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輪迴戀》 六、比翼雙飛 -1

 
他坐在丘陵上遠眺著天際,旁邊是前世、也是今生的契約坐騎,哥里亞,白皙的手撫上胸口,那兒是鍊墜──晨曦晶墜和水澤的位置。自那天之後,他便一直將項鍊帶在身上,如同前世,片刻不離身。
冷風呼嘯,吹的他臉頰生疼,金燦的眼眸忍不住虛起,下意識的往哥里亞靠近了些,他默默的提升了鬥氣的強度以抵禦寒風。哥里亞注意到他的動作,自動的調整了一下姿勢,讓他能靠著他取暖。
「謝謝,哥里亞。」摸了摸狼首,他輕輕的笑了笑。
哥里亞甩了甩尾巴算是回應,抬起來的腦袋又趴了回去,色素偏淡的眼睛貌似很舒服的瞇起。
放鬆身子倚著哥里亞,他再度將目光拉回遠方,好似望著,卻又沒看著任何一個地方,視線飄忽著沒有落點。
思緒縈繞在幾天前,洛特向他提起拿回前世記憶的事……
『前世記憶?』
『嗯。』銀色的眼眸凝視著他,專注而深情,『你前世的記憶就封存在晨曦晶墜──就是那個十字刺劍鍊墜,那是我們在某次任務中獲得的獎勵,聽說是仿製上古神器「光明神的讚禮」,但是因為仿製不完全,嚴格來說已經不能算是神器了。』他將鍊墜交到他白淨的掌心上,連同水澤一起。『另外這個像藍色寶石的是水之君‧神珠水澤,是主掌水元素的上古神器,同樣是我們在某次任務中意外獲得的。』頓了頓,他續道:『你前世所修習的鬥氣是水屬性的,恰巧跟神珠不謀而合。』說這話時,洛特臉上帶著難掩的懷念。
看著洛特,他抿了抿唇。『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這是你的東西,在取回之前,我想你有必要知道。』洛特微笑,不帶絲毫邪氣,『直到現在回想起來,我都忍不住慶幸,當年若非你的鬥氣恰是水屬性的,也許就不會有後續的事了。』
在夢境中看過一回,
他知道洛特口中所謂的「後續的事」指的是什麼,他也知道眼前的男人對他用情至深,可……那都是他前世的事。暗暗握緊了拳頭,他沉默不語。
『該說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接下來是否解開封印恢復記憶,全取決於你,我不會勉強你的。』魔族對情緒的波動一向敏感,察覺出他心裡的猶豫,洛特斂下眼睫,嗓音裡滲入淡淡的愁苦。『不必急著現在做決定,我會等你,無論需要花多少時間。』銀眸定定的看著他,『我一直都在。』
『……謝謝。』他低低的道謝。
『不會。』疼惜的撫了撫他的髮,洛特忽地揚手,凌空抓出一片殷紅血羽,『這是我翅膀上的羽毛,你帶在身上,它能夠保護你,我要找你也比較方便。』
『……嗯。』貌似最後一句話才是重點?想著,他仍是伸手接過了羽毛,並小心連同項鍊一起收著,貼身安置。
現在回想起那時洛特的眼神,他仍是會感到心痛。那眼神混雜著眷戀、期待、受傷、害怕……和其他他所無法解讀的情緒,但最令他難過的,是眼底藏也藏不住的悲傷和疲憊。
──為了待他轉世,他究竟一個人孤單的熬過了多少年歲?
斂下睫羽,貝齒嗑上了柔軟的唇瓣。洛特喜歡他,而他也喜歡洛特,這點無庸置疑,但他就是無法爽快的答應要取回前世的記憶。
──因為,他已不是他,不是前世的那個他。
即使有著相同的靈魂、相同的面容和相同的姓名,他依舊不是他,不是洛特最初所愛的那個穆亞‧傑洛爾。無論再怎樣相像,前世今生,終究是不同的個體,不能混為一談。
深深的嘆了口氣,穆亞默默思考著究竟該不該把這想法告訴洛特,也不知道如何啟口。
若是說了,洛特會是什麼反應?
