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輪迴戀》 二、殷羽紛落 -3

 
 
韶光易逝,歲月如流,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洛特甚至覺得,這一年比他們離開騎士團的幾十年還要快,快的叫他有些措手不及,快的叫他恨不得根本沒有過過這一年。因為這一年是最後一年,是最後,穆亞還在他身邊的一年……冷銀的眼兒眸光黯然,骨節分明而白皙修長的手輕輕拂去遮掩住穆亞面容的髮絲,動作是那樣小心翼翼,深怕吵醒了睡夢中的人兒。
此時是已是春末,夏初繼著春的離去悄悄到來,窗外的茶蘼已結出了花苞,就待那盛夏時綻放。茶蘼花,薔薇科的草本植物,花白葉羽,有著淡淡的香氣,春天之後,直到盛夏才會開花,因此人們常認為茶蘼花開,即是一年花季的終結。
著迷似的凝視著穆亞的睡顏,洛特勾起笑,笑裡是看著穆亞才有的寵溺和濃重的哀傷。打上次馮勒和塔迪來過後,洛特就注意道穆亞的身體有了異樣,雖然晨間還是會早早起來練劍,但卻變的嗜睡,常常沒有精神,食量也小了許多,若非洛特逼著,也許還會略過幾餐不吃。饒是穆亞什麼都沒說,洛特心底雪亮,只怕是大限將近。
握住穆亞的手,洛特喃喃的唸著穆亞的名,近乎執著的凝視,像是要將戀人的容貌深深刻印在腦海中。在交往之初,他就知道必定得面對這樣的狀況,但是當事情真正攤在眼前發生時,仍是不免感到深深的悲傷,眼見所愛之人一天一天的在自己眼前虛弱,而自己除了陪伴外什麼都不能做,無力與絕望霎時籠罩了整個心房,幾乎要將他滅頂。
「穆亞,你知道茶蘼的花語嗎?」緊握著穆亞的手微微顫抖著,「那是你親手栽種的花呢,穆亞,不是說好了今年夏天要再一起看花的嗎?」床榻上的人兒雙眸緊閉,長長的羽睫隨著每一次呼吸的起伏而顫動,卻沒有一絲轉醒的跡象。「你又食言了呢,上回聖誕節你也食言了,你不是跟我保證模範騎士不食言的嗎?穆亞……」
斗室內迴盪著洛特的聲音,回應他的僅只是淺薄的呼吸聲和窗外已然入不了洛特耳中的蟲唧鳥鳴。穆亞現在只是睡著了,他知道;但他也清楚,之後,穆亞便會一睡不醒,而那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穆亞是撐不過這個夏季了。
「穆亞……你又食言了呢,穆亞……」薄唇貼上了穆亞白皙的手背,幾滴晶瑩自洛特閉上的眼角滾落,沾濕了面頰,在潔白的床單上暈出一塊水痕。
淚水敲打在布料上的聲響細微的聽不見,沉睡中的穆亞卻彷彿讓這一聲驚醒,「洛……洛特?」金燦的眸猶帶有剛睡醒的迷濛,在撞見他臉上的淚後立刻清醒過來。「洛、洛特?你怎麼了?」頭一回看見洛特的眼淚,穆亞亂了方寸,慌張的起身想要爲他拭淚,卻被洛特按進懷緊緊的抱著,彷彿害怕一鬆手,他就會從他眼前消失。「洛特?」
「你明明答應過,不會離開我的……穆亞……」將臉埋入栗色的髮絲,洛特的聲音模糊而清晰。「讓我去找你,好嗎?你下一次轉世,以及之後的每一世……我不要你再離開我了!」
瞬了瞬眼,穆亞伸手撫上洛特的後腦,「其實我比較希望你忘記我……但你一定不肯的。」微笑的看著因為他前半句話而急欲反駁、又給他後半句堵住話頭的洛特,穆亞傾向前,貼上洛特的額,「我不在的時候,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嗎?」
「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知道,可你老愛逞強,我會擔心的。」溫和的金色直直的看進那冷色的銀灰,「答應我,好嗎?不然我沒辦法放心。」
洛特先是沉默,然後頷首。「……我答應你。」短短的四個字,他卻像是用盡了所有氣力。
穆亞微微的笑了,那笑卻如同他的臉色,蒼白的叫人心疼。「你是魔族,壽命遠遠超過我許多,我不想看你一輩子都活在悲傷當中……所以請記得笑,記得我們在一起時,你臉上的笑……」
 
 
夏季的腳步在田田蓮葉的催促下很快過去了一半,盛夏時節,窗外的茶蘼綻放,而栽種它的主人卻隨著那迎風舞落的瓣瓣雪白逝去,在茶蘼淡雅的香氛中,一點一滴的止了氣息。
「穆亞,你知道嗎?茶蘼的花語是──末路之美。」末路之美,在最後的那一瞬,綻放最美……
屋外植在水缸裡的雪蓮似是呼應著茶蘼的雪白嬌嫩,開著暗紅的花朵,洛特靜靜的看著,忽地揚起一抹笑。「啊,對了,穆亞你也跟蓮花很像呢……」總是能夠在一片汙濁之中,給予我指引。
──那麼,也請在接下來的旅途中指引,指引我找到你的方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