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宮闕》(洛穆) -5

 
歛去了笑容,穆亞和洛特對望一眼,在彼此眼中讀到了相同的訊息: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不同的是,前者釋然、後者無奈。他們都清楚,皇上此次召見不為何事,就為近日來接連不斷的刺殺一事。
側首瞧見洛特不甚甘願的表情,穆亞勾起唇角。「走吧,洛特,別讓我父皇等了。」
「我能不去麼?」洛特垮著臉,死死瞪著對面迴廊上、屈為臨時傳令的副手奎里,一步也不肯移。「已聽皇上碎念了一上午了,我不想再去了行不?」
原是如此,莫怪他要是這表情。「不成的。」搖首失笑,執起他的手。「父皇親傳口御,足見事態窘迫,抗旨未到……可是要挨罰的。」
「那就罰好了,我不想跟自己的耳朵過意不去……」讓穆亞拉著,饒是心底百般不願,洛特仍是乖乖的跟在後頭,控著臉,在下屬面前一如既往的冰寒神色,卻在只有穆亞聽得見的範圍內低聲道。
「怎麼成?我可不捨呢。」同樣壓低音量回道,穆亞倒沒刻意壓抑不斷上揚的唇角。雖不比皇兄斐恩,但他大半的時間裡亦是掛著笑容,如春風般和煦──儘管這樣的笑,讓洛特不只一次批評像是面具、斐恩那萬年不變的微笑亦然。
許是為自我保護而下意識築起的高牆,穆亞學會了用笑容來掩蓋不必要的情緒、如同在他人面前的洛特,總是冷凝的臉是相同的道理;可從來就沒有人能看穿、就是連父皇也不行,除了母妃,洛特是第二個。
不過是第二次見面,僅憑一眼就看穿他、甚至毫不留情的揭開他瘡疤──儘管本人說那是為了能夠正確的上藥、治療,而不是放著生痂──許是因為這樣特別的原因,他們才能有這樣的關係吧。
他們都是一樣的,會在人前築起武裝、只對彼此坦誠,也只能對彼此;所以他更不願見到洛特受苦。這樣的相似,恍若鏡影、一體兩面也似的。
見他笑,洛特微蹙起眉,幾不可察的。「……可被唸的耳朵生瘡也不好受的。」
「父皇只是聲量大了些,忍忍就過去了。」緊了緊握著的洛特的手,「我真的不愛看你受傷……那樣、彷彿自己也跟著疼似的……」穆亞越說越小聲,饒是洛特走在他身後不過幾步,也只聽明了若干片段。
但他明白穆亞的意思。就如同他會心疼穆亞,那心情、是一樣的。抽手反抓住穆亞的腕,稍加施力將人拉近身邊,湊在耳畔低語:「那麼、做為我為二皇子忍受耳鳴之苦的獎勵……今晚就讓我好好疼愛您如何?」
溫熱的吐息拂上耳後敏感的肌膚,過於曖昧的姿勢以及問句讓穆亞忍不住臉上一熱,掙開了洛特的手拉開距離,一邊運氣強壓下緋紅,金眸轉眼瞪向洛特,羞惱的。「洛特!這可不是在房內,萬一給瞧見了可怎麼辦?」
銀幻的眼瞳微虛起,貌似有些惋惜,隨之又透著一股傲然。「瞧見就瞧見了,我倆的事也已不是一天兩天,就是看也該習慣了。」揚了揚唇,自負而冷冽。「且說了,又不是嫌活得膩,命太長的也不敢拿來說嘴的。」
穆亞聞言,唇角不自覺的抽了抽。「……別老欺負你的屬下還有那些宮人啊,當心招人怨的。」
「怎麼是欺負?」洛特挑高了一邊的眉,「不過是關照罷了……想他們這樣關心我倆的事兒,就當是點回禮。真要欺負,我也只欺負你一人。」側頭,隱諱的角度,氣聲道:「在床上呢。」
有了準備,穆亞這回雖沒紅了臉,仍有些羞窘。「……淨愛說有的沒的,就該讓父皇罰你才是。」
「這是矛盾呢。」洛特淺淡的笑。「方才還說捨不得的,怎麼這會兒又說要罰了?」
「誰讓你討罰的。」見他笑的,穆亞索性將臉一別,目不斜視的直望著前方,暗地裡仍密語:「進宮多少年了,本性漸露了真是。」
瞧那賭氣似的舉動,洛特在穆亞後頭險壓不住笑。「是了,只為你呢。」
飛快一回眸,耳根已然透著淺薄的紅。「……貧嘴。」
「真心話吶,竟說我貧嘴。」
拌嘴的當兒(當然外人看不出來),兩人已出了金吾仗院行至奎里所在的迴廊。經過奎里身旁,洛特淡若清水的問:「方才你可有看見什麼不?」
語氣與眼神這樣的平淡,卻是讓奎里一個悚然,忙應答:「不!頭目,方才我什麼都沒瞧見、噢,我來傳個口信便走,什麼都不知道!」
洛特滿意的頷首,穆亞則是一臉無奈,望著奎里如獲大赦、飛奔遠去消失在金吾仗院漆紅大門後的身影,不知是第幾回的嘆氣。
「洛特啊,你再這樣欺負部屬,他們會受不住的……尤其是奎里,還是個孩子呢,別老為難他,對你又沒什麼好處……」
「欸,早說了是立威。」他不緊不慢的說,「就因為他還是個孩子,骨頭尚未長全,我都還沒卸過他關節呢,只拿斯拉戈給他示範而已。」
「……拜託你教訓部屬的方式換一換,我看他們都快把你當魔頭了。」
「魔頭也有魔頭的管教方式。何況之後都幫著接回去了,又不是廢了他們的武。」
「話不能這麼說啊,洛特……」聽斯拉戈描述,被卸關節可比生孩子,甚至有過之而不及……該不會洛特小時候受過什麼刺激吧,否則手段怎這樣激烈?思及此,穆亞這才發覺,洛特從未主動提過自己的背景,在一起至今,他除了洛特出身武將世家、後因家中生變,乃在塔迪的引薦下進入金吾衛,覓了個安身之處,其餘皆無所知。金眸黯然。
「穆亞?」見著穆亞如此反應,洛特頓時慌了手腳,以為是自己不聽勸而惹惱了戀人,忙道:「好、好,我改,我改便是!穆亞,你別這樣啊!我改總行了吧,別那表情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