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疑心病or藉口?》(冰漾、夏冬)(惡搞)

 
「……就這低級的任務,居然也要動用到黑袍和紫袍。」皺眉瞪著封印晶石內、不安扭動著的紅影,冰炎頗為不悅。
「我想是因為這厲鬼是來自於守世界,殺傷力非同一般,原世界的那些師公什麼的處理不來,還傷了幾個袍級。」夏碎取下面具,睨了眼癱軟在兩人身後的委託人。「……不過聽歲說,似乎跟委託人強烈要求也有關呢。」
「嗤。」冰炎咂咂嘴,一臉鄙夷。「要不是褚堅持要我帶回去給他處理,我還真想直接讓厲鬼殺了這沒用的男人。」
「我有同感呢,冰炎。」夏碎微笑,「畢竟自己愛粘花惹草的惹到了厲鬼,怎麼來說都是自造孽,該自己負責的才是。」
此一在原世界的任務,主要是保護委託人不為厲鬼所傷,次要才是收服厲鬼;不過在這對黑紫袍的惡鬼搭擋眼中,任務的序位很明顯的顛倒了。
「任務結束,走了,夏碎。」收起幻武,冰炎揮揮手撤去結界,與夏碎頭也不回的離開,任由委託人半昏半醒的癱在原地。照他們的想法,這兒是大城市的火車站、同時還是捷運的轉運站,就扔在那兒不管,也會有人去處理的。
拐過幾個彎,人潮一下子多了起來,穿著便服、髮色和瞳色都經過偽裝的兩人混在人群中,除了那過分漂亮的臉孔引來不少注目,看來便與一般人無異。一邊閃避著行人,夏碎注意到冰炎正朝著一家在原世界算是滿有名的糕餅店走去。
「冰炎?」
「去買點東西回去給褚。」冰炎回答,仍是沒有回頭,夏碎卻能想見他臉上的表情。「不然他又要跟我抱怨了。」
真彆扭。夏碎輕笑了下,沒有說破。「那我去隔壁的便利商店買些飲料。」
「嗯。」
走進不大的便利商店,繞過為著中間櫃檯、排隊等結帳的其他客人,夏碎站到冰櫃前,看著架上陳列著琳瑯滿目的商品,考慮著該買什麼樣的飲料。比起這些化學合成的飲品,他其實更喜歡喝千冬歲為他泡的茶,但出門在外總不好多求,只能將就些。
伸手拿下一罐鋁箔包裝的紅茶,轉身卻見冰炎站在身後,拎著一個塑膠袋,偽裝成黑色的眼眸死死的瞪著架子上的某一點。是什麼東西能讓他那素來冷著臉的黑袍搭檔露出這樣的表情?夏碎好奇的順著冰炎的視線看去:架子上一系列的奶茶飲品,其中有一項寫著「鮮漾奶綠」。
鮮……漾?
白色的字體配上淡綠的底色,該是很柔和的配色,但此時看在冰炎眼中卻分外刺眼,嘴角甚至勾起了一抹冷笑。
看著搭檔的眼神轉趨危險,夏碎在心底為那可憐的褚學弟默哀了下,然後端起看戲的心情,順手多買了那罐飲料拋給冰炎,同時盤算著這次跟千冬歲賭褚冥漾要幾天才能下床該賭幾天、還有賭輸之後該做些什麼云云。
 
