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闕》(洛穆) -3

半晌不見他答話,只是兀自出神的盯著自己瞧,洛特不住蹙眉。若是平時,他很樂意讓穆亞這樣瞧,隨他看個夠,但今個的事態並不容許這般閒情。
「穆亞、穆亞?」四下無人,他低聲喚著兀自出神的皇子的名,並伸手在他眼前晃動。「回神,現在可不是發呆的時候!」
瞬了瞬眼,穆亞總算回了神。「剛走神了……抱歉。」探手撫上洛特的臉,沿著眼眶輕緩的遊走,緬懷也似的。「盯著你的眼兒瞧,總不自覺的回想起初見那時。」溫潤的嗓音帶上了淡淡的笑意。
「……現下不是想那些的時候!」提起初見,難免憶起相識的尷尬過程,洛特不太自在的轉開眼,粗著嗓音企圖將話題導回。
「呵。」穆亞只是笑,順著他的意說道:「先同我說說狀況吧,我好做個應對。」
點點頭,洛特簡單扼要的將手上目前所有的情報說明給穆亞聽。穆亞專心聆聽,倒沒什麼反應,洛特卻是越說越上火,恨不得將影部給翻過來重新整治一頓。
因著影部的紕漏,他這明面上是金吾衛頭目、暗地裡又身兼影部統領的上將軍不僅讓朝中文官藉此抨擊,還讓皇上扣著他的官位要脅他;丟了官位最多是讓家裡的老頭唸唸就過,往後該如何進宮、再見心上人才是擔心的。
那群該死的飯桶!再有任何差池,他定要他們給他洗乾淨脖子等著!不好在穆亞面前發作,洛特恨恨的在心中罵道。他這邊罵著,那邊猶在找尋穆亞的屬下們紛紛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異常默契的同時加快了搜尋的速度。
聽明了大概,穆亞偏著頭、虛起眸思考著。為不驚擾穆亞思緒,洛特沒再說話,卻癡迷也似的、貪戀的看著他。
雖然穆亞總是說他的眼睛很漂亮、但他覺得,穆亞的更美。宛如冬日裡和煦的暖陽,又若夜裡璀璨的明珠,燦爛華美,溫和而包容。不自覺的探手撫上他的頰,掌心傳來熟悉的他的溫暖和柔軟,洛特讚嘆的輕喚:「穆亞……」
被打斷了思緒的穆亞下意識的抬眼,觸目的是洛特宛若星河般幽邃的眼神,忍不住瞬間的失神,旋又輕輕的笑了。「洛特。」回應著他的呼喚,穆亞也喚了洛特的名,「我在這兒,別怕。相信我,也相信你……相信彼此,好麼?」
他無語,撫摸臉頰的手轉而攬上穆亞的肩,銀星的眸半闔著。
僅管看不見洛特的表情,透過相貼的溫度,穆亞仍是讀懂了洛特的心緒。「再難過的關,我們都攜手過了,況且是這次的劫?若是連你都沒有信心,那我還能夠相信誰?」伸手環抱洛特,安撫也似的。
「我相信你,當然相信……」嗅著穆亞身上、能夠令他安心的氣息,洛特低低的說:「只是這回的刺客不能同先前而喻,否則影部也不會無功而返,且說皇城正因此事風聲鶴唳,皇上下旨,要我領兵巡視,以保皇族安危,而你自然也在保衛之列……」但刺客最主要的目標是穆亞,無法守在他身邊,洛特怎麼也無法放心。
「年少輕狂,我已後悔過……我不想再失去你,穆亞。」
訝然瞠眸,穆亞沒想到洛特竟還惦記著這事。「都過去了,還提呢……何況我那時不過是傷著了,離死還遠著,你就別自責了。」輕輕的拍著他,雖是如此道,可穆亞心底雪亮,就是再說個千回百遍,洛特仍聽不進的。
果然,洛特一把攫住他的肩,略顯激動道:「我怎能不自責!那時若不是我太過自負,你也不用代我擋下那一劍,更不用臥榻一年半載的將養,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