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年‧緣》 楔子、月下初逢 -1

秋夜薄涼,冰炎走在空蕩蕩的柏油路上,做最後的巡視。這次是在原世界的單人任務,在某鄉下地區出現了疑似遊魂一類的靈體,常在半山腰上、農民種植的果樹間遊蕩,嚇著了不少夜裡路過的行人,近期內更傳出有人被活活嚇死的案例,農民們雖然找來了道士作法,卻毫無成效,不得已只得求助公會。
公會本只當一般的鬧鬼事件楚哩,沒想到派遣出去的白袍卻負傷而回,據該白袍的報告,似乎不只有遊魂那樣簡單,更甚出現了中階鬼族的蹤跡,使得任務難度三級跳,一下子從白袍的雙人任務變成了黑袍的單人任務。
這也就是冰炎此刻在這裡的原因。
晚上十一點多,鄉下人家早已經入睡,為避免炒擾到附近居民,冰炎放了大範圍的結界,但來回找了這麼久,除了順手解決掉成打的低階炮兵和幾個中階鬼族,再無其他發現,可那股冰炎一來便察覺了的、不太對勁的氣息依舊存在,甚至有越來越濃烈的趨勢,可無論用什麼方法,冰炎就是無法確定它的位置,彷彿冥冥之中有什麼力量干擾著探查。
這讓冰炎很煩燥,直想放火燒山了事,但想到臨行前扇的交代,他不得不放棄這個會給夏卡斯碎碎唸的念頭,乖乖的當隻無頭蒼蠅,在山裡亂晃。
 
『穿越千年者,將在月影下顯形。記住,萬萬不能讓「他」落入鬼族之手!』
 
扇端著難得嚴肅的表情如是說。雖然扇總愛胡鬧,但畢竟也是無殿三主之一,儘管冰炎很討厭她,在某些時候還是得聽命於她──特別是在扇擺出正經面孔的時候。
 
『找到之後先帶回無殿來吧。對了,記得要對人家溫柔點啊!』
 
正經不過三秒,很快就露出本性。想起那張笑得欠揍的臉,冰炎就打從心底不爽,半是遷怒的用暴符化成的長槍滅了不知道又從哪裡冒出來的鬼族,甩了甩手,冰炎未展的眉又蹙得更深了。
從鬼族的動向來看,他們似乎正在找尋什麼。而他敢肯定,兩者的目標是一致的,否則扇就不會特別跑來警告他了。
……雖然不排除看好戲跟藉機騷擾他的成分居多。
延著山路往上走,來到一個叉路口,柏油路仍向上蜿蜒,一側是向下開通的、水泥鋪成的斜坡,正對著斜坡的另一側則是傳統的土葬墓塚,外形像是坐椅的墓碑旁放置著一束乾枯得只餘支幹的花束,看得書來受到鬧鬼事件的影響,已許久沒有人前來祭拜。
冰炎在叉路口停下腳步,銳利的紅眸瞪著前方樹林裡竄出的炮兵鬼族,抽出暴符正打算同先前一樣一舉炸了解決,水泥斜坡上忽地閃出一抹白影,介入了他和鬼族之間。白影背對著他,張口向鬼族吐了口氣,一眾鬼族竟就在他面前被冰霜覆滿全身,然後風化成細碎的冰晶,消散在陰冷的微風中。
鬼族被消滅,冰炎依然沒有放鬆戒備,殷紅若血的瞳仁瞬也不瞬的直盯著眼前的白影。他心底雪亮,這想必就是委託人口中的、鬧鬼事件的主角。但叫他感到怪異的是,在白影身上,他感覺不到半分鬼魂當有的氣息,反到更趨近於精魄。
「此處不是你當久留的地方。」瞇起眼,冰炎厲聲道。
白影似是聽見了他的話,緩緩的轉過身來面對他。冰炎這才看清,委託人所謂的「好兄弟」其實是某種古老而稀少的守護靈。
精緻而中性的蒼白臉蛋不見絲毫血色,左頰上爬著似龍非龍的奇異圖騰,深色的刺青一路蔓延到頸側,沒入了身上那件和古中國時的襌衣十分相似的白袍內,長度只及腳踝的下襬用銀線繡著類似於家徽的圖案,長長的、猶如月華的髮絲披散在身後,雙手垂在兩側,給過長的衣袖遮掩,而露在外頭的赤裸雙足漂浮在離地半公尺的空中,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暈。
就憑這副模樣,外行人會誤會也不奇怪。
想了想,冰炎收起暴符,暗地裡卻做足了隨時發動幻武的準備。守護靈只會出現在被守護者的附近,並對一切有惡意者進行驅逐,他收起暴符表示自己並無敵意,手裡握著幻武大豆則是防止任何突發狀況來不及應變。
對於冰炎的舉動,守護靈沒有太大的反應,和今夜給水氣朦朧了的月色一般的淡金色雙瞳瞬也不瞬的看著他,像是在確認什麼。半晌,守護靈抬起右臂,比了比那條凹凸不平的水泥坡。
揚了揚眉,冰言問:「要我跟你下去?」
守護靈默默的點了點頭,也不管冰炎答應與否,兀自轉身領路,彷彿認定了冰炎一定會跟上來,連頭也沒回的直向下去。
想想也許守護靈保護著的正是他所尋的目標,冰炎別無選擇的跟在守護靈後頭踏上了坡道。
一路上除了風吹樹林的枝葉摩娑,和偶爾的蟲唧鳥啼,便只有他行走時細微得幾不可聞的腳步聲。走了一段,又碰上了同樣鋪著水泥的叉路,一條往上、一條繼續向下,前頭的守護靈沒有半分遲疑的選擇了往上,冰炎緊跟著並不時分神留意四周,卻意外的發現那股彷彿無所不在的力量波動變得比在上頭上路上感覺到的更加強烈。
近了。
冰炎想著,同時注意到右側的樹林間有幾抹不尋常的黑影晃動。守護靈似乎渾然未覺,冰炎於是沉住氣,同樣裝作不知情,腳下不停。
過了一小段上坡,之後便是平地,夾道叢生的雜草幾乎掩蓋了路面,踩在上頭發出了沙沙的聲響,守護靈側頭確認了下冰炎的狀況,速度依然不減,領著他在水泥路左邊、人為刻意空出的地方停下。靠近水泥道的陡峭土坡上生長的為數頗多的姑婆芋,土坡再下去是一片生著蓮葉的水漥,水漥之後則是一棟被廢棄許久的磚造小屋。
一陣風吹來,環繞著低地其餘三側的竹林吱呀的響,守護靈的衣袍和及足跟的長髮卻未動分毫。冰炎按下給風拂起的髮絲,瞇起眼注視著破舊且生滿青苔的小屋,隱約有股衝動催促著他,要他進去一探究竟。
『尊貴的殿下,請您盡快將吾主帶往無殿,吾家會負責善後。』
冰冷而淡漠的中性嗓音直接在冰炎腦中響起,他挑高了一邊的眉,微偏過頭,對上了守護靈淡金色的眼睛。後者對他輕輕頷首,再次舉起右臂,往小屋的方向比了比。
答案,已然在眼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