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琉璃花瓶》

有時候她會問自己:人類與人類之間的情感,究竟是脆弱還是堅強?
坦白說,她沒有答案。
兩個相愛的人可以為了彼此而死,兩個相恨的人又可以為了報復而生;這樣的極端,這樣的諷刺。
 
房門外傳來高分貝的爭執聲,少女坐在書桌前,安靜的聽著。天花板上的老舊電燈沒有閃爍著花白的光暈,黝暗的房間只靠著窗外對面人家陽台投射過來的燈光照明,昏暗的光線下,她垂眸而望,視線卻沒有焦距,像極了一尊毫無生氣的陶瓷娃娃。
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多久了?不,應該說,是已經出現幾次了?
低垂的眼眸黯了黯。她算不清。
結縭十幾餘年,兩個孩子一個高中,一個國中,為什麼做父母的卻還要這樣爭吵不休?明明是只要好好溝通就能解決的事情,為何必須弄到雙方僵持不下?
她真的不能明白。
爭吵的聲音越來越大,少女終究是忍不住了,她猛然站起,木製的椅子在身後倒下,敲擊著鋪著磁磚的地面,發出沉悶的聲響。
握上門把,金屬特有的質感竄入掌心,冰冷刺骨。
少女沒有理會,旋開門,木板後頭的景象再無隔絕的落入她眼底。那瞬間,她覺得心好痛。
人性是什麼?及醜惡與善良於一身。
在廚房內,在燈光下,她看見她的父母,面紅耳赤的對立著,圓睜的雙眼寫滿的事憤怒,是厭惡。
結縭十幾餘年,貌似有什麼,在無形中慢慢的變質了。人因愛而結合,因愛而誕下後代,但何曾幾時,曾經有過的愛,都在時間的潮流中,一點一滴的消彌逝去?
下意識的摸向一旁櫃子上的琉璃花瓶,琥珀色的瓶身上繪著鮮明的花卉,那是她鍾愛花藝的母親所珍藏的寶貝,琉璃平滑的觸感在指尖蔓延,少女收攏手指,抓起琉璃花瓶狠狠的往地上摔去。
琉璃瓶身哪經得起這樣狠摔?清脆的聲響,伴隨著四散的碎片,琥珀的斑點渲染了一地潔白,引得爭吵中的兩人注意。
少女看著錯愕的父母,偏褐的眼眸冷然,反射出了心底的寒。
「吵夠了沒有?」
在他們開口前,少女先出聲了。聲線是那樣平穩,平穩的淡漠。
「都幾十歲的人了,這樣吵,都不丟臉?」她說,「你們當初因結婚,是為了什麼?不就是因為愛?那麼,你們現在又在做些什麼?」
靠上牆面,少女的神情很是疲憊。「夫妻間的感情,真有這麼脆弱,脆弱的就像琉璃花瓶,經不起打擊而破碎嗎?如果是,那麼你們又為何要結婚?為何要生下我和弟弟?」
「花瓶壞了,碎了,還可以在買;但是,人呢?情感一旦出現了裂縫,就有可能永遠無法修補,這些都是你們教我的,那為什麼,還要讓旁枝末節的小問題來破壞這層關係?」
「好好溝通,把真正的想法說出來,這樣,也做不到嗎?」
交替看著愣著沒有反駁的父母,少女輕輕嘆了口氣。「我想要的,只是以前那個幸福的家庭,如此而已。」丟下這句話,她旋過足尖,黑髮再空中劃出了弧度,踩著步子,她毫無遲疑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關上門扉,隔去一切。
不想去看,不想去聽。
她只是希望能夠回復到以前,那個和睦溫馨的家,如此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