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輪迴戀》 四、月朧煙雲 -1

 
 
距穆亞逝去,又過百年,他亦在人間滯留了百年,固執的守著他與穆亞的小屋,就只為了等待他的下一世。
是馮勒看不下去,夥同塔迪軟硬兼施,好不容易以「到冥神的領域上能更早得知穆亞轉生的確切地點」為由,才順利將人帶到幽冥島來。
幽冥島上的月和人間的看來沒什麼不同,一樣的明亮,也一樣的寒冷。洛特坐在神殿走廊的窗台上,望著那輪即使他不在後,依然皎潔的明月。
他們曾經親暱的攜手並肩而行,一同走過近百個年頭,一同看著春梅綻放,一同聆聽夏蟬鳴叫,一同賞玩秋紅的楓葉飄落如雨,一同在無垠的雪地上留下共同的足跡,然後在年末相約,要再一起等待小木屋外的茶糜花盛開。但現在他卻覺得,他與他之間的距離,甚至連月亮與大地的高度都望塵莫及。曾經推開他心房裡緊鎖的門扉的雙手如今已不復在,他卻猶記得那雙手的主人獨有的溫柔;曾經融化他心底冰寒的璀璨金眸如今已不復見,他卻猶記得那份溫暖。
──他給予的,他永難忘懷;他留下的,卻是他無盡的悲傷。過去的他從不知道,亦不曾如此厭惡,自己那之於人類幾乎等同永恆的長壽;現在的他才曉得,人類在面對死亡時的悲傷和恐懼是這般劇烈,連他都不禁要為之窒息。
遇見他之前,他甚至不明「情」字如何寫得;遇見他之後,他不僅學會了愛──那以往被他視為無聊且無用的情感,更甚是心痛和對死的恐懼。他是軍人出身,一向視死如歸,然而今非昔比,心房中多了一席不屬於自己的位置,他開始變得和人類一樣,會害怕,並抗拒死亡的到來。
但終究事與願違,諒他是再偉大再有能力的魔族,依舊無能也無力違逆天命。在天之前,就是神也束手無策,更遑論可能導致世界失衡、失序的後果。
不是沒有想過不惜一切代價逆天而行,將人強留在身邊,有了前世的記憶輔助,成功的機率雖不達完全,亦不無可能,但可想而知,就算真的成功了,換來的一定會是他的忿怒和斥責。
──無論任何種族皆有私心,只是程度上的差異。
而他至今唯一想過最自私的念頭,便是將他永遠留在身邊,即使要用全世界的生命來交換。他或許不在乎,可他知道他會,因此他只得壓下內心那一點點希望和過於強烈的渴望,悻悻然作罷。
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他抬手覆住雙眼,放任著黑暗侵佔他的視野,放任著幾乎要將他滅頂的孤獨襲上心頭。
──是否越是強壯的種族,所持有的私心就越大?
不自覺的這樣想著,他唇邊牽起了自嘲的弧度。
「要笑不笑的,難看死了。」熟悉的嗓音帶著嗤笑傳入耳中,放下手,入眼的是來人鐵紅的眸。
「……再怎樣難看,也不關你的事吧,塔迪?」本是不想開口,但多年來扮演流氓騎士養成的習慣卻讓他下意識的張口回嘴,只是語調裡卻平淡淡的,與以往流裡流氣的模樣大相逕庭。
皺了皺眉,縱然看不慣這樣的洛特,但塔迪也不好多說什麼:「是不關我的事,但我勸你別繼續坐在這裡發呆比較好,狄爾希斯教官在找你。」
狄爾希斯?「為什麼?」
「我哪知道。」聳了聳肩,塔迪不負責任的雙手一攤,「話我帶到了,你就快點過去吧,晚了我可不知道教官會怎樣整你。」
點了點頭,洛特跳下窗台,「教官人在哪?」
「米薩契爾教官那邊。」
得到了答案,洛特沒再多表示什麼,足尖一旋,背對著塔迪漸行漸遠。
目送著洛特的身影消失在長廊末端,塔迪站在原地沒有動作,等待著身後另一道氣息站定。「這樣好嗎,馮勒?」側過臉,他有些憂慮的看向身旁的預言師。
琥珀色的瞳仁微微虛起,馮勒淡然道:「這已是洛特能克制自己的最好的狀況了,否則依他那性子,怕是不只如此而已。」雖然不曾親眼見過,但透過斯拉戈的描述,他們多少也知道戰地殺神骨子裡的傲然和那股只為自己所想的無畏精神,依此來看,定是穆亞臨終之際囑咐過什麼。
眸光一轉,清澄的眼倒映著的是塔迪的身影,淡淡的憂愁染上了明媚的眸。
──將來,他也會碰上相同的事吧?
眼前的洛特和已逝的穆亞,正是他和塔迪、也是斯拉戈跟奎里的之間,都會遇上的阻礙。原先他以為自己早已做足的準備,可看著不復以往的洛特,他卻突然感到惶恐,同時也懷疑自己是否能夠還保有著現在的一絲清明,冷靜的不妄圖使用死靈帝君的力量去嘗試著逆天。
老實說,他沒有把喔。
抿緊了唇瓣,他閉上眼睛,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令他心煩的問題。
「馮勒?」溫熱而粗糙的大掌撫上臉頰,伴隨著塔迪擔心的叫喚。
「我累了,回房吧。」纖白的素手搭上塔迪的,馮勒勾起淡淡的笑,仰頭輕聲道。
因著這突如其來的笑容愣了一下,塔迪旋即跟著笑了。
「那走吧。」牽過馮勒的手,兩人向著洛特離去的反方向散步似的慢慢走著,清冷的月光拖長了他們的影子,在地面上呈三十度的交角匯聚。
感受著掌心傳來塔迪偏高的體溫,馮勒歛下睫羽,壓下滿腹思緒,亦壓下心頭的煩悶。
──將來的事,就留給將來的他去煩惱吧。
薄唇輕掀,馮勒無聲的對著自己說。
 
