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年‧緣》楔子、月下初逢 -2

「那就麻煩你了。」低低的說,冰炎足尖一點,躍離了地面,看準了落點在粗壯的竹節上一踏,跳上了小屋的屋頂,同時身後傳來了非人的嘶吼,
冰炎只朝後匆匆一瞥,便扣住屋簷由早已沒有玻璃的窗翻身入室內,將鬼族帶來的麻煩給隔絕在屋外。
屋內屋外恍若兩個世界。從前似是被拿來當做倉庫使用的斗室內撐起了他所不熟悉的隔絕結界,想來就是這層結界在干擾探查。冰炎現在正在站結界的邊緣,藉著結界本身的金色光芒,能清楚看見結界中央、銀色陣法上倒臥著一抹纖細的身影。
同守護靈一樣的銀白長髮凌亂的散落在臉上、肩上、地上,從冰炎的角度只能看見人兒的頭頂而看不見臉容。聽著屋外越來越大的吵雜聲,冰炎皺起眉,抬手觸上了結界,正想著該如何解開結界,誰料那結界在他指尖觸上的剎那便以冰炎指尖碰觸到的點為圓心向外溶解,速度之快,不過眨眼須臾,原先幾乎佔滿整個房間的淡金色劫藉以化作金塵點點,只餘那不知名的銀色陣法仍在運轉。
『冰與炎的殿下,請您快些!』守護靈帶著急促的聲音又在冰炎腦中響起,他同時也察覺的外頭多出了高階鬼族的氣息。
不願再多拖延,冰炎沒有絲毫遲疑,幾個跨步將人兒一把抱起。在人兒離開地面的瞬間,陣法的光芒瞬間黯淡下去,而他也在抱起人後馬上丟下了移動符,眩目的白光中再聽不見鬼族嘶啞的吼叫、聞不到那腐敗的惡臭。
一切似乎發生在彈指間,又好似什麼都沒發生過。
冰炎抱著人踏出移動陣,迎面看見的是扇大大的笑臉。
「小傢伙,你回來啦!有沒有記得對人家溫柔一點啊?」完全沒有幫忙出手的意思,扇背著手繞著冰炎東瞧西看,「欸,小傢伙真沒情調,你當你在扛布袋嗎?臉朝下是要叫人家怎麼看,真討厭──」
不理會扇的抱怨,冰炎撇過臉轉向傘和鏡。「怎麼處理?」騰不出手來,他用下巴指了指掛在身上彷彿一點重量也無的人問。
「先帶去你房間讓他休息一下,他似乎快醒了。」鏡說。
冰炎頷首,接著看向傘‧他的師父。後者沉吟了一下,開口:「等會來找我。」
「是,師父。」刻意忽略扇在他旁邊碎碎念什麼「越大越不可愛」之類的鬼話,冰炎帶著人飛快的來到他還在無殿時使用的房間,將仍未清醒的人兒安置在柔軟的床榻上,順勢細細的打量自己帶回來的人。
清冷月華般的長髮傾洩在枕上、床上,覆額的瀏海和臉頰兩側則參雜著幾縷柔和的水色,精緻無暇的臉蛋乍看之下和守護靈有幾分神似,唯在眉間有著扇形似的深色印記。和他同樣中性的面容此時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身上滾著深藍鑲邊、式樣和守護靈相同的長衫上有多處破損和髒污,儼然是經過了一番苦難。
他,就是同他一樣穿越千年的人……?
閃神不過數秒,冰炎很快回過神來,雖手拉了條棉被蓋在他身上,再瞥了一眼確認他仍沒什麼動靜後便轉身離開了房間,前去找傘。他知道傘叫他過去是為了交代他有關他帶回的另一個千年人、以及之後可能會遇上的千年緣分的關係者,因此沒有作多想便去了,但事後他卻有些後悔──當初離開前應該先請鏡去看著還在昏迷的他的!
待冰炎回到房間後,便看到坐在床邊、一臉悠哉的搖著扇子的扇,以一副「今天天氣真好」的表情很快樂的說:「吶,人家已經醒了,小傢伙快帶人家回學校去吧!啊啊,對了,人家身分特殊,記得去跟公會報備一下哦!」
眼見扇笑得很有問題,冰炎皺起眉頭,紅眸轉向一旁在他們說話時便已坐起身的人兒,對上了一雙宛若爬蟲類般倒豎的金色瞳孔。視線再下移,冰炎先是一愣,然後臉色驟變。尚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兒見狀,疑惑的跟著往下看,也忍不住愣了。
當事人還沒來得及有什麼反應,冰炎就先怒吼了:「靠,扇妳這死老太婆搞什麼鬼──」
「沒有啊,這樣子比較方便嘛!省了之後的煩惱呢!」扇按著胸口,一臉「我真是體貼」的自我陶醉。
「我去妳的省得麻煩!」
聞聲趕來的傘和鏡在看清了房內著狀況後,很一致的選擇了沉默,空曠的房間裡只剩下冰炎的怒罵聲和扇事不關己的回嘴不絕於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