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華園‧夜宴》─光闇之絆(洛特X穆亞) -1

 
 
陰灰的天空滾著烏雲,昏昏沉沉,震耳的雷鳴伴隨著傾盆的大雨灑下,雨勢來的快而猛烈,豆大的雨珠毫不留情的敲打著大地。這場醞釀已久的大雨適時的打散了凝滯一夏的暑氣,但不是每個人都樂於迎接這場久旱以來的第一場甘霖。
碎浪拍打著由珊瑚礁的碎屑堆積而成的純白砂岸,帶出一圈一圈白與藍交錯的緞帶,雨水滴滴答答的在海面上激起一朵朵水花,這樣的天氣裡自是不可能有漁船出海,然而此時海平面上除了洶湧的浪濤翻滾,還多了一道虛弱的身影。有些艱難的靠近淺灘,乾淨的海水暈染著眩目的紅,隨著他腳步不穩的踏上海灘,潔白的砂石立時變了色,形成一道斷斷續續的血溝。
不停落下的雨水沖刷著自他後背淌流而出的鮮血,染滿血汙的衣甲破爛不堪,身上滿是利刃劃出的傷口,不難看出曾經經歷過一場苦戰。銀色的長髮糾結散亂,冷銀的眼瞳寫滿了迷茫,透過朦朧的視線確認過環境,他稍稍鬆了口氣,失血過多引發的暈眩很快襲來,踉蹌的腳步一錯,欣長的身子狠狠的摔倒在沙灘上。
吃力的屈起手臂想要撐起身子,卻無奈的發現自己根本使不上力,薄唇勾起了自嘲的笑靨,他索性放棄,就這麼躺臥在沙礫上,任由落雨和浪花一次又一次冰冷他已然讓海水沁寒的身軀。
黑暗漸漸吞噬了意識,他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卻徒勞無功,陷入昏迷之際,他彷彿聽見了一聲短促的驚呼,欲轉頭察看,奈何已疲勞至極的肌肉無法執行大腦的指令,他眼一閉,就這樣昏了過去。
 
 
栗髮的青年打著傘,正一臉懊惱的看著眼前倒臥在沙灘上、看上去半死不活的男人。
「糟糕,昏過去了……」
看著男人起伏微弱的胸膛,不用探鼻息也能確定人還活著,但是已經跟死了快沒什麼兩樣。用脖子和肩膀夾住傘柄,青年小心翼翼的檢視著男人身上為數頗多的傷口,越看眉心越是緊蹙。
四肢都分布著細碎而密集的擦傷,腰側也有一道像是被利器劃破、頗深的口子,而真正導致昏迷的主因則是背上六道狹長的撕裂傷,像是原本連接著身體生長的某樣東西被活生生撕扯下來。
由此可以斷定男人並非是天朝人,應該是其他大陸來的吧?不過怎麼會搞成這樣呢?
「唔……」雙眼緊閉的男人手指顫了顫,發出一聲模糊的呻吟。
瞬了瞬乾淨的眸子,青年壓下滿腹疑問,盡量輕柔的將男人扶了起來,用肩膀撐起男人略沉的、負傷的身子,手上的紙傘大半都給男人擋雨,自己則濕了大半個身子,但青年並不介意,只是晃了晃腦袋,騰出一隻手撥開礙著視線的瀏海,便費勁的扶著男人緩緩往距海岸約莫兩、三公里的小鎮走去。
帶著人回到家裡,青年讓男人趴在床上,盡量不驚動男人的代他將身上的衣甲褪下,露出背後最嚴重的傷口。血依舊流個不停,青年望了望窗外似乎沒有停歇之勢的雨,心知這樣的天氣無法請到祭司幫忙,而他也不清楚男人的種族是否能夠接受光明的力量,想來想去,似乎只能用次一點、也是最原始的方法療傷。
先替男人止血,再取來清水為他淨身,滿身的血污將一盆又一盆的水染成濁紅,終於在換掉第四盆水,男人身上的污漬才徹底洗淨,青年放下手中已被染紅一片的毛巾,愣愣的看著拭去血污後、看的真切的俊美臉龐。
因緣際會下,青年偶然的得到了屬於另一個大陸的種族──神族的記憶,在那段記憶中,有著男人的身影……
──洛特‧西斯法,魔雲大陸上魔族王朝威明天下的元帥!
堂堂元帥,為何會落到如此狼狽?
青年困惑著,疑問卻在此時與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重疊。
──血淋淋的背叛、黑暗之下權勢的爭奪、醜陋的嫉妒、君王的猜忌……
似乎,越是強大的種族,越是難以避免這樣的結局。君主害怕有能的屬下會篡奪自己身下的王座,而下屬則要擔心主上不知何時會降罪下來,如此惡性循環,終點終是滅亡。
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搖了搖頭,拉回了飄遠的思緒,青年拉過擺在床頭的藥箱,開始為男人上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