 
第一次踏進米薩契爾的居處,是為了任務;第二次來,目的裡卻不在有他。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洛特面無表情的看著圓桌另一端的三位教官,喝茶的喝茶,調琴的調琴,吃點心的吃點心……
他不禁要懷疑,該不會是塔迪那傢伙無聊到假傳口諭,騙他過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自己躲在一邊看笑話吧?這樣想著,洛特很快又推翻了這個假設。在時間的洗禮下,他們早已不是當初血氣方剛的青年了,自然不可能會有這般幼稚的舉動。
目光落在對面各做各人事的教官們,洛特開口:「找我有事?」
解決完一盤點心,讓米薩契爾的管家──肯將餐具收拾下去,惡魔族的美人教官這才坐正身子,銀白的狹長鳳眸促狹的緊盯著他,「看你挺閒的,我現在也正好無聊,不如我找點事讓你做做?」
──然後順便讓你當玩具耍著玩。
一旁的夥伴默默的在心底補述,可誰也沒有點破,他們都不想讓惡魔逮到機會抓著他們活動一下他體內的好戰因子。
沉默了半晌,洛特點點頭,「……好。」
他話音剛落,米薩契爾和斯特立刻停下了動作,紛紛抬起頭有些訝異的看著他。他們都以為經歷過上次的魔鬼訓練,洛特對於狄爾希斯應該是能閃多遠就閃多遠,怎麼現在連人家要抓他去玩都這麼乾脆的說好?不會是打擊過大,腦子出問題了吧?
沒理會同伴們的反應,狄爾希斯笑得燦爛。「這是你答應的,可別反悔喔!」
瞥了顯然是悶壞了的惡魔一眼,洛特轉開視線,恍若事不關己。「要就快,別拖拖拉拉的。」
──不管什麼都好,只要能讓他暫時忘記思念的苦痛……
「真是心急的孩子。」笑瞇了眼,猶如兩彎月牙,「話可是你說的,那我們現在就走吧!」一把抓過洛特的手,狄爾希斯迫不及待的拖著他出了米薩爾契的居處。
……自己保重,一路好走。
望著洛特被狄爾希斯連拖帶拉的抓出了門,被留下的兩人又低下頭做自己的事去了。畢竟有人找死他們管不著,有燃願意演戲不看白不看,且說他們也鬥不過狄爾希斯,遂隨他們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