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落雨輕愁,夜未眠》-下 (洛穆)(微H)

──雨夜輕愁,狂風裡步不歇,思斷愁腸,如怨如慕,終為伊人來。
 
窗外雨下的急切,行進的步伐亦隨之而加快,卻不是為一睹雨夜的景色。冷銀的眸滿溢著掩飾不住的擔憂,一頭雜亂的銀髮隨著行走的動作在空氣中劃出眩目的旋弧──雖然從未整理過──但此時卻顯出了主人才剛離開床舖不久的事實。
已是夜深,除了值勤的騎士外,該是早已就寢,然模範騎士卻一反往常的仍清醒著,且似是在思考什麼難過的事,濕冷的夜風傳遞著強烈的負面情緒。強烈到你自睡夢中驚醒──雖說秉持著魔族習慣的你一向淺眠,卻不輕易為外界的動靜所干擾──你翻身下床,離開溫暖的被窩,連外衣都來不及披上,便急切的前往他的房間。
你必須知道你唯一在乎的、擁有金燦雙瞳的戀人出了什麼事,以致他如此不安。疾行的步子在他房門前停下,隔著一扇門板,你更清楚的感受到他低迷的情緒、以及你為他的心疼。
推門而入,一是無燈,映入眼簾的事他靜立窗前的欣長身影,襯著讓窗外燈光拉長些許、映在地上的剪影,隱約透著一股淒哀,叫你胸口一陣窒息的難受。反手帶上門,幾步向前,你自他身後將他深深擁住,在他耳畔輕問:「在想些什麼?」縱然魔族能探查情感及情緒的波動,卻無法看透人心,自是無從曉得戀人反常的原因。你不由得有些惱恨,可除了輕聲哄問,你也無法可想。
懷中的他沒有答話,而你不敢催促。幾次啟唇,話到了嘴邊又讓你嚥了回去,正想著如何開口一邊欲脫口喚他的名,他卻彷彿與你心意相通,先一步旋過身投入你懷裡、難得主動的吻你。
你訝然,氣息亦隨著他接下來的動作而不穩,但你勉力壓抑著。你仍未知道你欲知道的,在這之前,你不會有所動作;你不想傷了他,傷了你最愛的人。
他舔吻著你的頸,模仿著你、在你身上留下他的痕跡。「……抱我。」吹拂在你頸肌上的他的溫熱吐息,再再挑戰著你的理智,你不由得身軀一震。
忍耐著喉頭的乾渴,你溫柔的揉著他柔軟的髮絲,輕聲詢問:「……怎麼了,穆亞?」沒有等到他的答案,反倒感覺懷裡的他用力的抱緊了你。「穆亞?」困惑著,你喚。
而他搖搖頭,然後仰起臉,拿那叫你迷醉的金眸看你,讓你幾乎失去理智、想狠狠欺上的紅唇微啟:「抱我,洛特。」再一次重申他的要求,這回他的表情使你險忘卻來時的目的、險些將他壓倒。
你蹙眉,拋開那些非分之想,放柔了嗓音哄他:「我現在不就正抱著你?乖,已經晚了,快去睡吧。」摟著他的肩,你在他額際落下一吻。
「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他閉上眼,貼著你索吻,動手解開你的衣衫,手掌貼上你偏涼的肌膚,挑逗似的游移。你吃驚的抗拒,他卻反拉著你的手滑入他的衣襟內,另一手探入你的褲檔,握住已略起反應的分身。
反常如他,主動的令你有些心慌。
「唔、住手,穆亞……」你悶哼著試圖阻止,他卻捋動著你的昂揚,徹底勾起你的欲望,磨人而難耐,你幾乎要把持不住。
他肯咬著你的頸側,更加貼近你,袒露的胸膛相貼、耳鬢廝磨。「洛特、洛特……抱我……」他光是一個眼神,便足以挑起你的欲望,何況是這樣緊貼而大膽的挑逗。
他牽引著你的手來到臀瓣,勾著你一點一點的將指節推入最私密處、那總為你帶來滅頂似的歡愉的禁地。你和他的手指一塊進入,感受到他虛軟的倚著你、靠在你耳邊難耐的輕吟。
「嗯、哼嗯……哈啊……」
緊窒的庸道收縮,手指進出的觸感特別鮮明,他不住喘息,而你的氣息也跟著紊亂。「洛特……」他側過臉,眨著泛著水氣的眸子看向你,顫聲輕喚。
一股熱意向下腹竄燒,欲望終是勝過了理智,你低吼著他的名,再克制不住的將他壓倒在幾步之遙的柔軟床榻上,略為粗魯的吻著,擴充的手指瞬間增加到三根、連同他原先放入的一起。這回換你抓著他,四根手指在後穴進出,淫靡的水澤聲不斷刺激著你的鼓膜。
「啊啊、哈啊……」你低頭囓咬他的肩頸,他則仰頭承受著你躁進的突入,他緊繃著身子,讓快感激出的淚水淌流而下,沾濕了潔白的床單。
你抱著他,一如他緊擁著你,收縮著手臂圈抱的範圍,你只想將他揉入你的生命裡,再也不放開。一輪高潮過,緊接著下一輪的瘋狂,你們像是饑渴的野獸,透過最原始的慾望交纏,不斷的貪求彼此,需索無度。
窗外雨聲依舊淅瀝,然你耳中只有他銷魂的呻吟,混雜著你不穩的喘息。你倆的體液交雜,你看出了他的疲憊而欲止,他卻異常固執的拉著你沉淪,不停的煽動著你的慾火、持續這對他而言過於激烈的交歡。
