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落雨輕愁,夜未眠》- 翻外(斯奎?)

繼重逢後心血來潮的月下酌酒對飲,這是第二次的邀約──美其名,若說是盤問也不為過。即使不明其由,但你清楚是為了誰。出了駐地來到約定的地點、距離駐地幾里遠的郊區,破舊的房舍前他斜倚著牆,月華下為那人而削短的髮折射著眩目的冷銀流光,金屬色澤的瞳仁隱在半歛的眼睫下,俊美的臉孔沉靜的猶如石雕、完美的藝術。
愰眼一瞬,你彷彿看見了從前的他,在你眼前、在這月下重展戰地殺神的丰姿。但僅須臾,你很快的回神,信步向他走去。
「大人。」恭敬的喚聲,儘管你確信他早已察覺你的到來。
他抬眼看你,銳利而傲然。那是你所熟悉的魔族元帥,可你知道,這樣的眼神在那人面前,只會餘下玄冰消融後的一池春水。不過這些都與你無關,你在他跟前站定,等待你曾經的上司開口。
沉默,他看著你許久,像是要將你看透;你保持著一貫的笑容,泰然自若。
「你對穆亞說了什麼?」雖是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銀色的眸子定定的看著你,瞬也不瞬。
面對他的質問,你困惑了。回想著近來與那人的互動、不甚多的交集,繼而恍然大悟,人畜無害的溫良微笑頓時轉成了苦笑。「大人指的是男人之間不會有真正的愛情這事吧?那是在說我跟血殺啦。」
你看見他蹙起了眉,自動的解釋:「那日一塊聊天的還有菲斯洛,他隨口說既然大人都同穆亞在一起了,接下來是否該輪到我和血殺。」對於你甫到駐地一個月便能和他的同僚如此熟稔,了解你本領的他並不意外,在你面前一向沒什麼改變的表情卻因你的話而忍不住歪了一下。
你能理解,因為當初你聽見時,也險些把持不住掛在臉上、面具似的笑容。
「是了嘛,大人。您看我和血殺怎麼可能呢?」你刻意誇張的嘆了口氣,同時觀察他的反應。「要真有什麼的話,早在千年前跟在您身邊時就該有了,哪還等到現在讓菲斯洛說嘴。」且不說血殺不是你對味的型,在那場叛變之後,他見你如見世仇,哪來的情哪來的意可言?
「大人,很抱歉給您添增了困擾,如果因此造成了不必要的誤會,我願意像穆亞道歉。」你盡量使自己看起來有誠意,沒想他卻勾起了唇,令你有些驚詫。「大人?」
「道歉是不用,穆亞那邊我會處理,我想他並不介意道不道歉的。」他說,別有深意的看著你。「不過提起血殺,你倒讓我想起另一件事來。」
瞬了瞬墨綠的眼眸,你不明所以。「大人請說。」
「你近來同我的副大隊長走得滿近的……」他拉長了尾音,唇畔的笑帶上了幾分輕挑曖昧,你忍不住心頭一顫,而他兀自說下去:「你們之間的事我不想多管,但我可警告你,不准傷害他,要是他有半點差池,我一律算在你頭上。」
聞言,你表面上不動聲色,心底卻暗暗鬆了口氣。「這個自然,大人。」你是真心喜歡那個有著鵝黃色眼眸的純良少年,活脫脫像是那位模範騎士的翻版,卻又更為有趣些,總讓你忍不住對他多留一份心。或許你自己沒有察覺,但每當你看著奎里不自覺流露出的單方面的比較而又有些不服氣的可愛神情,總會觸動你底心的柔軟。
你隱瞞,乃是因為依你過去上司現在的性格極有可能插手干預你與他之間,而你萬萬沒想到他竟是這樣乾脆。你難免驚訝,亦由衷的感謝。
──只是這樣感恩的心情很快就讓他下一句話給推翻了。
「你們的事我不想管,但我可要提醒你,最近血殺那小子常跟在奎里旁邊。」他說,而你這時才看懂他的眼神代表的意義。「你我皆知,血殺現在是靈體狀態,沒有特別留意根本沒法察覺他的存在,誰曉得他會不會無時無刻都跟在奎里旁邊?包括洗澡和睡覺的時候……」
他言未迄,你便打斷他的話,飛快的說:「大人,我突然想到我還有急事,請容我先走了。」話音方落,也不待他應允,你便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疾去。
而整著思緒都被他的話佔據的你沒看見當你轉身時,他臉上的笑以及幾乎是含在口中的自言自語:「哼哼,擾得穆亞心神不寧還看了老子不少笑話,這帳定要跟你連本帶利要回來!讓你跟菲斯洛一塊利滾利,滾到當褲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