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園‧夜宴》─光闇之絆(洛特X穆亞) -6 (微H)

 
 
王軍勝利、逆賊已平,消息很快的傳回了王都,傳進了卡洛姆耳中。正在批閱奏章的卡洛姆重重嘆了口氣,揮揮手斥退左右,緩步至窗前仰頭望著天際。時已入夜,街道上亮起了無數燈火,放眼望去,竟有種天連地、星滿佈的錯覺,只是這般美景,滿心記掛著遠方人的穆亞怕是無心欣賞。
卡克起兵的原因,他不會不知道,派兵前去平亂,這樣做固然有些對不起老友,但國勢才剛安定,實在不宜再逢內亂,本意是想讓卡克知難而退,孰料那執著的硬漢子卻在兵敗後自殺。思及此,卡洛姆幽幽的嘆了口氣。卡克和他這個頂替了卡洛姆的「哥哥」素來不合,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竟是以這樣的方式收場……
另一方面,由於斐恩等人刻意隱瞞了洛特回朝的消息,以致於穆亞現在呆坐在窗邊,失神的有一下沒一下的把玩著手中血紅的羽毛。那是洛特離開前留予他的,說是可以防身之用。
「在青樓裡哪會有什麼危險啊……」喃喃的低語,穆亞微微蹙起了眉心。明明身在前線的他,才是最有可能發生狀況的人啊……
不是不相信洛特,而是實在無法安心,戰爭殘酷,他只怕洛特會像他們初次相遇時那樣……
「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溫暖而有力的大手忽地環上他的肩,耳邊傳來陣陣溫熱的吐息,緊隨著他所牽掛之人的聲嗓,一顆懸在空中的心這才定了下來。
「洛特……」他想回頭,洛特卻先一步將他擁進懷裡。
「聽奎里說你這半年來只要一有空都坐在這裡發呆,也沒好好吃飯,折騰壞了身體可怎麼辦?」他擁緊他,力道之大,像是要將人揉進血肉中,再不分離。
「我在等你。」輕輕閉上眼睛,他放鬆了身子將全身的重量交予身後那人。「歡迎回來,洛特。」
低低一笑,他低頭吻上。「我回來了,穆亞。」
這吻比先前的都還要來的濃烈、還要深入,那是暌違了半年的思念。穆亞輕輕推著洛特的胸膛,示意著要他放開。依依不捨的離開那柔軟的唇瓣,洛特將穆亞打橫抱上房間深處的木床上。
「……穆亞,可以嗎?」低啞著嗓音,洛特附在他耳邊問。溫熱的吐息刮搔著陰鬱望被挑起而變得敏感的肌膚,穆亞顫了顫身子,輕輕的點了點頭。
得到了應允,洛特伸手探入穆亞的衣襟,躁進而不失溫柔的撫上那叫他渴望已久的淨瑩肌膚,綿密的吻從頸部徐徐掃落,烙下一個又一個,宣示著主權的紅斑。
「啊、啊啊……嗯……」修長的手指探近抽出,最後撤離了緊窒的後庭,洛特猛的挺腰,深深探入那禁地的柔軟。「呀啊、啊啊啊啊……嗯、嗯……洛、洛特……哈啊……」
加快了律動的速度,洛特俯身吻住那不斷溢出呻吟的嘴。「……我愛你,穆亞。」
對於洛特的甜言蜜語,回應的是穆亞難耐的呻吟。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淺出,如湧浪般席捲而來的快感淹沒了理智,相貼的肌膚交換著彼此的體溫,熾熱而催情。「嗯、哼嗯……洛、洛特……啊……」
低喘著重複進入與抽出,洛特的動作在穆亞甜膩惑人的喘息聲中無法克制的愈漸粗暴,極度的思念和壓抑已久的渴望似在這擁抱中盡數爆發開來,再無可收拾。
俯身啃咬著那一身幾乎讓自己失去理智的淨瑩雪膚,洛特充滿佔有慾的在一片雪白中烙印下一個又一個、細碎的吻,粉色的痕跡如同嬌嫩的櫻瓣,佈滿了穆亞的鎖骨和胸膛,粗糙而修長的手指來回按壓搓揉著胸前挺立的乳珠。
這般刺激對於初嘗情慾的身子太過強烈,叫穆亞幾乎要溺斃在那慾海,潔白藕臂只能無助的攀緊洛特的肩頸,以承受那好似要令他滅頂的快感。
「啊、啊、啊……嗯哼……哈啊……」滿室只餘無邊春色迴盪,透著紙窗映入室內的月色下,兩具貼合的身軀彼此交纏難捨。
夜,還長著呢。
 
 
激情之後,已是夜深,洛特摟著穆亞臥在軟軟的被褥中,細語綿綿。趁此機會,洛特提出了要帶穆亞離開青樓的打算。
「再等半年。」沒想到穆亞卻這樣回答,「斐恩幫了我很多忙,而我這半年來卻都在等你,讓他平白蒙受了不少……」雖然他知道依斐恩的個性和家世,並不會再議這些損失,但穆亞不希望虧欠於他。
注視著他許久,久到穆亞幾乎要以為洛特不會答應,洛特才開口:「就依你的意思吧。我讓你等了半年,現在就換我來等你好了。」冷銀的眸透著幾絲寵溺。
穆亞輕輕的笑了,「謝謝你,洛特。」他窩進他懷裡,「還有……我愛你。」
緊貼著胸膛的臉頰能感受到洛特輕笑的時身體的震動,還有聽見那令人心安的穩定的心跳聲。「晚安,我的穆亞。」落在額上的,是不帶一絲情慾的,溫柔的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