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闕》(洛穆) -4

 
輕輕壓住那急欲反駁的薄唇,穆亞淡淡一笑,「你乃金吾衛之首,身繫守衛皇城重任,若是傷了,那麼該由誰來統領金吾衛?群龍無首,就是有再強悍的實力,也奈何不了有組織的敵人的。」
數年前洛特同穆亞護送皇后遠赴長山靜修,於回京途中逢亂事起,然隨行兵力不過千人,雖急調近域守將來援,卻給叛軍分二路截下,一行人被迫困守城中。眼見援兵遲遲未至,而敵以兵臨城下,萬不得已,洛特領百騎出城一駁,於下騎兵由穆亞統率保皇后安危。城外交戰正熾,孰料竟有刺客潛入城中!
自建國以來,襲擊皇室親族的刺客便如浪潮般未曾止過,一批跟著又是一批──若非朝臣異心,便是他國覬覦,圖趁新王繼位、朝野未安舉兵攻略,經年如此,皇族內自有應對。
且說待洛特察覺有異、毫不戀戰的掉轉馬勒直奔回城,皇后等早已遇襲。眾騎被分散至城牆上禦敵,渾然不知內殿情況;內殿上穆亞以一人匹十數人,身後是一眾手無縛雞之力的女眷,饒是武藝精熟如他,對手全是頂尖刺客不說,身手也各個詭侷難測,招架起來不無吃力,還是洛特策馬直闖、加入了戰局才緩解情勢。
意外總在瞬間發生,當洛特回身一劍斬首了趁隙就要襲向皇后的刺客的當兒,鄰近的刺客自是抓緊這個破綻揚劍就斬,洛特察覺,一時卻抽不了身,眼見劍影欲落,穆亞卻將落特一把撞開,斬殺了刺客、自己卻也挨了一劍。
緊擁住往後倒下的戀人,眩目溫熱的鮮紅在眼前濺開,洛特怎樣也忘不了那瞬間的心碎。將穆亞交給後覺而趕來的騎兵,他再度出城,近乎失去理智的一個人殲滅了整支叛軍。
那一役,正軍勝了,卻是洛特底心永遠的痛。多少年了,他依舊自責,無一日不後悔的。
「禁軍護外,皇族自保,這一直是歷朝以來的規矩。皇室子弟要是無法自保,將來又如何保護這個國家?」穆亞平靜的說,「何況你保皇后全身而退,已是盡職,否則你以為皇上怎麼沒下旨責罰?」
洛特別過臉,「我倒寧願受罰。禁軍該是保護皇族的,我卻令你受了傷……」
「洛特!」淺淺一嘆,穆亞略微強硬的轉過他的臉,定定的看著他。「你就不能消停些,把我的話聽進去?你不願見我受傷,而我亦然,我明白你為我傷著而心疼,但那時我若沒出手,憑那勁道,非死也是苟活,讓我見你難受,我就會比較好過麼?」
「穆亞……」
「並非只有你想保護戀人而已,我同你一樣,也想親手保護自己最心愛的人吶。」金燦的眼眸中,是一如既往的溫和、以及不容動搖的堅定。
想當初,他就是戀上了這樣的一雙眼睛,才甘願放下一身孓傲、稱臣於他,現下又讓這雙叫他癡迷的眸子深切凝視,他啟能不順服?
「我知道了。」不太甘願的,洛特開口。「但你可千萬小心,萬一真出事了,就是掀了整個皇城,我非要把那些刺客服案就法、順便把底下那些辦事不力的傢伙徹底整治一翻!」後半句話幾乎是咬著牙說的。
穆亞不住輕笑,「真是,我會注意的,你也別老欺負你的下屬們,當心真把他們給整死了。」
「怎會?那是他們欠缺訓練。」洛特不以為然的哼聲。
正要在調笑幾句,遠遠卻傳來左金吾衛將軍‧奎里尤帶稚嫩的少年音嗓:「二殿下、頭目,皇上召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