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輪迴戀》 二、殷羽紛落 -2

 
 
他們在屋外的台階上旁若無人的嬉鬧,一把清朗的男音卻唐突的插入兩人之間:「我說你們,真是越來越開放了,不怕讓人看見也就罷了,好歹也顧及一下旁邊的孤寡人家吧?」
帶著玻璃般透明質感的嗓音之於是他們分外的熟悉,洛特摟著穆亞的腰,想也不想的扭頭喊道:「在自己家門口也礙著你啊,馮勒?」冷銀斜斜瞥向一旁,他又補上一句:「而且你說什麼孤寡人家,不然你旁邊那隻是擺好看的啊?」明明是對許久未見面的夥伴打招呼,措詞和語氣卻如同在挑釁一般,被點名的馮勒笑的無所謂,他旁邊的那位可就不服了。
「喂,你是安逸太久,腦袋也跟的壞了是吧?計算人的單位最好是用『隻』啦!你當你叫狗啊?」血紅的眸同那張狂的黑髮,眼底躍動著自信的高傲,看看那與洛特不遑相讓的說話方式,沒準又要掀起一場低檔次的口舌之爭。
洛特懶洋洋的睨了他一眼,十足鄙視道:「塔迪,你不說話沒人會當你是啞巴,而且你確定你是人嗎?黃金獵犬。」
「是黃金泰坦!洛特你這個──」某人一臉欠揍的模樣很能激發人體內的暴虐因子,至少塔迪現在就恨不得賞洛特一頓飽粗。
「啊,剛剛有人說話嗎?」洛特的反應很直接,掏了掏耳多當作沒聽見。
「洛特‧西斯法!」塔迪咬牙瞪著他,「今天要是不教訓教訓你,老子就跟你姓──」
「好了,你們兩個。」眼見兩個幼稚的大男人又有吵嘴的傾向,穆亞按著太陽穴瞥了眼在一旁一副事不關己、只顧看戲且完全沒有阻止意願的馮勒,不得不出聲制止。「從騎士團裡吵到騎士團外,你們兩個吵不膩啊?各自都少說一句不就行了。」
穆亞開口,洛特沒有二話,聳了聳肩,乖乖的閉上嘴巴,修長的身子卻像沒骨頭似的直接掛在穆亞身上,標準的懶蟲一條,懶蟲還炫耀似的在自家老婆臉上硬是偷了個響吻。
「洛特!」即使是在熟人面前,臉皮薄的穆亞還是紅了臉頰。
馮勒吹了聲口哨,塔迪則是一臉棄婦相的看著他。「馮勒……」
「做什麼?」漂亮的琥珀眼睛瞟了他一眼,涼涼的說:「想我那樣做你還是去作夢快些,要不,我幫你召喚個不死生物頂替一下?」線形優美的菱唇勾起了一抹惡劣的微笑。
「……不,不用了。」塔迪一秒拒絕,同時怨嘆平平都是做老婆的,為什麼會差這麼多?瞧見洛特投來的嘲笑的眼神,塔迪縱使想要反駁也沒那個立場,誰讓他家老婆是個預言師兼死靈法師,就算他想學洛特那樣耍耍手段也沒可能成功,事後沒被用死靈魔法修理就不錯了。
「把你腦袋裡那些奇怪的念頭給我收起來!」看見塔迪臉上的表情,馮勒非常破壞形象的翻了個白眼,「我可不是穆亞,你要是敢亂來我絕對會好好教訓你。」
「讓我想想也不行啊……」好狠心!你真的是我老婆嗎?塔迪哀怨。
「塔迪‧默里!」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穆亞忙打斷他們:「塔迪、馮勒,你們這次來應該有事要跟我們說吧?別光站在這兒曬太陽,我們進屋裡說吧。」說著,一邊就要從洛特懷裡抽身,抱老婆抱得正爽的洛某人不情不願的鬆手讓穆亞起身,然後才在穆亞的催促下慢吞吞的跟著站起來,率先走進屋裡。
踏進不算太大的小木屋內,映入眼簾的便是整齊簡單的擺設,室內的裝橫得宜,給人一種窗明几淨的舒爽。不用說,想也知道這樣的環境會是出自於誰之手。
「不愧是穆亞,根本就是賢妻啊!」塔迪讚嘆。
「你想要我也不會讓給你。」洛特摟著穆亞的腰,向塔迪扮了個鬼臉。
話音一落,塔迪立刻感受到馮勒投來的一記眼刀,他忙爲自己叫屈:「喂喂喂,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啊!都有馮勒了我那可能去想別人?」洛特你想害死我啊!一面安撫戀人,鐵紅的眸狠狠的瞪了洛特一眼,只是某人完全不予理會,氣得塔迪牙癢癢的卻又莫可奈何。
「你們先坐一下,我去泡茶。」有些好笑的看著塔迪和馮勒的互動,穆亞輕輕拍開洛特的手,走進廚房前還不忘叮嚀:「洛特,塔迪和馮勒是客人,要好好招待人家。」
「知道啦!」洛特擺了擺手,有些敷衍的應聲,也不知是聽進去沒有。
穆亞苦笑著遙了搖頭,轉身走進廚房。小小的客廳內只餘洛特、塔迪和馮勒三人,看了看穆亞在廚房內忙碌的身影,確定他沒有一時半刻是不會出來後,洛特收起了懶散的神態,端起正經的面孔看向馮勒,眼神裡明白的透著探問。後者這回倒也一反以往預言師愛賣關子的壞習慣,乾脆的開口:「雖然穆亞的外表一直都維持在青年時期,但內部的器官還是會隨著時間而慢慢衰退……」他頓了頓,「你該懂我的意思,洛特。」