隱含著悲痛的銀色眼眸在腦海一閃而過,穆亞只覺胸口又是一陣疼。
……他,終究是沒那勇氣,也不願看見洛特露出那樣的表情。隔著衣料握住晨曦晶墜,穆亞拿不定主意,俊秀的臉孔忍不住皺了起來。
「天氣這樣冷,你穿得單薄竟還坐在這邊,容易受寒的。」沉穩的男音在背後響起,接著肩上給添了件輕暖的斗蓬,溫暖的大手向前探去,代他將固定用的帶子繫好。
不消說,為他添衣的人必定只會是他。撫著斗篷帽子上的獸毛滾邊,穆亞訥訥的開口:「謝謝你,洛特……」
「沒什麼好謝的。」洛特淡淡的說著,穆亞只感覺一雙手環上自己的腰,稍加施力,身子便離地騰空起來,接著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洛、洛特……」穆亞臉上一熱,他知道自己一定臉紅了。都已經相處了有好些時日,儘管並不排斥,他還是沒能習慣洛特過於親密的舉動。「哥里亞在這裡啦……」
洛特揚了揚眉,看了眼窩在後邊當背枕的哥里亞,後者非常自覺的迴避,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雪痕,哥里亞回到了召喚空間,覆雪的丘陵上頓時只剩他們兩人,氣氛一時沉默了下來。
「你在煩心什麼?」偏於清冷的嗓音劃破了空氣,洛特低下頭將臉頰貼上穆亞的髮,淡淡的問。
「我……」抬眼看向他,穆亞遲疑了一會,仍是說了:「洛特,我已經不是他……不是前世你所認識的穆亞,我……」
洛特微微瞠然,旋即一聲清淺的嘆息溢出唇間。「原來你在擔心這個。」
「欸?」這回換穆亞瞪大眼睛注視他,略有些不滿。「你早就知道了?你知道了還不告訴我,苦得我一個人在那邊煩惱……」
「我以為你不會去在意這些的。」某人說的極其無辜。
「我當然不在意,我只是……」
「只是?」
「我只是不喜歡被當成替代品。」有些賭氣的說,穆亞不太好意思的低下頭,讓垂落下的髮絲掩去他的尷尬。
洛特先是一愣,然後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從沒把你當成替代品,在我眼中,你就是你,哪有什麼替代不替代的。想我花費百年的時間在等你,結果你居然為了這樣的原因在躲我……」半是抱怨,他伸手揉亂了他栗色的髮絲。
「我又不是故意的。」瞪了他一眼,穆亞不太高興的說:「而且要不是因為你跟我說了那些關於前世的事情,我哪會誤會啊!」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這樣行嗎?」
穆亞沒有吭聲,靠在洛特結實的胸膛上,靜靜的聽著那穩健的心跳聲,不期然地,視線落在洛特此時已然及腰的長髮上。「洛特,你的頭髮……」
「嗯?」
「你的頭髮原本有這麼長嗎……?」至少他在夢裡面看見是短髮。
「到人間之後就削短了,只是後來你不在,就沒再剪過了,這還是控制過的長度。」一邊說著,洛特一邊探手摸著穆亞後頸的髮梢,前世是長髮,現在卻變成了短髮,洛特不由得有些感嘆。「以前是長髮放下來挺漂亮的,現在你留短髮我就沒得玩了……」……貌似還有些惋惜?
穆亞沒理他,兀自拉出晨曦晶墜,指尖摩娑著鍊墜上精細的花紋,穆亞斂下羽睫。「……洛特,封印該怎麼解?」
騷擾著他頸後的手停了下來,「……你願意取回記憶了?」
「嗯。」他仰頭看他,淺淺一笑。「就算我強要把前世今生分割開來,你依舊是你,唯一能更讓我心動的人。更何況……」他別開視線,白皙的頰染上暈紅。「雖然已經在夢中看過大略,但我不想忘記從前的你。」相逢……也許該說是重逢的第一天,他就告訴洛特關於他的夢,那時的洛特笑的那樣溫柔,並說了一句讓他永生難忘的話──
──我自你的夢境裡出來,我會陪你度過每一夜的夢,陪你走過每一個年歲。
洛特笑了,「我知道了,交給我吧。」
「咦?」穆亞眨著金色的眼睛,「解封不是要自己來嗎?」
「也可以由別人替代。」促狹的看著他,洛特戳了戳穆亞的臉頰。「是說,自己來的話,你現在也沒辦法吧?解開封印的首要條件,便是需要神力來驅動。」
「……我知道了,就交給你吧。」拍開洛特的手,穆亞別過臉,貌似有些不太甘願。
「你不相信我?」看著穆亞孩子氣的舉動,洛特湊到他耳邊低語。
溫熱的氣息刮搔著耳後敏感的肌膚,穆亞瑟縮了一下身子,金色的眸子瞪了洛特一眼,「不相信你還會讓你抱著嗎?要解封就快啦!」
「好,乖,別生氣。」洛特在他臉上偷香一吻。
「洛、洛特!」
邪邪一笑,洛特環過穆亞纖細的身子,探手取過被穆亞攥在掌心的晨曦晶墜,當著穆亞的面催動暗金色的幽冥神力,將之注入鍊墜中,十字刺劍呼應著源源注入的幽冥神力,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那光以鍊墜為中心,猶如漣漪般盪漾開來,洛特轉而握著白金鍊子將項鍊交回穆亞手上。「過程可能會有點不舒服,忍耐一下,真的不行的話千萬要跟我說。」
「嗯。」握住十字刺劍,穆亞只覺有股熟悉的力量由掌心竄入體內,腦海中頓時閃過無數個畫面,當中有著他在夢中看過的和沒看過的,大量而快速,引發陣陣撕裂般的頭疼。「嗚……」
洛特覆上他緊握著鍊墜的手,擔心的看著他攢眉的面容,聽著他吐出一聲聲壓抑的呻吟,洛特蹙了蹙眉,果斷的伸手探入穆亞的衣襟內拉出了水澤,再次以幽冥神力催動神珠,藍色的水霧自深藍色的珠身飄出,由淺至深,籠罩住穆亞整個人。
水屬性特有的鎮靜效果很快的發揮了作用,穆亞因疼痛的呻吟聲少了些許,但看得出來還是很不舒服。洛特抱緊了他,溫柔而無言的陪伴著他熬過這段短暫卻頗為不適的磨合期。
等到穆亞再次睜眼,那雙金燦的眼眸中已盛滿了滿滿的疲憊。
「辛苦你了,穆亞。」為他揩去額上的汗珠,洛特調整了一下姿勢,讓穆亞整個人靠在他懷裡。「先休息一下吧,有什麼話待會再說。」
無語的點了點頭,穆亞將頭枕在洛特肩上,閉上眼睛小憩。「……洛特,我把頭髮留長吧。」休息了好一會,穆亞突然說道。
「嗯?」洛特揚起一邊的眉。
「我幫你把頭髮剪掉吧,恢復記憶之後,看著這樣的你有點不太習慣。」把玩著洛特垂落在胸前的幾縷長髮,穆亞露出了有些天真的笑容。
看見穆亞這個樣子,洛特忍不住要想穆亞果然還只是個孩子。寵溺的拍了拍他的背,「就依你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