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落雨輕愁,夜未眠》-上 (洛穆)(微H)

──雨夜輕愁,風裡聲聲喚,綿綿疊疊,如泣如訴,誰為伊人思?
 
雨聲淅瀝,窗前一抹修長的人影默然而立,平日裡溫雅的臉孔此時染著濃得化不開的憂愁。額際輕扣玻璃,分明而修長的手指輕輕敲著窗沿,一下、又一下。烏雲遮蔽了月光,黝暗的房間僅靠駐地內提供夜間照明用的燈光照亮,直進的光線穿透玻璃,房內的地板上投射著被拉長許些的影子。
雨夜輕愁,隨之而來的是一聲輕淺的幽歎。
金色的眸隱在半斂的羽睫之下,失了原有的燦亮,眼底翻騰著思緒複雜如許,太多太多,卻都透著莫名的悲哀。
如此異常且負面的情緒很快的就引來了銀髮的戀人的關心。「在想些什麼?」魔族對情緒的波動極其敏感,推門而入,他心疼的由後擁住你,在你耳邊輕問,彷彿深怕弄疼了你分毫。
鼻息間充斥的盡是熟悉的他的氣息,你垂頭不語,在他再次開口呼喚你前旋身,將自己完全投入他懷裡。細碎的親吻、用唇尋找他的唇,深深一吻,你倚著他,放心的將全身的重量交予他,然後貼上他的頸,柔軟的舌尖順著他頸部的線條劃過,留下一道曖昧的水痕。「……抱我。」火焚般熾燙的吐息溢出唇瓣,低喃著邀請。
你清楚的感覺到抱著你的他微微一陣,「……怎麼了,穆亞?」察覺了你的異樣,他輕揉著你栗色的柔軟髮絲,溫柔的詢問。
他罕有的溫柔,是你所獨有。下意識的,你抱緊他,不願鬆手。
「穆亞?」不必抬頭,你知道他華美更勝月色的銀瞳必擔心的注視著你,埋首在他胸前,你輕輕的搖了搖頭。
「抱我,洛特。」抬眸對上他的視線,近乎懇求的開口。
他微微蹙起了眉,卻還是放柔了嗓音哄你:「我現在不就正抱著你?乖,已經晚了,快去睡吧。」摟著你的肩,他在你額際落下一吻。
「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閉上眼,你貼著他索吻,動手解開他的衣衫,手掌貼上他赤裸而偏涼的肌膚,挑逗似的游移。他幾度抗拒,你卻拉著他的手滑入你的衣襟內,另一手探入他的褲檔,握住已略起反應的分身。
「唔、住手,穆亞……」他悶哼,試圖阻止,而你捋動著他的昂揚,徹底勾起他的欲望。
啃咬著他的頸側,留下你專屬的記號。「洛特、洛特……抱我……」更貼近他,袒露的胸膛緊貼,磨蹭著擦出慾火。和他交歡過,你懂得該如何挑起他的欲望,而你現在正這麼做。
牽引著他的手來到臀瓣,勾著他一點一點的將指節推入最私密處,頭一次感受到自己體內的柔軟,你忍不住一陣虛軟,靠在他耳邊難耐的輕吟。「嗯、哼嗯……哈啊……」
緊窒的庸道收縮,手指進出的觸感特別鮮明,你不住喘息,沒意外他的氣息也跟著紊亂。「洛特……」眨著泛著水氣的眸子看向他,顫聲輕喚。
欲望終是勝過了理智,他低吼著你的名,將你壓倒在幾步之遙的柔軟床榻上,略為粗魯的吻你,擴充的手指瞬間增加到三根、連同你原先放入的一起,這回換他抓著你,四根手指在後穴進出,帶來莫大的刺激。
「啊啊、哈啊……」仰頭放任他囓咬你的肩頸,承受著他躁進的突入,痛楚與快感交雜,你緊繃著身子,讓快感激出的淚水淌流而下,沾濕了潔白的床單。
他緊擁著你,一如你抱著他。一輪高潮過,緊接著下一輪的瘋狂,你們像是饑渴的野獸,透過最原始的慾望交纏,不斷的貪求彼此,需索無度。
窗外的與依舊下著,然你已聽不見雨聲,入耳的只有他不穩的喘息以及你連綿的呻吟。汗水混雜著淚水和體液濕濡了一片,明明你已因這過於激烈的交歡而疲憊不堪,卻仍是不停的煽動他的慾火。
「嗚、嗯……」最後一次的宣洩,你無力的倒在他懷裡。他抱著你,小心翼翼的退出你體內,屈起手臂為你圈出一個懷抱的溫暖。
