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華園‧夜宴》─光闇之絆(洛特X穆亞) -2

 
蹙起眉心,他暗暗戒備著,同時也疑惑在這個以人類為主的青風大陸上怎麼會有神族的蹤跡。
……他這個魔族都跑來了,神族跑來似乎也沒什麼奇怪吧?一秒推翻了無意義的疑問,他轉而思考起另外一個更要緊的問題:神族為何會救他這個基本上是敵對的魔族?
須知神族位處的明陽大陸和魔族領有的魔雲大陸素來不合,千百年來一直都處於敵對狀態,雖然私底下有少部份人維持著友好的來往,但那畢竟是少數,以自己魔族元帥的身分,死對頭的神族遇上他當是殺之而後快,怎麼可能還會好心的替他處理傷口?
「你醒了?好一些了嗎?」
正想著,門外忽地傳來一把清朗的男音打斷了他的思緒,銀眸一轉,便見一名繫著栗色馬尾的青年站在門口,手上端著一個盛著一碗稀粥和藥湯的拖盤。那股令他感到厭惡的神族氣息就是從這名青年身上散發出來的。
他皺著眉打量著青年,乍看之下與一般人類無異,只是體內多了神族的力量流轉……是接受傳承成為半神族?若是如此,那想必他已知曉他的身分,可為何他沒有選擇棄於不顧甚至乾脆殺了他?
縱然他冷著臉不答話,青年也不介意,只當是受傷的人脾氣都比較不好,兀自拉過一張椅子在床邊落坐,耐著性子苦口婆心的勸他先吃點東西好將藥喝下。
聽著青年一長串貌似全無停止跡象的勸說,男人想裝做沒聽見也不行,忍無可人之下,他開口打斷了青年連珠砲似的關心:「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冷銀的眸子定定的直視著青年,瞬也不瞬。
青年頓了一頓,眨了眨乾淨澄澈的眼眸,「這很重要嗎?」
「……」這很重要嗎?這、很、重、要、嗎?!他堂堂一界魔族元帥、威名天下的戰地殺神,他居然問說他知道他的身分與否很重要嗎?!
「呃……你怎麼了?不舒服嗎?」看著眼前冰山一樣的男人突然垂下頭,滿頭銀髮往前披散,整個人看起來鬼氣森森,怨氣沖天,活像有無盡冤屈。
男人別過臉,拒絕回答,也拒絕看見青年的臉。
怎麼突然就鬧起脾氣來了?傳承的記憶中他並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搔了搔臉頰,青年端過托盤上的稀粥,用調羹拌了拌確認溫度不會太燙,這才遞到男人手上。「好了,先吃點東西,這樣等等才能喝藥。」
……這是怎樣?哄孩子嗎?他堂堂元帥少說都兩千多歲了,眼前這名人類就算是喊他太祖爺爺都還嫌太年輕,現在居然把他當小孩子哄,存心看不起他嗎?就算他現在負傷,力量遠不如巔峰時期,但要解決區區一名人類還是遊刃有餘的。
但是轉過頭對上青年純淨的金色眼眸,那不帶半分雜質的璀璨色彩硬是讓他氣不起來。悶悶的接過碗,他板著一張撲克臉開始吃粥,銀色的眸子死死瞪著碗裡的粥,就是不肯看向青年,十足像個鬧彆扭的孩子。
對此,青年只是笑笑,金眸溫和的看著男人進食,安靜下來不再說話,眼見男人吃完粥後自動的將藥湯喝完,藥碗放下時敲擊托盤響起輕微的聲響,「喀」的一聲劃破了室內短暫的寂靜。
「要不要再睡一下?」收拾著空碗,青年如是問。
「你傳承了誰的記憶?」男人側過臉,斜眼睨著青年,不答反問。
青年正要開口,男人卻搶在他前面開口:「不要再拿『這很重要嗎』來唐塞我,我是什麼身分你應該知道,因此你的傳承來自於誰我很在意。」
偏了偏頭,青年順從的答道:「黃金六翼的戰鬥天使長,奧納格。」
該死的,怎麼偏偏就是自己的死對頭?
