了眼睛,哥里亞不太自在的別開臉,『就當是謝謝你幫我的忙吧。』
男孩笑了,極其燦爛。『不會。』
那笑迷得哥里亞有一瞬間失神,『啊啊……那我先走了,再見。』擺了擺手,他舉步就要離開。男孩見狀,忙拉住他的衣角。
『等等!』有些費力的仰起脖子望著比他高上許多的臉龐,男孩怯怯的問:『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嗎?』
揚了揚眉,哥里亞覺得這孩子真是可愛的緊。『會的,說了再見,就一定會再見。』他蹲下身,溫柔的吻了吻那美麗的獨角,『我叫哥里亞,若你有心的話,我等著你來找我。』
『真的?』男孩眨著血紅的眼兒,驚喜的問。
『真的。』
『我會去的,你一定要等我喔,哥里亞!』
──等我,等我去找你,無論你在天涯海角,我定會找著你,哥里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