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輪迴戀》 四、月朧煙雲 -2

 
 
洛特被狄爾希斯一路拉到地下角鬥場,沒錯,就是當初他和斯拉戈大戰地獄三頭犬的那一個。和上次一樣,狄爾希斯丟下一句「我去準備」之後就跑的不見蹤影,剩他一人獨自站在偌大的角鬥場中央。
只有他一人的角鬥場顯得過分空曠,他忍不住回想起首次造訪幽冥島的種種、回想起他還在身邊的那段時日。百年了,已過了百年,他卻依然對他念念不忘,幾萬的日子過去,仍無法充但他對他的思念。
「穆亞……」輕輕的一聲呼喚,包含著多少眷戀。
「年輕人老是苦著一張臉,對健康不好哦。」清冷帶點邪佞的男音響起,洛特自思緒中回神,便見狄爾希斯在看台上笑吟吟的俯看著他。「來做點極限運動吧!試驗看看我之前改良過的新品,順便幫你疏解壓力。」
敢情他是白老鼠就是了?洛特微微抬高了一邊的眉毛,耳朵也沒漏聽樓下角鬥場自門外傳來的陣陣低鳴,轉過頭,同一扇大門,同樣未完全閉合,無數雙閃爍著紅光的眼睛在門外向內探望,憑著他屢試屢準的直覺,他敢肯定門外的那干傢伙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主。
他屏息向後退了一步,說時遲那時快,理應厚重的大門被強烈的衝擊撞開,黑色的潮流洶湧而入,衝著他張口露出了森白銳利、淌著唾液的犬齒,他愣了一瞬,在來者滾著震天的吼聲灌入耳中,才慢一步回神向一躍,險險避開在他原本的定點上用力咬合的大口。
「……這是什麼?」打量著眼前的巨大動物,洛特脫口問道。
「地獄三頭犬啊!」看台上的萬年惡魔開心的回答他,「這是經過改良的品種,比起你上一次應付的還要兇猛許多,小心不要掛彩了。」
果真是改「良」啊!看看眼前身軀比起先前大有兩倍不止、數量也是上一次的三倍以上的地獄三頭犬,洛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認命的取出夜痕應戰,他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爭鬥上,漆黑的劍身揮舞著,揚起一片血色的簾幕和更為響亮的吼聲,角鬥場原本乾淨的地面立刻鋪上一片腥紅的地毯,一具又一具倒下的屍首佔據了不少空間,洛特投身於戰鬥中,幾近刻意的忘卻纏繞心頭百年不散的憂傷。
倚著欄杆低頭居高臨下的看著這一場人獸之爭,臉上的笑容不知何時褪去,銀白色的眼眸犀利的注視著洛特浴血的身影,像是在觀察著什麼,專注的出奇。
接下來的日子裡,狄爾希斯總會拎著洛特到角鬥場來,美其名約協助他發洩壓力,實際上則是測試經他改良後的獄界生物和看戲罷了。每天每天重覆著相同的舉動,結束之後就到藥池泡澡,接著就回房就寢,洛特逆來順受,從沒抱怨過,乍看之下或許會以為洛特的確藉著這樣忙碌而無暇去思念,但又有誰知道,他依舊時常在夜半轉醒,滿懷著心痛看著天際直到天明。
這日他照例前往米薩契爾的居處,卻看見那位以玩弄他為樂的死神頭子獨自坐在圓桌前,臉上的表情是罕有的嚴肅,而米薩契爾和斯特則不見蹤影,自然也沒看到總是隨侍在側的肯。
「狄爾希斯教官?」看向明顯是在等他的惡魔,洛特納悶的喚了一聲。
「我說你,利用我很有趣嗎?」狄爾希斯冷著臉質問,洛特尚未反應過來,他已一揮袖將他打至牆面上。
背部毫無阻隔的硬生撞上壁面,疼痛沿著脊錐竄上腦部,他抬起因撞擊而有些泛暈的腦袋,剛想要說些什麼,惡魔修長而冰冷的手指已然掐上了他的頸。「你……!」
「真沒想到你竟然會為了區區一個人類把自己搞的人此狼狽,真是難看哪吶。」握住他的下顎強迫他抬頭與自己對視,狄爾希斯湊近他,嘲諷的笑。「你以為藉著不斷的操勞可以忘記痛苦,真是太天真了,葛瑞德。」刻意的,他用他前世的名來稱呼他。
「我不是……」洛特擰起眉頭,扳著狄爾希斯掐在他脖子上的手,不知哪來的氣力,用力的掙開他的鉗制大吼:「我不是葛瑞德,我是洛特,洛特‧西斯法!」吼完瞧見惡魔冷若冰霜的臉色,洛特這才驚覺他剛剛做出了什麼驚人之舉。
……他竟然甩開狄爾希斯的手?!
「挺有膽量的嘛,洛特‧西斯法。」似乎毫不在意洛特明顯冒犯的舉動,狄爾希斯揚起了笑容,「看在這陣子你給了我不少樂子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優雅的淺笑變得有些猙獰,「不過記著,沒有下一次了。」將手收回衣袖內,狄爾希斯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走回他方才的位置上坐好,並指著他對面的空位道:「坐。」
雖然不清楚狄爾希斯想做什麼,但洛特可不想在惹怒他第二次,那無疑是找死。撫著倍掐出痕跡來的頸項,洛特遲疑了一會,仍是乖乖入坐。「教官?」
「等。」面對洛特的疑惑,狄爾希斯只給了他一個字,自己則不知道從哪摸出一杯黑咖啡啜飲著。
洛特依言安靜的等,沒有太久,兩道身影一前一後踏入的他們所在的房間。
「結束了?」走在前頭的米薩契爾瞥了洛特一眼,轉頭向狄爾希斯問道。
放下咖啡杯,狄爾希斯也不回答,丟下一句「你們動作真慢」便在原地消失了身影,空氣中只餘下他的聲音:「剩下的就交給你們處理了。」
「真是的,根本是藉機報復。」看了看洛特脖子上明顯的傷痕,米薩契爾暗暗搖了搖頭,和斯特在洛特對面坐了下來。
兩仁方坐定,洛特便忍不住開口:「這到底是……」
「他轉世了。」說話的不是米薩契爾,而是一向少言的斯特。
「……什麼?」
「那個人類,他轉世了。」斯特語調平淡的重複了一遍,殊不知這話聽在洛特耳中是枚多大的震撼彈。
「穆亞他轉世了……」他喃喃的唸著,猛然抬眼,迫切的追問:「那麼他在哪裡?他……」
米薩契爾舉起一隻手擋下他的話,「他是轉世了,是他,卻也不是他。」
洛特一怔,「……什麼意思?」
「正如你不再是葛瑞德,那個人類也已不是從前的他。」頓了頓,米薩契爾接著道:「這就是狄爾希斯方才喊的葛瑞德的原因。他前世的記憶封印在那條神族的鍊墜上,你可以選擇讓他恢復記憶,或者是保持現狀;但無論如何,他都不再是從前的他,選擇權在於你。」
「我……」
「那條鏈墜與他的靈魂相繫,它會指引你找到他。」斯特淡淡的說。
伸手摸了摸胸前鍊墜的位置,洛特低聲問:「為什麼幫我?」
「這是殿下的旨意。」米薩契爾回答,血紅的眼睛深深的看著他。「算是完成任務的獎勵。」
收攏五指,隔著衣物將鍊墜握在掌心。「……我知道了,請待我向殿下道謝,還有狄爾希斯教官。」向兩人行了個禮,洛特一刻都多待不得,立刻轉身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