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輪迴戀》二、殷羽紛落 -1

 
『嗯,我喜歡看你留長髮的樣子。』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梳理著栗色的髮絲,一縷又一縷的柔順滑過指腹,冷銀的瞳孔如貓兒般瞇起。『留長一樣綁著馬尾,應該不影響活動吧?』捧起一簇送至唇邊輕吻,他問。
『是不影響啦……』
『那就對啦!』笑著擁他入懷,男人在他眼角落下一吻。『算是爲了我,好嗎?穆亞。哦,不對。』頓了一頓,薄唇勾起了一抹壞笑。『現在該是喊你老婆了。吶,親愛的老婆?』
『少肉麻了你……』白皙的雙頰暈染上醉人的薄紅,他瞋了他一眼。『可是洛特,我現在頭髮的長度已經到腰了,再留下去就要絆到腳了……』
『沒要你留那麼長啦。』男人輕笑,細長的眼眸中充盈著只為他一人而展露的溫柔,『最長就留到臀部吧,這樣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能告訴我理由嗎?』探手撫上男人的臉頰,金燦的雙眸定定的凝視著冷銀。
歛下睫羽,男人沉默了下來,而他也耐心的沒有催促,將臉貼上男人的肩,靜靜的等待。好半晌,男人終於開口了,吐出的卻是不相干的問題:『穆亞,你知道魔族的壽算有多長嗎?』
雖然不甚清楚男人問話的目的,但融合了奧納格的記憶,他想都沒想便順口答道:『七千年左右吧……怎麼了嗎?』
『魔族擁有七千年的壽命,那麼人類呢……即使成了半神族,但又能活多久?』收緊了環在他腰上的手,男人幽幽的說,『容貌能夠維持,半神族的體質能夠使你比一般人類要來的長壽,可與魔族相較,那又能是多久……』將臉埋入他如瀑布般披散的長髮間,男人輕聲呢喃:『我不想你離開我,穆亞……』
瞬了瞬眼,他算是知道了男人的憂慮。留長頭髮不過只是用來感受時間的流逝,然後深切體會到種族間的差異所帶來的問題。『放心吧,我不會離開你的,洛特。』伸手覆上男人環在自己腰上的手背,他帶著笑意如是說。
『穆亞……?』男人抬起頭,對上他溫柔而包容的笑靨。
『就算我們共有的時間對你來說並不長,可能僅僅只是曇花一現,但是……』微笑著貼近,額頭貼著額頭,感受著彼此的吐息,『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分秒即永恆,把握好我們眼前相處的時光,不是更好嗎?』
男人先是瞪大了眼睛,旋即笑了起來。『那麼,我會把你綁在我身邊一輩子哦,做好心理準備吧,穆亞……』
他笑笑,迎上男人的唇。『若是沒有準備,怎麼讓你賴上一輩子呢?』
虛起眼眸,男人不再說話,只是兀自加深了這個他難得主動的吻。
──何止這一世,穆亞。要知道魔族一旦認定了,就沒可能放手……即使你轉世了,我依然會追上前去,繼續賴著你的,穆亞……
 
 
自那之後,究竟過了多久呢?抬手遮去午後刺目的陽光,冷銀的眸子輕輕虛起。貌似已經,算不清了呢……
爲了避免讓人起疑,他帶著穆亞離開了騎士團,離開了普羅斯城,來到了一個沒人認識他們的小鎮隱居,但因為外貌一直維持著年輕不變,洛特特別對整個小鎮的居民下了暗示,免去了每隔一段時日就必須搬家的麻煩。因為他的自私,而斷了穆亞大好的前程,受人類影響已深,洛特不是不愧疚的,畢竟騎士榮譽,一直都是穆亞最重視的啊……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穆亞會甘願為了他,而放棄他所執著的騎士身分。
──因為,我有更直得執著的了啊!記憶中,穆亞帶著溫柔的笑,這樣說道。
為了他的自私,穆亞不僅辭去了騎士的工作,更甚動用了奧納格遺留予他的神力,使外表維持在年輕的模樣,一切都是因為他……
