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園‧夜宴》─光闇之絆(洛特X穆亞) -3

 
 
「這裡就是人類的京城啊……」站在高台上,洛特瞇著眼打量著眼前呈格子狀的方正皇城。
適才穆亞領著他來道皇宮大門,向兩旁的守衛通報一聲後便先行離開了,而後他在內侍的帶領下見到了頂著人類表相的許久未見的老朋友。當今聖上見到他先是微微一愣,接著以要和老朋友敘舊為由,揮退了左右,然後拉著他上了書閣的天台。
……說什麼敘舊,其實根本是為了要恢復真身吧!該死的臭老頭!
「又在腹誹我什麼了?」跟人前卡洛姆形象時的大嗓門完全不同的低沉男音帶著笑意,徐徐傳入他耳中。迅速回過身,洛特依舊板著那張死人臉,不過現下臉色又更難看幾分,和緩步朝他走來、臉上帶著淺而神秘的微笑的男子截然相反。
「邪眼先知,你好好的摩尊不幹,跑來這裡當什麼人類皇帝?」
冷冰冰的嗓音和邪眼先知記憶中的相差無幾,就連那張好似顏面神經嚴重缺乏的臉龐也沒改變多少,看樣子時間在魔族身上並未留下太過深刻的痕跡。邪眼先知無視洛特話中的指責,好整以暇的說:「我之前就警告過你,魔王不是個好服侍的主,若非我動作夠快,你現在大概也看不到我站在這裡了。」
一段話簡短的點出了邪眼先知身處異地的原因,洛特沉默下來。畢竟當年他就是沒留意這位前輩的忠告,才會落得如此下場。
瞥了他一眼,邪眼先知不緊不慢的擦過他身旁,迎著風,放任一頭夜般漆黑的長髮恣意飛舞,憑欄而立,向下眺望著這座他自朋友那接手的王都。
天台上的氣氛靜默,只聞風聲陣陣,撕扯著衣袖獵獵翻飛,兩個同樣來自異鄉的魔族,此刻正陷入各自的思緒中。
邪眼先知此時,正沉浸在回憶裡。真正的卡洛姆‧菲格,其實是個褐髮褐眼、留著一把落腮鬍、生得虎背熊腰、相貌粗豪的中年大叔,為什麼如今會由邪眼先知所取代?這要追至十多年前開拓疆土時,卡洛姆御駕親征,卻不幸重傷瀕死,為了顧及帝國大業以及尚不成氣候的皇弟,遂將身體交由遭君王狙殺而自魔雲大陸逃亡來到天朝隱遁的老友邪眼先知頂替,平日裡以天朝皇帝卡洛姆的身分於世,非常偶爾的,才會回復他邪眼先知的本身。例如:現在。
他頂替卡洛姆也有十多年了,前些時候卡洛姆託付給他的弟弟││卡克起兵為亂,他正煩惱著該派誰去處理,深藍色的眼眸一轉,視線落在一旁的前任魔族元帥身上。
正好回神的洛特對上了他的視線,他想也不想,立刻說道:「不要往我身上打什麼鬼主意,沒好處老子不幹。」
邪眼先知微笑,唇畔的那抹弧度完全沒因為洛特的話而改變。「只是想請你幫個忙,順便讓你能在天朝安身立命,如何?」
狐疑的看著這名號稱是預言界第一把交椅的前輩,魔族向來不做賠錢交易,也沒有那種免費幫忙的古道熱腸,很自然的洛特對邪眼先知的話是半信半疑。「代價?」
「代我處理一下天朝皇帝留下來的問題就行了。」人畜無害的笑靨。
「職位?」
「跟以前一樣,元帥。」
「你可真會算計我。」洛特冷笑。
「彼此彼此。」邪眼先知貌似沒看見某人臭的要命的臉色,逕自接著說:「差點忘了,你那名義上的兄弟也在天朝當將軍。」
怔然半晌,洛特方才開口:「……你是說,塔迪‧默里那死小鬼也在這裡?」
「是。」壓下給風吹亂的髮絲,邪眼先知涼涼的開口:「你家那口子在這可惹了不少麻煩,正好你來了,收爛攤子的擔就交給你了,一國之君有很多事要忙著。」說著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好樣的你。」
「謝謝誇獎。」
 
