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年‧緣》章之一、異界學院 -1

──莫懼怕臨前的未知,否則必失了真我。
 
 
「漾漾,你是想上學第一天就遲到嗎?還不快给我起來!」
正幸福的和一床寢具纏綿的黑髮少年──褚冥漾,讓這一吼嚇得立刻彈起身,因翻身而太靠近床沿、又這麼大動作起身的結果自然就是和地板來了回親密接觸。
「痛、痛死了……」抱著撞疼的手臂和腦袋,褚冥漾蜷著身子靠在床邊呻吟,但樓下緊接著而來的吼聲令他忙爬起身衝進浴室,連喊疼都忘了。匆忙踏進浴室時褚冥漾被門檻絆了一下,又一腳踩上昨夜洗澡時留下的、不知為什麼到早上都還未乾的水漬,一個打滑,馬上一陣乒乓響。
「漾漾,限你十分鐘內下來!不然你就不用吃早餐了!」
開、開什麼玩笑,現在正發育期不吃早餐怎麼撐到中午啊!老媽妳怎麼可以這樣對妳唯一的兒子──
「碰!」
褚冥漾的內心吶喊未歇,浴室的門就被粗暴的踹開,塑膠的門板大力的撞在鋪著壁磚的牆壁上,發出一聲巨響,他下意識的轉頭,原以為是姊姊褚冥玥代替母親上來催促,卻在看清門口的人後便愣住了。
好、好漂亮……
這是閃過褚冥漾腦海的第一個想法、由衷的讚美。
站在那兒的是一名陌生的少年,長如瀑的黑髮在腦後束成高馬尾,中性精緻的臉蛋美麗的有如童話中的精靈……之所以如此肯定少年的性別,是因為他胸前沒有女性特有的豐偉──雖然也不排除「太平公主」的可能──但瞧那纖細的頸項上清楚的喉結,明確的說明了他的性別。若是單只看臉的話,褚冥漾甚至敢打賭十個人裡面會有九個把它誤認成女生,剩下的一個是跟少年認識的人。
褚冥漾含著一口牙膏泡沫、手裡抓著牙刷,愣愣的直看著少年,只剩下腦部還在活動。對方見狀,兀自踏進浴室朝他走去,然後優雅的伸出手──往他頭上狠狠的一巴!
「靠,刷個牙你也能腦殘這麼久!快給我弄好下樓來!」不管褚冥漾抱著頭蹲在地上,少年甩了甩手,足尖一旋,轉身離開浴室。
這樣好看的人居然這麼暴力,真是太暴殄天物了……邊揉著頭邊撿起牙刷,褚冥漾拿起水杯漱口,腦袋裡的思緒依舊轉個不停。話說回來,他是誰啊?老媽怎麼會讓個不認識的人進到家裡來,就算對方是帥哥也……
「漾漾你在摸什麼魚,你學長都來了是要讓人家等多久?還不快給我下來!」
正在漱口的褚冥漾冷不防被嗆了下,抬頭跟鏡中的自己雙雙瞪大眼睛。
……學長?不、不會是剛剛那個很兇的美少年吧?
「沒關係的,伯母。我剛上樓去看過了,我想他應該不會太久才是。」回答他母親的是一把清冷悅耳的男音,而褚冥漾很驚恐的發現他認得那個嗓音──不就是剛才巴他頭的那個美少年麼?
為什麼他會有那麼暴力的學長啊!這樣想著,他在鏡子裡看見了經典的孟克臉。
 