歛下眼睫,洛特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只是問:「還有多久?」
馮勒遲疑了一下,仍是說:「最多……不會超過一年。」
「一年啊……」
「洛特,你真的不打算讓穆亞知道嗎?」望了望穆亞的身影,塔迪蹙起眉頭。「這畢竟是他自己的事,這樣瞞著他好嗎?」
「讓他知道只怕會更糟。」略感煩躁的撓了撓頭,本就不整齊的銀色短髮經他這一抓更顯凌亂,恰恰顯出了洛特的思緒紛雜,「依穆亞那種個性,要是知道自己剩下的時間不多了,肯定會用盡辦法要我忘記他。」
「……你只是怕他離開你而已吧?」塔迪扁眼。
「廢話。」洛特白了塔迪一眼,「從本質上來說,穆亞到底還是個人類,而我卻是壽命不知道是人類幾倍的魔族……動一動你的大腦行不?小心太久沒用生鏽了。」
「沒嗆我你很不爽是吧?」
「誰讓你看起來就一臉欠嗆的模樣。」
「你……」
「我?我怎樣?」
客廳裡充滿了兩人的聲音,馮勒撐著臉安靜的看著,微微瞇起的琥珀色流轉著異樣的思緒,洛特和塔迪的對話他聽在耳裡,卻暗暗痛在心底。畢竟,這是他和塔迪將來也會遇到的事,只不過時間往後延長、主角換人罷了。
身為死靈法師、如今更進階到死靈帝君,這般靠近死亡,他才發現,其實對於死亡,他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坦然,甚至有些恐懼,想來是因為有在乎的人了吧……眸光一轉,塔迪正忙著和洛特鬥嘴的身影落入眼底,馮勒不自覺的勾起了唇角,眼眸中透出了許些溫柔。
「洛特!不是跟你說要好好招待客人,怎麼又再跟塔迪吵架了?」從廚房裡出來,看見的正是洛特和塔迪吵嘴、馮勒在一旁看戲的景象,穆亞放下手上的茶具,責備似的敲了敲洛特的腦袋。
「我是怕他太無聊。」一手攬上穆亞的腰,稍一使力,拉著穆亞在他腿上坐下,洛特順勢將頭靠在穆亞肩膀上。
塔迪翻個個大白眼,「睜眼說瞎話!」
馮勒轉了轉眼,直接選擇無視這場鬧劇。
「洛特,放開我啦!這樣我很難倒茶。」被緊緊抱著沒法動作,穆亞側過臉,無奈的看著把他當抱枕抱著的洛特,可後者顯然沒有放手的打算,環在腰上的手沒有鬆動分毫。
「要喝茶叫他們自己倒,又不是沒有手。」標準的無賴士回答。
「洛特!」
「沒關係,穆亞,我們自己來就好。」一直沒開口的馮勒笑道,虛起的眸中帶著喜分戲謔。「對了,這次來是想跟你們提一下騎士團最近的狀況。」自動的代替穆亞將茶具擺好,給四人都斟上一杯熱茶,馮勒這才說出此行的目的。「圖姆和奎里接下了第一和第七大隊長的位子有好一段時間了,第一大隊一向很有紀律,圖姆沒花很久的時間就上軌道了,而第七大隊還有斯拉戈幫著,奎里也很清楚自己隊上的狀況,整體來說他們帶的還算不錯。」停下來啜了口茶水,他續道:「明年老師就要退休了,我應該會跟老師同時離開駐地。」
「團長要退休了啊……」穆亞瞇起眼睛,喃喃低語著。「時間過的真快,明明覺得昨天才離開駐地,今天就聽到團長說要退休了……」
「想想我們離開騎士團也有好幾十年了,那老頭也早該退休了,不然鐵定會引起懷疑的。」洛特懶懶的說。
在他們離開之後,塔迪也跟著退出了禁衛騎士團,唯有馮勒繼續留在騎士團內當駐地醫官,外表則用魔法來掩飾。在齊亞戈城一役之後,神族與魔族早已不再只是傳說中的種族,但神正魔邪的觀念根深蒂固,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煩,洛特、穆亞和塔迪才會毅然決然的退出騎士團,不同的是洛特和穆亞選擇隱居,而塔迪則是跑去從事傭兵的工作,在整個大陸上到處亂跑,說是要一邊等馮勒退休一邊增廣見聞。
「馮勒,你退休之後有什麼打算嗎?」穆亞偏了偏頭,問道。
晃了晃手裡的茶杯,看著褐色的茶水蕩漾,馮勒啟唇:「先陪塔迪到處看看吧,還要先回老師那裡一趟,之後可能就直接在幽冥島上住下了。」
「要住在幽冥島?」塔迪瞪大了眼睛,「不要吧,你直接殺了我比較快!」他才不想回去給那幾個變態的教官當玩具耍著玩啊!又不是嫌自己活太久!「喂,馮勒,你不要裝作沒聽見啊!你這樣等於是謀殺親夫!」
又啜了口茶,馮勒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淡的說:「放心,我相信你的命韌,禁得起考驗的。」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喂,馮勒,不要不理我啊──」
抱著穆亞,洛特瞇起眼睛看著馮勒。死靈帝君在某方面來說幾乎是永壽,想必馮勒擔心的,和他是同一件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