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輪迴戀》三、翡翠衾寒 -2

 
 
是夜,無月的穹幕濃黑如墨,獨留幾顆較為明亮的星子孤單的閃爍,像是灑滿整片夜空的斷線的珍珠,倒映在與寒星相呼應的銀灰色眼瞳中,眼底渲染著的是無邊寂寞。夜深五更,此時該是大地上的生物入眠至深的時候,銀色眼眸的主人卻無半分睡意,一個人倚在寢室的窗邊,孤單的賞夜。
──是第幾次了,在沒有他的夜晚裡,因夢轉醒,因夢無眠?
夢中的他音容如昔,璀璨而毫無雜質的金眸依舊溫和,那抹他經常掛在在唇邊而他永遠學不來的微笑恍若就在眼前,近的伸手可觸,卻又在眨眼的瞬間變得遙不可及,就連那雙總是能夠讓他安定的眼眸也會染上淡淡的哀愁。
──是什麼原因,讓你露出這樣的眼神?
好幾次,他在心中問著,在夢境中發不出任何聲音,喉頭彷彿被什麼東西哽住。
──拜託你,別露出那樣哀傷的神色,請告訴我原因……
──穆亞、穆亞、穆亞……
無聲的喚著,一次又一次,一聲又一聲,他卻從未回答過,兀自帶著那抹令他心痛的微笑,在他眼前漸漸消失了身影。夢中的他,如霧裡的花,如水中的映月,美麗得朦朧,真實而又虛幻。
──多想緊擁他的身軀入懷,細細感受他醉人的體溫……入掌的卻是夜裡沁冷的空寂。
指尖依稀殘留著那時他體溫的冰冷,鯨吞蠶食的取代了記憶中他所給予的溫暖,冷進骨子,冷徹心扉,冷卻了希冀,一點一滴,一點一滴沁入絕望。
──多想凝視他的溫潤金眸,靜靜體會那所謂的永恆……入目的卻是無他身影的寢房。
往昔歷歷在目,觸摸著刻意維持的擺設,彷彿能透過這樣觸摸到他留在家具上的指紋、觸摸到他殘留其上的體溫,彷彿能再見著他笑著同自己說話的模樣……
──還要再欺騙自己多久?
薄唇蠕動著,卻吐不出隻字片語,只能勾起慘澹的、自嘲的笑。
「你在哪裡,穆亞……?」低啞著嗓音喚著他的名,「你現在過的好嗎……?」
──一個人睡在雙人床上,空虛的寂寞。
「什麼時候,你才會回到我身邊呢……?」隨著語句出口,落下的是他罕有的、滾燙的淚。
一滴,兩滴,三滴……
像是在回應著他的悲傷,天際劃過幾道流星,猶如夜在為他無語的思念垂淚,在墨色的穹幕上畫出一道又一道長長的軌跡,如同眼淚在他白淨的臉頰上落下心傷的水痕。
「穆亞……穆亞……」
淚水溢出眼眶,沾濕了雙頰,沁濕了枕畔,在一片刺目的潔白上印出一圈又圈水印子,朦朧的銀灰承載不住滿溢的悲哀,痛苦的虛起,也因而錯過了枕邊的異相。
剔透的淚花落在水藍的寶石上,主掌水屬性的神珠「水澤」(※註)泛起了淡淡的藍色光暈,漣漪似的一圈一圈向外蕩漾擴散,挾帶著一聲輕淺得幾不可聞的嘆息。
光暈在男人還未意識到之前,先一步包覆上男人的上身,像是環繞著山頭的雲霧那般,一絲一縷的竄入心口,帶著水屬性特有的鎮靜效果安撫著男人入眠。
「穆亞……」陷入夢境之前,男人下意識的低喃,伴隨著熱淚滾落。
朦朦朧朧的藍光似是回應了男人的呼喚,淡淡的薄光閃過一瞬鮮明,旋即又黯去,然後漸漸消散。在藍光完全消失之前,恍若有意識的拂上了男人依舊帶淚的臉龐,為他抹去了乾涸以及未乾涸的淚痕。
 
 
 
 
 
 
 
 
※註:神珠「水澤」是洛特和穆亞到帝國邊境的沙漠城市出任務時穆亞意外獲得的認主神器,整體以水源訴組成,詳情請見我的部落格《遲來的聖誕節》,本作無此設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