「嗚、嗯……」最後一次的宣洩,他無力的倒在你懷裡,身上沾染著彼此的氣息。你抱著他,小心翼翼的退出他體內、深恐惹得他不適,並屈起手臂位他圈出一個溫暖而舒適的懷抱。
明明已疲累不堪,他仍勉力抬起頭,張口喚你:「洛特……」
你很快的吻住他,蜻蜓點水般的輕吻,擋下了他要說的話。「噓,先休息一會,有話待會再說。」貼著他的唇,你如是說,寵溺而心疼的看著他,「剛累壞你了,穆亞。」
他順從的躺回你懷裡,柔軟的頰貼上你光裸的胸膛,隨著你每一次的呼吸起伏。你看他半瞇著眼,金色的眸子已有了睡意,頓時覺得他像極了愛睏的幼貓,那樣的惹人憐愛。
雖捨不得吵醒他,但有些事還必須釐清。「穆亞……能告訴我,你剛在想些什麼嗎?」你輕輕的問,語氣裡有著掩飾不住的擔憂。
「告訴我,好不?否則我會擔心的……」說著,你低下頭,而他抬眼對上你的眸。深深看進那令你迷醉的淡金色澤,試圖在他眼底找尋任何有關他今夜反常的蛛絲馬跡,而他看著你,漾起了微笑。儘管那笑很快的就消失在他的唇畔。
「穆亞?」見他如此,你有些著急了。
「吶,洛特……」他看著你,眼神莫名的哀傷,「男人跟男人之間,其實不會有純粹的愛情,對吧?」
──那麼你和他呢?你擰起眉就要反駁,他卻探手壓住你的唇,要你先聽他說完。你的眉蹙的更深了,但仍是閉上嘴,不再打斷他。
「假使有,那又能維持多久?世界上有男人和女人,但同性的我們卻違背了常理在一起,不被接受的戀情,能夠維持多久?而你承諾予我的永恆,又能兌現多少?」
「即使成了半神族,我終究只是個人類,幾十年的壽命之於千年永壽的魔族而言,不過是眨眼一瞬。洛特,我……」
不讓他有說下去的機會,你欺上他的唇,用力而霸道的吻著。熱切的親吻,彷彿要證明你對他的愛,非假而不渝。
片刻,唇分。
氣息還有些不穩,你便急切的說:「交往之初就說好了我不接受分手,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也是。所以就別再煩惱這些有的沒的了,你只要專心跟我在一起就行了。」
「可是,洛特……」
「沒有可是!」強硬的打斷他,你嘆了口氣。「壽算的問題怎麼說也是我來煩腦才對吧?我都不擔心了,你擔心什麼?」你沒告訴他,其實你比他更害怕。
被你這樣一堵,他似是找不到話來反駁,嘴上仍是說:「我只是、只是不希望你傷心,我不想你之後的千年都在悲傷中度過……」
「這你倒不用擔心,我會去尋你的轉世。」親了親他的臉頰,沒理會他臉上驚詫的表情,你問:「我說穆亞……是誰灌輸你這種錯誤觀念的?乖,老實告訴我,不然我不介意再來一回合肉體上的親密交流。」一邊安撫著他,你一邊想著要如何整治那個給你戀人造成煩惱的元兇。
「呃……是、是斯拉戈。」
「斯拉戈是吧?哼哼,我會找個時間跟他好好溝通一下……」雖然有些意外,因為斯拉戈一向不是多嘴的人,但既然元兇是他,你一樣不會放過。
看著他因你的話而露出有些愧疚的表情,你忍不住勾起了連你自己都有些訝異的溫柔微笑,你的他終於恢復了該有的模樣。「那些問題你就別煩了,我會處理的。剩沒多少時間就要天亮了,快睡吧,還是穆亞你想當熊貓?」
安撫的揉著他的髮,你溫柔的笑,接著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湊近他耳邊細語:「雖然你難得這麼主動我很高興啦……但也別讓我擔心,好嗎?穆亞。」
似是憶起稍早前的舉動,他羞紅了臉,胡亂的點了幾下頭,便拿被子蒙住自己。
「欸,這樣怎麼睡?小心睡到窒息。」看見他既主動之外、難得孩子氣的舉動,你好氣又好笑,拉下被子,將他攬進懷裡,用軟被把你們倆裹得結實。「晚安,我的穆亞。」你低頭親吻他的頰。
「……嗯、晚安,洛特。」他也在你頰上親吻,快速而清淡,但你知道依他的個性、這簡單的動作已花了他很大的勇氣。然後他枕著你的肩,闔上那雙終於回復燦華的眼睛。
他煩憂一晚、又與你瘋狂一夜,早已倦怠,你擁著他,看他安穩入睡。
嗅著他身上你熟悉而眷戀的淡淡清香,你微調了下姿勢,同時喃喃低語著:「百年於我不過眨眼一瞬,穆亞,那些問題就交給我來煩腦吧……」至於斯拉戈的帳,你絕對會找時間算清,不過眼下重要的還是先睡飽再說。
跟著闔上雙眸,你想,只要是為了他,就算天塌了你也願意為他頂起。
──落雨輕愁,只願為你解愁,穆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