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歸來

 
他推演過千萬回,卻從沒想過他們的見面竟然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在這樣平靜的午後。
 
──距離上一次、他以為的最後一次的見面,究竟相隔的多久的時間?
 
黒曜石般墨黑的瞳失神的黯了黯,讓歛下的、微顫的濃密睫羽覆去了泰半,沈耀威抿緊了泛著櫻花白的薄唇。
很淺、很淺的,一聲輕嘆。
 
──他回來了,回到了他的身邊,他回應了他許久的等待,回到了他的身邊。
 
細碎的陽光灑落在他金燦的髮上,似是給那已可比擬日暉的金絲,再鍍上一層耀眼的金箔,炫目的叫人無法直視。
可他卻直直的凝視著他的眼,深恐一旦轉開了視線,眼前的一切都會回歸虛無,深恐一切都只是他白日裡逼真的夢境……
直到他脫口喚出他的名。
 
『好久不見了,耀威。』
 
在光芒之中,他向他走來。
仰頭望著,那是神所偏愛的、最完美的男人,只有他知道,這樣俊美面具下的惡魔,其實也只是個普通的人類。一個用微笑,完美的掩飾住所有喜怒哀樂的普通人。
因為,他是唯一了解他的悲傷、他的寂寞的人。
他們彼此都明白。儘管他們從未表現出來。
 
『耀威,還是跟以前一樣,這麼不愛惜自己,萬一被玻璃割到手該怎麼辦呢?』
 
他為他拾起了破碎的玻璃,連同他的心。
那是在他離開後,便不曾在完整過的、麻木而脆弱的心。
熟悉的笑聲敲打著鼓膜,沈耀威覺得,六年來,這是他第一次清楚聽見了除了自己以外的聲音。
他還記得,那一瞬間的他,除了錯愕,腦子裡根本容不下其他,眼底滿滿的都是他的身影。那個他思念了六年之久的男人。
 
『我很想你,所以來見你了。』
 
他說。而他在他幻惑的銀藍中,看見了獨屬於他的溫柔。
 
『裕新。』
 
沈耀威遲疑著,終究還是開了口,說了這兩個六年來他一直下意識避免提及的字。
與他糾纏著的男人的名字。
睽違六年,再見他竟是這般徬徨,這讓沈耀威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都不重要了。
 
他知道他是為了見他而來,為了見他而答應和他一向最討厭的警方合作調查案子,他……依舊和從前一樣,無論做什麼事,都將他擺在第一順位。
站在吧台後看著他在椅子上落坐的修長伸影,沈耀威微微一笑,笑裡是淡淡的懷念。
等他稍微有空的時候,一定要記得跟他說:
 
「歡迎回來,裕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