 
「元帥!洛特元帥,快請留步啊!」
急切的叫喚聲伴隨著腳步聲接近,心知無可再裝聾作啞下去,洛特索性止住步子轉身等待來人追上,他這一停,跟在後頭的副手亦跟著停下。
「尚書大人有事?」無視身後的跟屁蟲,洛特冷著臉問為了追上他而不得不在皇宮走廊上破壞規矩奔跑的文官,嗓音冷的跟冰山有得拚。
「呃,是、是這樣的……」顫抖著手遞上手中的卷宗,尚書努力的穩住聲線,逼迫自己裝做沒看見因為某人心情惡劣而幾乎要實體化的殺氣。「這是塔迪將軍這一個月來造成的損失……還、還有,聖上要您現在立刻過去找他。」抖著唇把話說完,也不等洛特回話,尚書立刻腳底抹油飛快的遠離這個行動式冰箱。
「……」看著手中被硬塞入的幾捲卷宗,洛特身邊的氣溫又降了幾度。「……斯拉戈,先幫我把這些拿回府上去。」
「是的,大人。」斯拉戈接過洛特手上的卷宗,「大人,那您……」
「我晚些回去。」丟下話,洛特頭也不回的朝御書房而去。
穿過重重宮院,邊走邊把路過了宮人給凍成了冰雕,洛特看也不看兩旁欲阻攔他直接進入的侍衛,推開木製的雕花門扉,一眼便瞧見端坐在書桌前的偉岸身影。只能說,卡洛姆壯碩的身形和邪眼先知欣長纖細的身段真是相去甚遠,即使看過多回了洛特依然無法將兩種相貌看成一個人。
「聖、聖上,非常抱歉,沒能讓元帥在外頭先等候……」一進到書房內,侍衛立刻雙膝跪地,惶恐不安的道。
趁著侍衛磕頭看不見,洛特揚起眉毛,一臉「你什麼時候這麼有威嚴」的表情看著卡洛姆。
卡洛姆像是沒看見洛特臉上的神情,放下手中的書,淡淡的說:「不打緊,都下去吧,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任何人擅自闖入。」
「遵命。」恭敬的行禮,侍衛不敢多作停留,很快的退了出去,順便代他們將門帶上,留給兩人一個單獨的談話空間。
人一走,洛特撤下了冰山的面具,滿臉不耐的瞪著現在頂著卡洛姆皮相的邪眼先知:「你找我幹麻?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我還有事要忙。」
「找你來聊天不行嗎?」
「你……!」
「聽說元帥在找一個人。」用著跟那粗獷皮相完全不搭的優雅捧起置於案頭的茶杯輕啜,「而且還是一個擁有金色眼睛的半神族?」
聞言,冷銀的眸子瞬間虛起,銳力而冰冷。「……他不構成威脅。」
瞟了洛特一眼,卡洛姆慢吞吞的說:「這樣護著一個人,真是少見吶,『元帥』。」他刻意在「元帥」二字加重音。
洛特冷哼。
「好吧,不逗你了。」約莫是看戲看夠了,卡洛姆聳了聳肩,好心提點:「如果你想找他,那麼我建議你到曇香樓去,記得要指名醉楓樓的歌姬。」
「……你去過?」洛特瞪著卡洛姆,臉上擺明寫著「你這個一國之君居然會跑去那種風化場所」云云。
卡洛姆這時有種想嘆氣的衝動,「我去聽過曲。還有,我不是用卡洛姆的表相去的,所以你不必擔心。」
洛特翻了個白眼,冷冷的嗆了他一句:「我擔心你幹麻?你這臭老頭皇帝當的安穩,貌似也不需要我擔心。」
「……你小心這樣玩下去會有雙重人格。」
「不勞你費心。」丟下話,洛特轉身出了御書房,來跟去一樣,都是一陣風。
「唉……這孩子真是越大越不聽話了。」搖了搖頭,卡洛姆重新拿起書,不去理會洛特出去後又傳出的一堆慘叫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