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輪迴戀》 六、比翼雙飛 -2

 
穆亞依舊住在騎士學院的宿舍,每天早上上課前和放學之後的時間,穆亞幾乎都和偷溜進學院的洛特溺在一塊,朋友們自然發現了這般反常的情況。
這日他們正坐在下堂課的教室裡準備上課,斐安第一個沉不住氣,蹭到穆亞旁邊劈頭就問:「我說穆亞,你最近都跑哪去啦?放學了就不見蹤影,連吃晚餐的時候都看不到人。」
菲爾斯也湊了過來,笑的一臉曖昧,「欸,穆亞,你不會是交女朋友了吧,怎麼都沒說一聲?太不夠兄弟了啦!」
狄亞特一臉鄙視,「你以為穆亞跟你一樣嗎?整天只會到處粘花惹草的死花花公子。」
「喂,你一天不嗆我不對勁是吧?」菲爾斯朝狄亞特翻了個大白眼。
「你以為每個人的水準都跟你一樣低嗎?」狄亞特冷笑。
「你……!」
「好了喔。」溫拿微微一笑,天藍色的眼睛裡卻只有明白的警告意味。「這裡是教室,是上課的地方,要打架麻煩請出去。」
狄亞特冷哼一聲撇過頭不再理會菲爾斯,後者沒了吵架對象,匝了匝嘴,乖乖的安靜下來。三個裡面兩個已經閉嘴了,偏偏斐安還是不肯放棄,秉持著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他繼續纏著穆亞追問答案。
「說啦,穆亞,你還沒說你到底去哪裡了欸!」
穆亞淡淡的笑,答非所問:「老師來了,要開始上課了。」
「穆亞──」
「『請』回去坐好,斐安。」溫拿帶著萬年不變的微笑說道,還刻意在「請」字加重了音。
「好啦……」頹喪的回到座位,斐安還不忘了囑咐:「穆亞,等等下課一定要告訴我喔!」
穆亞低著頭抄筆記,也不知到底聽見沒有。倒是穆亞旁邊的溫拿已經瞇著眼,從「微笑」轉變成「危笑」在看他了,嚇得斐安連忙翻出課本,以抵擋溫拿的恐怖笑臉。
「謝了,溫拿。」忙著抄重點的穆亞小聲道謝。
「不會。」溫拿看了他一眼,「但是穆亞,說實話,我也挺好奇你都跑去哪了,直到就寢才回來。」
「這個啊……」趁著抬頭看黑板時穆亞向溫拿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紋,「我跟人有約,至於細節,就麻煩你們別再過問了。」
揚了揚眉,溫拿收回視線,沒再多說什麼。
下了課,斐安連書都沒收,便迫不及待的往穆亞這裡鑽,張口就要繼續上節下課的問題,卻給溫拿一抹微笑擋住了話頭。
「穆亞剛跟我說他想接下這次新生入學報到負責人的工作,你們有人有興趣嗎?」整理著筆記本和厚重的精裝書,溫拿問到。
「咦?新生報到負責人?」三個人六雙眼睛齊齊看向穆亞,菲爾斯神情古怪的問:「穆亞你怎麼會突然想接這個工作啊?這樣假期會縮短至少一半耶。」
「嗯,聽說這屆新生會很有趣,所以想先看看。」收拾好上課用的東西,穆亞向他們笑了笑,「下節我跟你們不同課,先走了。」
呆呆的看著穆亞離去的背影,斐安轉頭看向溫拿,「溫拿││」
「我不知道。」溫拿淡淡的說,「穆亞不希望我們過問,就別再問了,這是禮貌,斐安。」
「喔,好吧。」乖寶寶斐安點了點頭。
 
 
看著穆亞手中的東西,洛特挑了挑眉。「你真的打算接?」
「嗯。」大方的將洛特當成椅背,穆亞靠在他懷裡瞇著眼審視剛剛填寫好的表格,「既然你都說他會來了,那我想好好看看他。」金色的眸子貓兒般的瞇起,「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呢。」
「……你學壞了。」
「哪有,就說我跟前世不一樣。」瞥了表情活像吞了黃蓮的洛特一眼,穆亞突然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只見他轉過頭很快的在洛特唇上親了一下,蜻蜓點水般的吻慢慢下移,吻上了那怎麼曬都曬不黑的白皙鎖骨。
「唔……」低吟一聲,洛特抬起穆亞頭,狠狠吻上,連帶著抓住他的雙手,以防他趁機搧風點火。「穆亞,你這可是在引誘我……?」
澄澈的眼眸瞬了瞬,穆亞笑的燦然,「我有嗎?洛特,是你自己說在我成年之前都不會對我出手的哦。」
「我是說過沒錯。」洛特瞇起眼睛,笑的極其邪惡。「做到底跟前戲是兩回事吧,親愛的穆亞?」
「欸?什麼啊!等、等等啦,洛特!別亂摸……嗯……住手……」
「這可是你自找的呢,穆亞。我就不客氣啦!」洛特吻上那張溢著醉人呻吟的嘴。
 
 
轉眼又是新的一年度,新生入學當天,穆亞坐在長桌後一一核對資料,確認資料無誤後轉交給新生,如此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工作,穆亞倒也不覺得累,他還在等,等他想見的那一個人。本想抽空看一看後面排隊的人龍裡是否有他,只可惜手上的資料頗多,沒那閒工夫讓他抬頭一看。
但他也沒等太久,處理到第二批時,他便聽見了──
「我是塔迪‧默里,家就住在學校附近。」
抬起頭仔細打量眼前之人,一如記憶中的張狂黑髮,相同的容顏和相同的姓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瞳色,非是原先的鐵紅,而是葡萄酒一般的酒紅色。穆亞勾了勾嘴角。看樣子,他們是同類人啊!都是,心有記掛者還存於世,輪迴無阻,只求長廂廝守……
「這是你的資料,歡迎來到騎士學院,塔迪。我是你的學長,穆亞‧傑洛爾,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我。」微笑著把資料遞給他,穆亞順便做了自我介紹。
「啊,好,謝謝學長,請多多指教。」
「請多多指教。」
 
 
結束了工作,穆亞回到宿舍,空蕩蕩的交易廳顯示目前正值暑假,就連他的四個朋友都還在放假中,尚未回到學院來。上了二樓,穿過迂迴的走廊,他在201號房前停下,扭開門把,不意外看見洛特在裡頭等他。
「如何?」放下手上的書,洛特望著他問。
「和我一樣,沒變太多。」帶上門,他回答。「看樣子馮勒也很捨不得他呢!真是難以想像。」
伸長手臂將穆亞拉到腿上坐好,洛特瞇起眼睛,「你不知道,越是長壽,就越是害怕寂寞,真正的永恆,其實就是寂寞相隨至永遠……」語句間帶上了幾分惆悵。
穆亞笑笑,主動抬起頭吻上了他的唇。「放心吧,說好了一起走下去,今世,我會陪著你的。」
「嗯。」撩起一簇穆亞留至胸口的柔軟髮絲,洛特輕輕的笑了。「明年等你放假,我在帶你去看看茶靡花,那是你前世時親手種下的,我可是都照顧的好好的,等著你回去看。」
「不只明年,接下來每一年都要。」穆亞抬手,伸出纖白的小指,「吶,約好了,打勾勾。」
斂下眼簾,洛特噙著一抹溫柔的笑,勾上了他的小指。「說好了。」
──說好了,此生不離不棄,而來生,亦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