 
此時褚冥漾正和同學們在餐廳用餐,渾然不知大禍臨頭。
「漾~快跟本大爺一起出去闖蕩江湖!讓我們去開闢出屬於我們的一片天堂!」
……是天空,不是天堂。還有,你最近是又看了什麼奇怪的鄉土劇啊同學!褚冥漾吞下口中的食物,默默的吐槽。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很不客氣的說:「不良少年,你少來煩漾漾!漾漾要等學長回來,才沒時間跟你出去鬼混。」
西瑞一秒化出獸爪(褚冥漾:是雞爪才對吧?囧)「四眼田雞,你是羨慕還是忌妒?想打架就說一聲啊,隨時奉陪!」
「哼,有何不可!」鏡片後的黑眸閃出了殺意。
「你們兩個都別吵了啦!」米可雅揚聲制止,「學長不在,漾漾都無精打采的,先想想怎麼幫漾漾恢復元氣才是重點!」
瞥了米可雅一眼,褚冥漾懶洋洋的拌著馬克杯裡的謎樣飲品,面前的餐點也只吃了一半,沒多少食慾。
一個飯糰漂浮到他眼前,「漾漾,元氣飯糰。」
難得是正常的飯糰,褚冥漾接過。「……謝謝你,萊恩。」
「不客氣。」另外半顆飯糰消失在空氣中。
「萊恩,你不要再失蹤了!等下還有任務!」千冬歲對著飯糰消失的方向道。
「我沒有消失……」
不,你有,同學。改戳著盤子裡的咖哩飯,褚冥漾打了個哈欠,心不在焉的想著冰炎何時會回來、他要再升幾等。
「漾~你黑眼圈怎嚜這麼重?是不是四眼田雞虐待你?是的話我幫你報仇!」
「我怎嚜可能會虐待漾漾,不良少年你離漾漾遠一點!」
黑眼圈?摸摸自己的臉,褚冥漾一秒聯想到了中國的特產。唔,看樣子是打電動打太晚了……
「不是交代過你不准再給我熬夜打電動嗎,褚?」
適當的調劑是必要……學、學長?!黑色的眸子猛然瞪大,褚冥漾一臉看到鬼的表情瞪著踏出傳送陣的自家學長。
「看樣子你根本沒把我的話聽進去,嗯?」冰炎微笑,米可雅看著如沐春風,褚冥漾卻只覺身墜冰窖。
學、學長,聽我解釋……褚冥漾皺著臉,拚命的動著腦筋,希望能擠出一個讓他的黑袍大人滿意的答案。
「那個帳我先記下,等會再算。」大手一撈,冰炎直接把褚冥漾從椅子上拎了起來。「我有話要問你。先走了。」後半句話明顯是對著千冬歲等人和一樣剛回來的夏碎說的,而叫禇冥漾心驚的則是前半句。
拋下傳送陣回到黑館、冰炎的房間,褚冥漾根本來不及腦殘冰炎的房間有多貧脊,就被一把扔上床,冰炎旋即欺了上去。
「學學學學學長,你不是說有話要問我?」驚恐的看著不斷欺近的冰炎,褚冥漾想退又不敢退,僵在床上縮著膝蓋,模樣像極了受人欺侮的小狗──如果那顆腦袋沒亂抽的話。這這這這是什麼曖昧的姿勢啊啊啊啊!雖然學長你不會很重但請你不要這樣壓著我呀──
「閉腦!」
是……
「褚,我問你,這是怎麼回事?」彈了彈指,一罐紙裝飲料出現在冰炎手上,瓶身上清楚的印著四個大字:「鮮漾奶綠」。
愣愣的看著冰炎,再看看他手上的飲料,褚冥漾脫口而出:「……學長你終於放棄蜜豆奶改喝別的了嗎?」
「靠!」青筋浮起,冰炎迅速的抽手朝褚冥漾的腦袋巴下去。「我是叫你看瓶身上面的字!誰叫你關心我喝什麼了?」
吃痛的抱著腦袋,褚冥漾眼泛淚光。我、我哪知道學長你是要我看那個,我又不會通靈……
「褚!」
是是是,我閉腦!乖乖的放空腦袋,褚冥漾瞪著飲料罐,半晌還是不懂冰炎為什麼把自己壓在這裡的原因。不就是奶茶嘛!除了上面有一個字剛好跟我的名字一樣,有哪裡特別?學長你到底要我看什麼啊?
「那個『鮮』是誰?」
啊?
「我問你那個『鮮』是誰!」冰炎低吼,「你是我的,該是『冰漾』,那個『鮮』是誰?我去宰了他!」
終於懂了原因,褚冥漾一整個哭笑不得。「學長,不過就是飲料的名字,你幹麻那麼計較啦!」而且哪有人的名字叫「鮮」的,又不是原世界的鮮X鮮!
「哦?」冰炎挑了挑眉,唇角勾出了一絲狡黠的笑。「敢情你這是在包庇他?看樣子該給你一點教訓……」
「什、什麼?學長你等等啦!欸……不、不要脫我衣服……住手啦……嗯、嗯……」
「褚,這是給你的教訓。」
「就、就跟你說……沒有那回事嘛!啊啊、呀啊……哈啊……」
 
 
之後連同熬夜打電動的帳,褚冥漾被冰炎吃了個徹底,整整請了兩個禮拜的假。至於夏碎和千冬歲的賭約……
「歲,是我贏了哦。」揚著過分燦爛的笑容,夏碎如此說道。
千冬歲噘起唇,試圖做最後的掙扎。「哥、你還可以問冰炎學長,不公平啦……」
「怎麼這樣說呢?這個賭約可是在我任務回來當天就立好的,我怎麼可能事先知道呢?」紫色的眼瞳微瞇,夏碎笑的像隻偷腥的貓。「所以,歲要守信噢!願賭服輸。」
「唔……」
結果,繼褚冥漾之後,千冬歲請了一個禮拜又三天,讓萊恩獨自出了一個禮拜多的任務。
而當能夠下床之後,褚冥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衝到夏碎面前,抓著他的手激動的說:「夏碎學長,算我拜託你,以後跟學長去原世界出任務千萬別再讓他進便利商店或任何有賣罐裝飲料的地方啊啊啊啊啊啊!」
……這跟出任務時不要讓萊恩看到飯糰店有異曲同工之妙呢。一旁的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瞥了自家消失中的搭檔一眼。
「我會盡量的。」夏碎笑笑,可他心底雪亮,冰炎可不會就此罷手的。
想他之前曾趁著空檔問過自家搭檔:『冰炎,該說你是疑心病太重……還是那純粹只是個藉口?』結果卻得到這樣的答案──
對方揚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誰知道。』
是啊,誰知道。看著眼前抓著自家寶貝弟弟在哀嚎的學弟,夏碎如此想著。但他個人認為,應該是後者多一點,應該。
 
***
 
看到這邊,應該就知道我前面放那張照片是什麼意思了吧?XDDDD
這是我用手機拍的,某個星期五去上英文課的時候買的,還不錯喝~
但事實是當初看到名字覺得很好玩,所以才買了一罐試試,不然我平常是喝別的牌子的。XD
不過這篇惡搞文是昨天星期六在學校圖書館唸書突然想到的(唸書不專心(被打),另外也得歸功於上月早百合大大(專欄:空間轉移)放在「我想對你說」的圖片啦──「冰漾綠茶」&「鮮漾奶綠」XDDDD
也許會有下一篇屬於闇騎士的惡搞文也說不定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