「洛特……洛特?」有些急切的叫喚在耳邊響起,洛特回過神,抬眼便對上了洋溢著關心的璀璨金眸。「你怎麼了,洛特?身體不舒服嗎?」穆亞不知何時停止了練劍,此時正半跪在他腳下踏著的台階上,擔心的看著他。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過去的事情。」淡淡的笑,他伸手將穆亞拉進懷裡擁著,不顧穆亞的掙扎,順勢加下顎靠在穆亞肩膀上,嗅著同居後兩人身上相同的氣息。
「洛、洛特……」紅著臉想要掙開洛特的懷抱,卻因姿勢的關係而有些力不從心。「洛特,鬆手啦!會有人看到……」
「那就給他看啊。」洛特毫不在意的說,側過臉,溫熱的鼻息噴灑在穆亞頸項上白皙的肌膚,「反正全鎮的人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了,看也早看過不下百回,還用得著怕被人見著?」
「你還說呢!」說到這個穆亞就忍不住要唸他:「早跟你說了要幹麻都等進屋再說,你怎麼就是講不聽,老愛在屋外動手動腳,好幾次都嚇到人,你也幫別人想想啊……」
「想什麼呢?穆亞。」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洛特怪聲怪氣的說:「嚇到他們最好,剛好讓鎮裡那幫血氣過旺的小夥子死心。」
對於這樣的發言,穆亞當真是哭笑不得。「洛特,他們只不過是想來學習劍術而已,沒那麼誇張啦……」
即使退出了皇家騎士團,多年來養成的習慣還是沒能改掉,穆亞每天早上都會到家門口練劍,非常偶爾的,洛特興致來了會陪著他過幾招,不知不覺間竟引起了一些正值血氣方剛的年輕學子的注意,一個個跑來說要拜師學藝。只是指導劍術而已,穆亞倒是無所謂,反觀洛特,即使捨去了騎士的身分,卻還是一副沒錢就休想請動我的模樣。
剛開始一切正常,穆亞授課,洛特在旁邊打盹看戲,偶爾出聲指點一下,可到了後面,也不知道洛特是哪條神經接錯了位,三不五時就和那群少年郎鬧上一場,連穆亞都管不住,每每都得軟硬兼施、更甚用上威脅才能讓這群過動兒停手。
「哼,我看那群死小鬼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洛特咬牙恨聲道。
「你都幾歲的人了,跟人家計較那些做什麼?」穆亞無奈的嘆了口氣,感覺許久不復見的頭痛又有發作的傾向。
洛特翻了翻白眼,「是穆亞你太沒戒心了啦!」天曉得那群混小子假借指導之名行吃豆腐之實,要不是礙於穆亞會碎碎唸,他老早就想動手讓這群死小鬼親身體驗一下「有夫之婦不可戲」的道理,管他什麼以大欺小沒道德。反正他是魔族,道德這東西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個詞兒,既不能吃擺著也沒能幹麻,可穆亞會在意,他也只能隱忍下來,暗地裡再想盡辦法找麻煩。
「你啊……」俊亞的臉孔牽起一抹苦笑,看著抱著自己、無論過了多少年還是一樣愛耍賴、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戀人,摸了摸洛特離開騎士團後就沒再修減而略微長長的銀髮,金色的眼眸透著叫人沉溺的柔軟,「真是的,跟他們有什麼好計較的?都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怕我跟誰跑了不成?」
「我當然相信你不會。」親了親穆亞的臉,洛特瞇起眼睛自言自語的低聲道:「但那些敢勾引你的傢伙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的……」
饒是洛特特意壓低了音量,穆亞的好耳力仍是把這段話給聽去了,就算模範騎士不再是騎士,寫進骨子裡的模範性格還是讓他眉心一蹙,反射性的張口就拋出一段為人處事要心胸寬大、要有正面思想云云。
「啊啊啊,我的好穆亞,拜託你別唸了!我說說而已!說說而已啦!」
事實證明,穆亞即使辭去的騎士的工作,碎碎唸的功力依然不見退步,甚至有更上一層樓的趨勢,這會兒洛特正苦著臉親身驗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