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園‧夜宴》─光闇之絆(洛特X穆亞) -5

 
 
忽略洛特話中的意思,穆亞決定先弄清楚洛特找他的理由。「說實話,洛特,你到底為什麼想要找我?你現在已經是天朝元帥,身分尊貴,而我不過是青樓裡賣唱的歌姬,我倆也應該沒什麼瓜葛才是。」
「多年前若非你救了我,就不會有現在的天朝元帥。說起來,我欠你一個人情。」把玩著穆亞在腦後盤起少許的栗色髮絲,感受著柔滑的質感在指縫間滑動,他虛起眸子,「而且說不上為什麼,只要一空閒下來,我第一個想到的總會是你。」根據他家那口子的說法,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一開始他也很懷疑兩個男人之間會有什麼見鬼的一見鍾情,但眼下看來,是他否定的太快了,即使不是真的一見鍾情,在穆亞照顧他的那幾天,他敢肯定他對眼前這名青年不是沒有感覺的。剛認知這項事實,他不是不彆扭的,但既然身為弟弟的塔迪都敢放手去愛,甚至不惜經常跑來探視(騷擾?)心上人,那麼他也沒什麼好怕的不是?
「洛特……」
「放心吧,我會讓你愛上我的。」揚起一抹帶著痞子流氣的笑,洛特如此宣示。「你就等著吧,穆亞。」語畢,他不待穆亞反應,便欺上了他的唇。
 
 
「穆亞、穆亞……穆亞!」
「啊、呃……什麼事,索米?」被刻意拉高的音量喚回飄遠的思緒,穆亞連忙應聲。
「我叫你好多次了耶,穆亞你都沒反應。」黑髮紅瞳的少年噘起嘴,狀似有些不滿的抱怨。
穆亞尷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剛剛在想事情。你可以再說一遍嗎?」
「嗯,斐恩說晚一點元帥和將軍會過來,要我們先準備一下。」
「這樣啊,我知道了,謝謝你,索米。」溫柔的摸了摸索米細軟的黑髮,穆亞微笑道。
「嗯、嗯,不會。」穆亞是醉楓閣裡年紀最大的,平常就像個大哥哥一樣照顧他們,沒有表演的時候,索米總愛黏著他,但近日他發現穆亞恍神的次數多了不少,似乎……是自從一個月前元帥到穆亞房裡之後?「穆亞,你跟元帥發生了什麼事嗎?」紅色的眼睛眨巴著望著他。
正在喝茶的穆亞冷不防被茶水嗆了一下,咳了幾聲才有辦法回答:「沒、沒有啊,怎麼這樣問?」說的自己都有些心虛。
索米瞇起眼睛,擺明了是不相信,但也沒繼續追問下去。「那好吧,穆亞要快點喔,我跟奎里先過去了。」
「嗯。」目送著索米嬌小的身影沒入門扉之後,穆亞一邊著手打理服裝,一邊又不自覺回想著幾天前洛特來時跟他說過的話……
『我說洛特,你都沒有事要做嗎?』受不了的看著賴在自己房裡喝茶的某人,穆亞不知道第幾度想要嘆氣。
『有事交給斯拉戈那小子去處理就可以了。』完全沒有元帥自覺的某人非常不負責任的說。『更何況我要是不常來,萬一穆亞你被別人拐走了可就不好了。』
『……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喜歡男人,好嗎?』
『但也不是沒有,不是?』
『……』穆亞不太想理他,低下頭繼續翻閱歌譜。這是斐恩幾天前拿給他的,說是要下次表演時要用。
『你在練唱嗎?』見穆亞不搭理他,洛特放下茶杯湊到穆亞身邊跟著看譜。
頭也不抬的翻譜,穆亞順口答道:『嗯,是啊,斐恩說下次表演要唱這個。』
『嗯……』銀眸轉了轉,洛特忽道:『不然,穆亞你唱給我聽吧。』
『咦?』
『那是什麼表情啊?好歹我也是有兩千多歲的魔族,這點小事還難不倒我。』將歌譜從穆亞手上拿過,洛特催促著,『快唱吧,我替你聽聽看。』
『喔、好……』
薄唇輕啟,歛下的睫羽微微覆住了金燦的眸,圓潤而輕柔的歌聲傾瀉於室,如潺潺流水,又如徐徐清風,聞者無不為之迷醉。穆亞唱的專注,洛特注視著他亦幾乎失神。
想他高居元帥之位,見過的美人名伶何其多,但卻從未有過能令他人如此驚艷之人,當中的差異,是心吧!穆亞個性認真,做任何事皆不留餘力,必盡其所能的做到最好,他將那份認真帶入了歌聲中,讓聽眾能體會到其真心。
這上等的璞玉基底雖好,但尚欠缺時間磨練。
「穆亞,剛剛轉音的地方不必唱的那麼用力,輕輕帶過就好,不然後面容易接不上。還有……」待穆亞唱罷,洛特旋即指出哪裡需要改正,顯示他確實如他所言,不只是個聽眾,而是指導者。不敢說自己唱的比穆亞好,但憑著他兩千多年的閱歷,單只是指導他還能勝任的,再加上穆亞過人的資質,修正缺失即顯的容易。
『大致上如此,你試試。』
頷了頷首,穆亞依著洛特說的又唱了一次,明顯比第一次時好上不少。穆亞有些驚喜的看向洛特,開心的模樣讓洛特一秒聯想到得了糖便手舞足蹈的孩童。
『穆亞,編修來訪。』門外傳來奎里的聲音,硬生生截斷了兩人的笑語。
『怎麼偏在這時候……』穆亞輕輕蹙起眉,笑顏自臉上褪去。
『推掉他。』看出穆亞的不樂意,洛特抬手撫平他眉間的皺紋。『就說我在這,不方便接待。』展臂將人拉進懷裡,洛特揚聲對門外的奎里說道。
『好的,元帥。』應了聲,伴隨著離去的腳步。
『洛特,你……?』偏過頭看著他的臉,穆亞訥訥的啟唇。
垂首抵上他的額,洛特難得的放柔了嗓音:『不想就不要勉強自己……再說,我也不大願意見你接待我以外的男人,不,連女人都不行。』貌似吃味的吐出後半句話,他湊近了他的唇。『我要你只是我的,誰也不許碰。』緊隨著霸道的宣言的是他熱情的吻。
不知是第幾次了,穆亞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依然沒有拒絕洛特的吻。感受著唇葉上溫熱的觸感,他閉上眼睛,放任著自己吐席間盡是他的氣息。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喜歡……所謂的愛嗎?
 