 
為了避免再讓母親叫太多次而使可憐的耳朵遭殃,褚冥漾草草梳洗完、換下了睡衣匆匆下樓,還險些採到自己的褲管摔下樓梯。進到廚房,便見那位據說是他學長的暴力美少年做在餐桌前吃著母親準備的早餐,瞧那優雅的舉止和俊美的容顏,他不禁聯想到童話故事中的王子。
不過他很快否決了這個想法。畢竟童話裡沒有哪個王子會使用暴力,他決定還是不要破壞自己兒時的美好想像。正想著,那位美人學長似乎朝他頭來一記眼刀,氣勢一點都不輸他姊姊那個女魔頭,但在他母親轉身招呼的瞬間很快的就收回目光,堆起純良的微笑。速度之快,不過眨眼瞬間。
……錯覺、錯覺,他剛剛什麼都沒看到!一切都是錯覺,嚇不倒他的!他很烏龜的說服自己,一邊拉開椅子就座,開始解決自己的那份早餐。
「那個、學長,你怎麼會到我家來?」小口啜著為燙的牛奶,褚冥漾眨巴著乾淨的黑色雙瞳,好奇的發問。今天是開學第一天,對於新學校他是完全的陌生……所以學長是特地來接他的?但話說回來,為什麼學長會有他家的地址,他們應該完全不認識對吧?
瞟了他一眼,學長放下馬克杯,「我是你的代導人,來接你去學校的。地址當然也是學校給的,要不是怕你迷路,我還真想放你一個人自己想辦法去報到。」漂亮的黑色眼睛睥睨的瞪著他。
不知道為什麼,褚冥漾覺得學長的眼睛、原本不該是黑色的,應該是更鮮豔、令人眩目的顏色。意識到自己目不轉睛的盯著對方,他困窘的轉開眼。「啊、謝謝學長……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學校。」
新生報到的時候他正因為衰運發作,出車禍躺在醫院,入學手續是冥玥去辦的,今天本是想請她帶他去的,沒想到一早起來到現在卻都沒看見她。「還好學長有來,不然我真的會迷路到死……」
「嗤。」學長似乎頗不以為然的哼笑了聲,「你動作給我快些,不然可就不是只有遲到這麼簡單。」
唔,遲到最壞就是被主任或教官罵一頓而已不是嗎?他如是想,仍是乖乖的聽學長的話趕緊把牛奶喝完。畢竟他遲到了也會拖累學長跟著遲到,別說母親會怎麼修理他,對人家也怪不好意思的。
「好了,學長我們走吧!」將杯盤放進水槽,褚冥漾匆匆拎起背包和行李跟上已經起身準備走出廚房的學長,同時不忘跟母親喊到:「媽,我要出門了!」
母親從食譜中抬起頭,「漾漾的學長,我們家漾漾就麻煩妳了。漾漾啊,你可別給人家添麻煩,還有沒事的話盡量多回來看看,聽見沒?」前半段對著學長說是多麼和顏悅色,同他說時就換了個臉色。
……我說,到底誰才是妳兒子?人家都說「肥水不落外人田」,怎麼我們家是反過來,差別待遇也太明顯了。褚冥漾曉得母親是在關心他,點點頭答應。
母親一路送他和學長到門口,不放心的又叮囑:「路上小心,到學校之後記得打電話回來。還有別把你的衰運傳給人家……」
……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好嗎?他有些哭笑不得。「我知道了,媽。」
「好了,快出門吧。記得自己多注意些。」整了整褚冥漾的衣領,母親按了按他的肩,彷彿在給他打氣。
褚冥漾想,母親一定是注意到了他的不安。眨眨眼,他微微一笑,「媽,再見。」
她看著他,跟著揚起了笑,沖淡了眼底的擔憂。「再見,兒子。」
跟母親道別完、出了玄關,學長提著他的另一袋行李走向一台銀色休旅車,一位褐髮青年站在打開的後車箱向他們招手,帶著過於燦爛的笑靨。他跟在學長身後走近,好奇的打量著青年。
一秒讓他聯想到獅頭土著的髮型、還有臉上怎麼看怎麼奇怪的笑容……感覺真像是色老頭。長相路人甲如褚冥漾,怎麼想都不會是色老頭的目標,於是他移高了視線,果然看見學長白皙的額角浮起了幾道青筋。
「冰炎小親親~」他們又走近了幾步,土著似是按捺不住,立刻撲了上來。
「噁心死了,離我遠一點!」褚冥漾眼睜睜看著自家學長滿臉嫌惡的抬腳將土著迎面踹飛,迅速俐落。
……看樣子學長應該沒少踹過人,動作自然的跟什麼似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