男人暗暗握緊了拳頭,那力道之大,看的青年不禁要暗自慶幸剛剛已經把碗收走,不然就不是只有損失一只碗那麼簡單,被瓷器劃傷也是需要包紮的。
「……你身上的傷還沒好,不宜動怒。」想了想,青年脫口說道。
銀眸睥睨著他,「……你真的很不會安慰人。」
「很多人都這樣說過。」露出有些困擾的苦笑,青年將話題轉了個方向:「過幾天我要上京城去,之後就不會再回來這裡了,你……」
聽出青年的猶豫,男人冷淡的打斷他:「不用管我,我族的身體比你想樣的要來的強壯,休息幾天就行了。」
「這、這樣啊……那有需要什麼藥材,我想辦法替你張羅回來可好?」
挑了挑眉,男人有些意外眼前的半神族竟然會如此關心他,關心一個陌生人,更甚是一個和他完全對立的種族。「你應該擁有奧納格那偽君子的記憶不是?」
愣了愣,青年有些不明白男人這樣問的理由,但仍是乖乖答道:「只有部分,怎麼了嗎?」
「那你也應該知道神族和魔族是什麼關係吧?」語氣裡不自覺的帶上了嘲諷,像是在嘲笑著青年的天真,也在嘲笑著竟然會跟一個神族說這些的自己。冷銀一如金屬,冰冷的不帶任何溫度。
但青年的反應卻大出他的意料。「知道是一回事,救人是另外一回事。」金色的眼睛毫不避諱的看著他,意外帶著他在魔族中從未見過的真摯,「再說我是人類,要算的話頂多也只是一個接受神族傳承的普通人類罷了,神魔兩族之間的紛爭與我何關?在我個人看來,沒有必要因為那樣的理由而無視一個生命的死生。」
訝然的瞪大眼睛,男人轉過頭正眼打量著這名特立獨行的青年,幾不可察的勾了勾嘴角:「……這就是人類?真是傻的可愛……」
近乎呢喃的音量讓青年沒聽明男人的話,只見薄唇蠕動,卻聽不見聲音,他忍不住疑惑的開口:「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有,你聽錯了。」很快的否認,男人問了另一個問題:「你說你要上京去……那麼,現在青風大陸的主掌者是誰?」
「卡洛姆‧菲格聖上。」想也不想,青年順口答道。「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只是剛好你口中的聖上跟我是老交情。」沒錯,老交情,隱在卡洛姆‧菲格那副皮相之下的另一個身份。
「真的?」青年貌似有些驚喜,平穩的語調微微上揚。「那就好,我還在煩惱我離開之後你要怎麼辦呢,看樣子是我白操心了。」
男人奇怪的看著他,「……我跟你們皇帝老子認識,你難道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在他的認知裡,趨炎附勢乃是人之常情,無論在哪個種族裡都一樣。但這回,眼前明顯脫離常軌的青年卻打破了他既定的觀感。
「什麼特別的想法?」青年的思考模式顯然無法與男人同步,俊秀的臉龐滿是困惑,「你認識皇上我就不用擔心你會沒人照顧,要有什麼想法嗎?」
……這人,該說他是天真過了頭,還是蠢的可以?當真是可愛的緊……
「你叫什麼名字,奧納格的傳人?」
「穆亞,穆亞‧傑洛爾。」青年回答,同時有些不確定的開口:「那個,元帥……」
看他喊的彆扭,男人不冷不熱的說:「直接喊我的名便可。」
「啊、嗯……洛特,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跟著你一同上京,然後再去找你們皇帝老子。」
青年蹙起眉頭,對於男人稱呼皇上的方式頗有微詞,但畢竟才剛認識不久,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好當作沒聽見。「那麼,我會先帶你到皇宮去,之後就要分開走了。」
「喔?」挑高了與髮同色的眉,男人問:「你要去哪?」
「去找工作。」青年無奈的笑笑,「在這樣靠近邊境的小鎮裡要找到工作挺困難的,所以我想上京去看看,剛好也有個朋友在京城工作,我想請他幫忙。」
點了點頭,男人不再說話,閉上眼聽著屋外漸弱的雨聲。
「那個……」睜開眼看向打擾他休息的青年,對方回以他一個無辜的微笑。「我們可以換藥了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