 
「啊……」一閃神,穆亞險些碰倒了妝台上的花瓶,抬起臉來看見鏡中自己的容顏,以及頸間接近鎖骨位置的斑斑紅粉,那是洛特在上回來訪時硬是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
──這是讓大家知道穆亞是我的記號。
想著想著,穆亞只覺臉上一熱,有些手忙腳亂的拉高衣領掩飾住那引人誤會的曖昧痕跡,再將幾枝髮簪簪上髮髻,便匆忙的出了房門,下樓朝著醉楓閣接待用的廂房走去,一面走一面調整有些急促的呼吸,定的定神,推門而入。「元帥、將軍,非常抱歉我來晚了。」帶上門,他向房內一銀一黑的兩人欠了欠身。
「啊,穆亞你可來啦!我老哥就交給你了,我有事先走了!」黑髮紅眼的將軍看見穆亞,也不待洛特開口,便立刻起身繞過圓桌拍了拍穆亞的肩,然後迅速的出了廂房。
「呃……」穆亞抬起頭,看了看廂房的門,又看了看洛特。
「別理他。」看都不看一眼,洛特淡淡的說。「你們可以先下去了,我有話要跟穆亞說。」
互覷一眼,奎里和索米識相的退出廂房,將空間留予兩人。門扉掩上了,穆亞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著在他面前鮮少沒有笑容的洛特。「洛特,你有話跟我說?」
「嗯。」放下茶杯,抬眼看向侷促的穆亞,他微微一笑。「別光站在那,過來這兒坐吧。」他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看見那笑容,穆亞這才放鬆下來,乖乖的走到洛特身旁的位子坐下。誰料,衣角才剛沾上椅子的邊,洛特便大手一撈,拉著穆亞坐到他腿上去。
「洛、洛特!」
裝作沒聽見穆亞略帶斥責的低呼,洛特抱著穆亞坐穩,便直裁了當的切入主題:「穆亞,老頭要我領兵去替他處理些家務事,大概會有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沒辦法抽身。」
「欸?」略略瞪大了眼睛,穆亞問:「聖上他……要去爭討卡克親王嗎?」雖身處青樓,但外界的消息穆亞依然清楚,前些時候他才聽斐恩提起過關於卡洛姆的親弟弟──卡克親王造反的消息。
「嗯。」洛特將下顎抵在穆亞肩上,嗅著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這樣啊……」歛下眼睫,穆亞心裡五味陳雜。
明明是血濃於水的兄弟手足,為了權勢,為了利益,竟可以無情至此嗎……?
細細的感受著穆亞的精神波動,洛特知道穆亞想偏了事實,卻也不好開口糾正。畢竟,卡洛姆已不復當年的卡洛姆,這件事只有極少數人知情,倘若傳出去,整個大陸的局勢必定翻轉,想來卡克也是知情者之一,因無法接受自己的親哥哥竟被一個完全陌生的魔族所取代,憤而起兵造反。
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洛特鬆開環在穆亞腰上的手,扶著他起身。「我得先回去準備了,今天來只是通知你一聲。」輕啄了一下他的唇,「我不在的時候,千萬別讓不相干的人進到你房裡。」不是叮嚀不是囑咐,而是專屬於他的霸道的命令。
穆亞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我走了。」握了握穆亞的手,洛特轉身走向房門。此時,穆亞卻不知哪來的勇氣,做出了他平日絕對不可能做的事──他下意識的拉住洛特,在他詫異的回頭的剎那,主動的吻上了他。
蜻蜓點水般的一吻,卻已令洛特訝然瞠目。「穆亞……?」
「祝你早日凱旋歸來。」紅著臉說出這句話,下一秒便落入他再熟悉不過的溫暖懷抱。
「我會的,等我。」他帶著笑,在他耳邊落下誓約般的言。
 
 
戰鼓擂動,鐵騎突出刀槍鳴,營地外是血染遍地的戰場,營地內是戒備森嚴、刀槍肅然。營帳內,洛特面無表情的端坐在主位上,右側是盡責賣命的副手斯拉戈。
「現在戰況如何?」元帥不語,斯拉戈自動的代為詢問。
「回稟將軍,我軍已順利入城,現在正在找尋卡克親王。」偌大會議桌的另一端,另一名位階較低的軍官站起身,必恭必敬的上報。
點了點頭,斯拉戈張口正要說些什麼,營帳外卻突然闖入一抹高大的身影,定神細看,來人正是領命進城搜索的血殺將軍。
「元帥,已發現卡克親王……他在親王府內自縊了!」喘著氣,血殺如是說道。
「大人?」斯拉戈轉頭看向打會議開始便未曾開口說過話的主帥。
洛特虛起銀眸,掀動薄唇吐出四個字:「班師回朝。」
「遵命,元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