勉力抬起頭,你啟唇:「洛特……」下一秒卻讓他吻住,蜻蜓點水般的輕吻,擋下了你要說的話。
「噓,先休息一會,有話待會再說。」貼著你的唇,他如是說,銀色的瞳仁裡是滿滿的寵溺,「剛累壞你了,穆亞。」
順從的躺回他懷裡,聽著他穩健的心跳,貼著他胸膛的臉頰感覺他每一次呼吸的起伏。半瞇著眼,你已有了睡意,半夢半醒間,他的嗓音喚回了你的神志。
「穆亞……能告訴我,你剛在想些什麼嗎?」他輕輕的問,語氣裡有著掩飾不住的擔心。「告訴我,好不?否則我會擔心的……」說著,他低下頭,而你抬眼對上他的眸。
看著他眼底真切的關切與擔心,你漾起了微笑。雖然那笑很快的就消失在你的唇畔。
「穆亞?」見你如此,他有些著急了。
「吶,洛特……」你看著他,深深的看進他眼底。「男人跟男人之間,其實不會有純粹的愛情,對吧?」
他擰起眉就要反駁,你探手壓住他的唇,要他先聽你說完。他的眉蹙的更深了,但仍是閉上嘴,不再打斷你。
「假使有,那又能維持多久?世界上有男人和女人,但同性的我們卻違背了常理在一起,不被接受的戀情,能夠維持多久?而你承諾予我的永恆,又能兌現多少?」
「即使成了半神族,我終究只是個人類,幾十年的壽命之於千年永壽的魔族而言,不過是眨眼一瞬。洛特,我……」
不讓你有說下去的機會,他欺上你的唇,用力而霸道的吻著。
片刻,唇分。
氣息還有些不穩,他便急切的說:「交往之初就說好了我不接受分手,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也是。所以就別再煩惱這些有的沒的了,你只要專心跟我在一起就行了。」
「可是,洛特……」
「沒有可是!」強硬的打斷你,他嘆了口氣。「壽算的問題怎麼說也是我來煩腦才對吧?我都不擔心了,你擔心什麼?」
被他這樣一堵,你頓時找不到話來反駁。「我只是、只是不希望你傷心,我不想你之後的千年都在悲傷中度過……」
「這你倒不用擔心,我會去尋你的轉世。」親了親你的臉頰,沒理會你臉上驚詫的表情,他問:「我說穆亞……是誰灌輸你這種錯誤觀念的?乖,老實告訴我,不然我不介意再來一回合肉體上的親密交流。」
「呃……是、是斯拉戈。」
「斯拉戈是吧?哼哼,我會找個時間跟他好好溝通一下……」
看著他臉上的笑容,你不禁對斯拉戈感到有點抱歉。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在他的淫威之下即使正值如你,為了明天還能正常工作,你不得已只能把斯拉戈出賣了。
「那些問題你就別煩了,我會處理的。剩沒多少時間就要天亮了,快睡吧,還是穆亞你想當熊貓?」安撫的揉著你的髮,他溫柔的笑,接著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湊近你耳邊:「雖然你難得這麼主動我很高興啦……但也別讓我擔心,好嗎?穆亞。」
憶起稍早前你的舉動,你羞紅了臉,胡亂的點了幾下頭,便拿被子蒙住自己。
「欸,這樣怎麼睡?小心睡到窒息。」他拉下被子,將你攬進他懷裡,用軟被把你們倆裹得結實。「晚安,我的穆亞。」他低頭親吻你的頰。
「……嗯、晚安,洛特。」你鼓起勇氣──早先誘惑他時你都不覺得害臊──也在他頰上親吻,然後枕著他的肩、在最熟悉的他的體溫的包圍下,闔上眼睛。
煩憂一晚、瘋狂一夜,你早已倦怠,嗅著他的氣息,安穩入睡。
你的他,一直都最了解你、而他也是你最眷戀的人。
──落雨輕愁,幸有你為我解愁,洛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